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启王失踪、衍王亡
作者:了了而立
    中宫皇后寝宫。

    “文媛,朕让你秘密打造的‘身份牌’进展如何?”子辛靠在姜文媛身上,仰躺在床榻上,眯着眼问道。

    “已完成三百万张,再有月余便可完成千万张任务。”姜文媛应道。

    “善!”子辛缓口气,赞道。

    ‘身份牌’是子辛根据轩龙帝国的居民身份证的模式打造的,材质是一块薄薄的不锈钢片,正面刻着子辛的头像,反面则是人王印的印章,从表面看就是一张普通的卡,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实则里面存在指纹识别系统,只是隐藏的比较隐蔽,不为人知罢了。

    ……

    次日朝堂论事,首相商容提议商民户籍以‘身份牌’方式登记在册,凡商朝属民都需领取一张独有的‘身份牌’,以此来证明其商民之名,以此来加强朝歌民众户籍的管辖。

    子辛当场拍板,并下旨推行。

    当然,朝堂众臣不知,为此事子辛昨日曾专门召见过首相商容,两人事先探讨过此事,并达成共识,首相商容坚决拥护,这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身份牌’发放需一载之功,过期未领者,当以他国之民对待,责令逐出商境,此事交由上大夫梅伯全权负责,子辛派出近百人的队伍协助梅伯,这近百人都是子辛后期秘密培养的,这样做实则是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录入对方的指纹,便于更有利的控制管辖,当然此事还不能让梅伯知晓,需要瞒着他进行。

    指纹识别是为防止‘身份牌’造假,虽处在商朝,看似落后,但不敢夸下海口,无能人巧匠可仿‘身份牌’。

    半月后,朝歌城最繁华的地段,离皇宫不远的位置,一座简单且不失典雅的府院近日落成。

    府院外,两座麒麟石雕排在正门前方两侧,府院正上方的位置悬挂着一块牌匾,匾上书写着‘妙手回春医馆’,正院门两侧贴着一副对联。左边是“妙手回春,厥功之臣”,右边是“仁心济世,兹德弥长”。

    往里走,又有一副联云:“袖里贮乾坤,济时济世,壶中携雨露,泽国****。”

    ‘妙手回春医馆’隶属官方,第一任大掌柜的唤‘午马’,是隶属子辛着重培养的十二人之一。

    开馆后,医馆的巫医以精湛的医术,实则大多是未来的医疗手段,借助的也是一些简易的医疗器械,轻松快速地判断病情,成功治愈了诸多疑难杂症,几乎可包治百病,名气一时间彻底打响,当然这也存在姜文媛刻意造势的缘故,反正现下此地每日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始终排着长龙般的队伍。

    月余,‘身份牌’推行进度在持续,但热度不够。按梅伯的奏章,合共有六十多万张‘身份牌’被确认,登记在册。

    “速度太慢,看来朕不出绝招是不行了!”子辛喃喃自语。

    在梅伯奏章被批阅次日,一道圣旨传下。

    “朕感念苍天之恩,万民之泽,集天下有名巫医,汇吾朝妙医圣手,建‘妙手回春医馆’,反馈甚好。”

    “自即日,上至达官贵族,下至黎民百姓,凡已获取‘身份牌’之商民,皆可凭其‘身份牌’每年度享受‘妙手回春馆’一次地免费就诊特权,此‘身份牌’唯本人使用,他人无法借用,无‘身份牌’者,‘妙手回春医馆’不再接纳救治,特昭告天下,望奔走告知,钦此!”

    此诏书一夜间贴满整个朝歌城,并快速的向其他城池蔓延。

    以至于朝歌城民茶余饭后都在议论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妙手回春医馆’的大名早已打响,原本收取费用的情况,都排起长长的队伍,可眼下却要少得多,全因陛下那道圣旨,不过已领取‘身份牌’的人却乐开了花。

    “陛下高明,这道圣旨一出,那些尚在犹豫中的怕是坚持不住了。”杨曦兮和子辛乔装打扮,混迹在人群中。

    “此法足以笼络天下万民之心。”杨曦兮再次开口,她与子辛一起生活了五六年,对子辛的用意还勉强能揣摩一二。

    “不急慢慢来,好戏还在后头。”

    子辛畅快的大笑起来,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而且看现下的情况,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朕赐予他们的是健康保障,收获的则是他们对朕的信仰之力。此买卖聚划算!”子辛缓口气,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否则他岂会傻得去推行这吃力不讨好地举措。

    子辛此刻就隐隐感到信仰之力在集聚增加,足见‘身份牌’上那头像的重要性。

    五日后,‘身份牌’登记在册已达二百七十多万人,自‘妙手回春医馆’与‘身份牌’挂钩诏书张贴后,每日领取‘身份牌’的络绎不绝,原本观望的贵族也都放下架子,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其后,子辛又安排亚相比干开始对外招收从医学徒,学成后全部安排进‘妙手回春医馆’。

    十日后,子辛又召见了上大夫梅伯和‘妙手回春医馆’的大掌柜午马,让其着手准备在朝歌之外的其他城池建立分馆,由上大夫梅伯主抓,午马为辅。

    ‘身份牌’、‘妙手回春医馆’、帝国学院广招贤良等都在火热的进行中,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最快的速度收集信仰之力,现在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必须快马加鞭,由不得他再有半点差池。

    就在这时,东夷族前线传来战报,两大征东大元帅一死一失踪,微子启失踪,下落不明,微子衍被东夷族暗杀,尸首在运回途中突然化为一滩血水,显然是中了东夷族的巫毒。

    子辛接到战报,在朝堂上当即暴怒,大发雷霆,就差要将朝堂给掀了!

    “东夷蛮族,朕与汝不死不休,以报朕兄长在天之灵!”子辛暴跳如雷,杀气冲天。

    “太师,火速传信东伯候,让其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衍王,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子辛怒发冲冠!

    “老臣接旨!”闻仲没敢多言,恭敬的出班接旨。

    子辛暴走,实则是他安排的一出好戏,微子启和微子衍也是子辛派偃秦和偃楚暗杀的,真真与东夷族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