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始伊次元》 > 正文
第882章 你在心虚什么?
作者:风尘辰心
很显然,被闷住的除了纳兰楚,还有貂蝉。

纳兰楚一动不敢动,周身若石块一般僵硬。

貂蝉发现,皱了皱眉,“我貂蝉不是趁人之危的人。”其意思是,不会趁机轻薄占便宜。

纳兰楚舌头打结,“我……我知道你不是。”

“嘘!”貂蝉轻声道,“她还未走远。”

纳兰楚赶忙闭了嘴。

少顷,才听见玉珠回房间,关了房门的声音。

纳兰楚放了心,要坐起来。

“别动!”貂蝉警惕。

纳兰楚一动不敢动,“玉珠姐姐已经回去了,为什么还不能动?”

“她现在应该还保持警惕,稍等下她睡了才好。”貂蝉道。

“……”纳兰楚默不作声,房内陷入一片尴尬的死寂之中。

过了好一会,纳兰楚轻声道,“貂蝉大人,您的轻功那么好,为什么不从窗子出去?”

“窗子被封了。”

“……”纳兰楚,“为什么封了窗子?”

“我不知。”貂蝉的声音带着隐忍的不耐。

纳兰楚这才发现,自己的问题真无脑,为什么封窗子?还不是为了防备她?

两人又等了好久,确定对面房间彻底没了声音,纳兰楚这才坐了起来,“好热。”

貂蝉也起身,“找铜币。”纳兰楚急了,“貂蝉大人,铜币我一定会给你,但这么晚,灯又被玉珠熄了,若我再不慎弄出响动怎么办?我们孤男寡女……貂蝉大人您不要多想,我并不是说您心存歹意,但如果外人看见这里只有你我二

人,影响会不会……不好?”

貂蝉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愿意深夜前来?明天一早我要出门,最少三天才回。”

纳兰楚了然,“就算如此,三天后我再还你不就行了?”

“你废什么话?快去找!”貂蝉彻底没了耐心。

纳兰楚本是柔顺的人,更有些逆来顺受,但貂蝉态度如此也将其惹火了,“你这个人是什么态度?现在明明是你有求于我,凭什么对我呼来唤去?铜币是我求着你给我的吗?”

“如果不是你跑来给我什么荷包,我用得着给你铜币?”

“但送荷包也不是我之愿,是为了陪皇上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真心话大冒险?”貂蝉一愣。“就是掷骰子,点数大的人可以对点数小的人提出一个要求,要么回答问题,要么做要求做的事,我输了皇上赢了,皇上要我把荷包送给第一个进房门的人,我……我有什么办法?”纳兰楚紧紧咬咬着唇,声

音颤抖。

“……”貂蝉,“你们怎么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有本事你去问皇上,你凶我有什么意思?”纳兰楚道。

“呵呵,我凶你?可以选择回答问题也可以选择完成一件任务,你为什么不选择回答问题?舍近求远、舍易求难,难不成你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貂蝉哪是好搪塞之人?

纳兰楚又气又怕,真恨不得将身旁这个男人撕碎,“我选择什么关你什么事?我哪有什么秘密?”但声音却越来越小。

貂蝉冷哼,“如果没有见不得人的秘密,你心虚什么?”

“我……我没有心虚。”

“既然不心虚,为什么不选择回答问题?”

就在纳兰楚回答不出时,却突然灵机一动,“你以为我不想回答问题?你知道皇上的问题多刁钻吗?”

“哦?我倒好奇皇上的问题了,说说看。”貂蝉挑眉。

“皇上问玉珠说……说……”那个问题,纳兰楚这样典型的大家闺秀如何说出来?

“说呀。”

最后,在貂蝉的『逼』问下,纳兰楚终于闭上眼睛豁了出去,“皇上问玉珠姐和西施最后一次亲嘴儿是什么时候。”

“……”貂蝉。

随后,室内再次陷入尴尬的寂静之中。

貂蝉捂着脸嘴角抽搐他怎么忘了女主子的为人?那可不是什么正经人,这个问题……他相信是女主子问的。

好半晌,貂蝉叹了口气,“罢了,之前的一切就算是过去,玉珠那边也安静下来,你去找铜币。”

纳兰楚心有余悸,“貂蝉大人能不能您自己找?您武功高强,耳聪目明,我……我怕再次弄出声响。”

却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声音。

有人敲门,“楚楚?楚楚你在和谁说话。”竟然是玉兰。

纳兰楚和貂蝉惊呆了,紧接着貂蝉二话不说又缩回被子里,纳兰楚也赶忙将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怎么办?”纳兰楚用最小的小声道,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貂蝉咬牙切齿,“别理她,装睡。”

“好。”这么紧张的时候,纳兰楚已经完全没主意,只能乖乖听貂蝉的。

玉兰又轻轻敲了敲门,之后嘟囔,“睡了吗?”说着,竟推开了门。

床上,被窝里的两人同时抖了一下。

纳兰楚几乎想哭,狠狠咬着自己的唇,死死闭着眼睛。

好在,玉兰靠近后,发现纳兰楚正睡着,便转身离开,还关了门。

门关上后,貂蝉终于忍不住吐槽,“为什么不锁门?”

纳兰楚委屈,“最后一个进来的是你,是你自己不锁门让玉珠姐姐进来,随后玉珠姐姐离开当然也没锁门。”

“……”貂蝉回想,好像还真是因为他,最后冷哼了一声。

“接下来怎么办?”纳兰楚问。

貂蝉深吸一口气,“算了,铜币三日后你再给我,我先走。”

听说貂蝉要走,纳兰楚总算是松了口气。

然而让两人崩溃的事出现了玉珠听见了玉兰的声音,从房门里出来,“诶?玉兰姐你怎么来了?还没睡呢?”

玉兰叹了口气,“我回来是有件事与你商量,但你猜怎么着?我刚刚听见楚楚房里有男子的声音。”

“什么?男子的声音?是谁?”玉珠震惊,音量也提高了些许。

“因为声音太小,所以我听不出,但我敢肯定是男子声音绝不是幻觉。”

“那玉兰姐你刚刚进楚楚房间了吗?”

“进去了,没发现什么。”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通知长歌大人?”“不行,长歌大人睡了,我们万不要打扰两位主子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