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73 爽】
作者:轩樟
    韦宝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亲昵’,这么‘委屈’的服务项目,自己的俩小‘女朋友’也可以为自己做呀?

    还是大明好。

    韦宝内心并没有将范晓琳和王秋雅二女当成下人,当成是丫鬟,的确是当成女朋友看待的,只是大明没有这种说法罢了。如若不是天赐幸运,重生穿越到了这大明的时空,自己又算是啥玩意了?不过是社会底层一小渣渣罢了,有什么资格同时和两个能够在一个地区范围内排的上号的美女相处?

    放现代,韦宝别说是一个地区,就是下面的一个县市,就是县市下面的一个乡镇,有机会跟镇子上最美的女人这样相处吗?王秋雅和范晓琳,各擅胜场,各有各的引人之处,都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

    这大寒天的夜晚,让韦宝觉得人生是如此的美好,老天毕竟待我不薄哎。

    王秋雅红着脸对韦宝道:“我先说好,我从来没有给人洗过脚的,洗的不舒服的话,别怪我。”

    “不会不会。随便你怎么洗,一定都是极舒服的。”韦宝听着王秋雅的软言软语的调调儿,看着王秋雅灵动的双眸,心都快融化了,急忙回答道。看着楚楚动人的王秋雅,还什么都没有做,就有感觉了,心里跟小猫爪子挠痒痒一般。

    “我也没有帮人按摩过的,就是我爹腰酸的时候,我帮着捏过几次罢了,要是我按的不舒服,你也别怪我。”范晓琳少有的露出扭捏之色,想到要给韦宝捏身子,要碰到韦宝的身体,一张鹅蛋脸羞得通红,感觉浑身都发烫了,耳根子更是火辣辣的。

    “不怪你不怪你。嘿嘿嘿,晓琳姐的手是最巧的。”韦宝激动的声音都有点变了,看着相貌不输王秋雅多少,身材能去选世界小姐的范晓琳,尤其范晓琳那纤腰丰胸的,腰是腰胯是胯,一对稣胸无比傲人,妖娆风胰的身段尽显少女的青春气息,韦宝的胸口亦是火热的在燃烧。

    原先俩人就很有气质,范晓琳穿了韦宝新给她买的新棉服,锦绣的缎面更衬托的肌肤娇嫩,虽然范晓琳皮肤有点黑,却是韦宝喜欢的小麦色,看着健康,有活力。

    韦达康偷偷的露出一个眼睛来看,见二女此时的动人表情,羡慕的差点流口水。

    此时被黄滢一个肘击,正捣中胸口,韦达康急忙憋的满脸通红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来,老练臊的通红,急忙重新躺平,暗忖儿子是真有福气啊,秋雅和晓琳都是十里八乡的公认漂亮姑娘,儿子一个人占全了,我老韦家真的不知道是哪座祖坟冒青烟哩,莫非是因为地震的关系,把祖坟风水都改变了?等新屋造好了,一定要把记得名字的祖宗牌位都做好,每日烧香,答谢祖宗们。

    黄滢瞪向韦达康,韦达康急忙用眼神表示无辜,意思没有乱想什么啊,就是看一看,真的没有乱想,黄滢用眼神表示,鬼才信你,敢乱想你试一下!儿子是我的儿子,别惹我!韦达康急忙讨好的在黄滢的手上拍了拍,示意赶紧睡吧,别让孩子们看笑话。

    黄滢这才气的撇撇嘴,翻身用背对着韦达康,韦达康急忙讨好的从后面抱住黄滢。

    韦宝并不知道父母那边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暗战,笑眯眯的坐在床边上,看着端来洗脚水的王秋雅,端的是乐不可支,平时俏丽端庄的王秋雅,在人前人后都一副女神范儿,没有想到,此时居然蹲在地上要给自己洗脚。

    “秋雅,真的不用帮我洗脚,我自己洗就可以了。”韦宝假惺惺的推辞着,却主动将脚抬起来了,以方便王秋雅帮他脱袜子。

    王秋雅没有理会韦宝,红着脸,微眯着美眸,用两根指头优雅的试了试水温,感觉水温有点烫,又不是很烫,应该可以,然后帮韦宝脱袜子。

    韦宝的皮靴和袜子,都不是大明的产物,尤其韦宝的袜子,也不知道是啥材质做的,王秋雅和范晓琳都觉得奇怪,却是谁也没有问,因为韦宝不喜欢别人问这问那的,而且这些都是小事,韦宝认识大商家,她们以为是外面的货,所以没有见过也正常,只是觉得韦宝的皮靴和袜子的手工真是精巧。

    “天太凉,多泡泡脚对身体好,所以水有些烫,你自己试一下,要是太烫,我再添点凉水。”王秋雅道。

    “哦。”韦宝将脚伸入水中,烫的叫一个舒爽,哟呼了一声。

    “怎么啦?太烫了吗?”王秋雅抬头看韦宝。

    韦宝幸福的闭着眼睛,笑道:“不烫不烫,合适,要的就是这个温度,你真懂我。”

    王秋雅被韦宝说的粉脸更红,微微一哂,没有搭理他,将一双干过农活,但扔保养的肤白柔嫩的柔荑伸入水中,轻轻地帮韦宝捏脚,搓揉起来。

    哟!

    韦宝的脚让王秋雅握住搓弄,差点没有爽的昏过去,倒不是王秋雅的技术有多么的高超,王秋雅又没有学过按摩,又不知道足底穴道在哪儿,全是韦宝的心理作用,就这一个场景,就已经让他透心爽心飞扬了!

    像王秋雅这样的大美女,现在是自己的女朋友啦,而且在帮自己洗脚,还有比这更能激发男人斗志和雄心的事儿吗?

    就为了每天能有王秋雅帮着洗脚,韦宝也暗暗发誓,一定要再接再厉,在古代混出名堂,非得成为人上人不可!

    范晓琳见王秋雅已经上手了,不甘落后,脱了鞋袜,粉脸羞得通红的上了韦宝的床,跪在韦宝身后,两只小手捏上了韦宝肩头。

    哟呼!

    被范晓琳这么不轻不重的一通揉捏,韦宝舒服的要三魂七魄出窍了。

    “咋样?轻重合适吗?”

    “合适,合适,晓琳你学过按摩啊?真舒服。”

    “舒服吧?我爹年轻的时候跟个跌打师傅学过一点,我跟我爹学过一点,粗通几处穴位。”范晓琳得意的解释道。

    “嗯。”韦宝闭着眼睛,已经懒得说话了。

    “小宝,我再给你添点热水吧,水有点凉了,你家剪刀放在啥地方?我帮你剪一剪指甲,有点长了。”王秋雅见范晓琳把韦宝侍候的服服帖帖的,心中发酸。

    “不知道啊,就这点地方,你自己找找吧?”韦宝眯着眼睛看王秋雅。

    王秋雅应了一声,急忙去添热水找剪刀。

    外面北风呼呼的刮,这小茅屋并不能御寒,但今天灶膛中的火烧的旺旺的,一直在烧水,整个小屋都是蒸汽,整的跟个三温暖差不多,可是把韦宝给爽呆了。

    尤其是韦宝这里一边享受,一边听着外面一两百人在顶风冒雪的帮他做事,嘿咻嘿咻用力的声音,打桩的声音,推土磨平土地的声音,锯木头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就像是一曲雄浑的交响乐,更是爽的韦宝心中乐开了花。

    韦宝真不是什么有大志向的人,吃得好,住得好,玩得好,有美女,有这四条,他就感觉人生很圆满了,此刻他就有这样的感觉,虽然住和玩还不达标,但是吃的已然不差了,还有美女作伴。

    韦宝暗忖,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不管时空怎么变换,有钱就能爽,没钱就不可能爽,他现在就很爽。

    范晓琳和王秋雅,一个人在上面,一个人在下面,帮韦宝鼓捣了半个多时辰,两女都有点汗涔涔的了。

    韦宝睁开眼睛道:“秋雅,行了,都加了多少次热水了,歇一歇吧。”

    “小宝你困了吗?”王秋雅抬起粉脸看着韦宝,“那我帮你擦脚吧,你有新袜子吗?等会我把你这双袜子洗了。”

    韦宝心说也没有穿几天,他的脚是不臭的那种脚,四五天换一次袜子也没啥味道,不过并没有阻挠王秋雅,拿过一双新袜子,他有个小包袱,里面有一点常用药,还有一些他内衣内,生活用品。

    “小宝,你困了呀?”范晓琳一边帮韦宝按摩着手臂,一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