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72 一个洗脚一个敲背】
作者:轩樟
    韦宝这还是没有将话说的太满呢,要是按照韦宝原先在现代的性格,在父母面前吹流弊,直接能喊出要中状元的口号出来!

    他觉得考秀才是有希望的,认为难度不是太大,毕竟是县一级别和省一级别的科考。

    能不能考中举人他就真的有点并不敢想了,毕竟是到顺天府的考场去应考,虽然还是省一级别的科考,但是直隶和别处的情况略有不同,这里可不是天高皇帝远,而是天子脚下,什么都应该会抓的严一点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花银子。要不然韦宝刚才就会说今年连举人的功名,一道考回来!

    要真的能中举人,对于穷人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因为穷人既没有田产免赋税这些,也没有多余的钱用来打点谋求官职。

    对于富人来说,就非常有用了,拿到了举人功名,已经能当候补官员,等着补缺了。不然怎么有大把的乡绅,花费几万两银子之巨争着抢着走门路,只为了给后辈谋个监生贡生这些虚名,将来好再花银子谋求官职呢。

    现在韦宝虽然还没有出过永平府,但是韦家已经是实打实的富人家庭了,在整个大明,应该都能够进入占百分之二十人口的乡绅上流社会,已经脱离那百分之八十的饥寒交迫社会结构了。

    韦宝做好了花银子的准备,但他更希望通过‘正规渠道’登榜,两榜进士,那可是铁打的金字招牌,是天子门生呢。

    花钱搞个官职不难,但花钱搞来的七品官,当地知府就有权一脚把人踢下去,两榜进士就不是地方官有权力乱踢的了,一省老大布政使也轻易动不了,必须上报中央,上报吏部!还得呈报内阁中枢,呈报皇帝批复才能动,即便二者的品级是相同的,但却是天差地别的差距。还有一条,买来的官位,能做到正三品大员,已经是巅峰了,是极限,不可能再到各部侍郎及以上的这种重臣位置去。

    而两榜进士才有机会做侍郎,甚至做尚书,做阁臣,甚至是大明首辅,在理论能爬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去。

    所以,举人是韦宝对自己的最低目标!两榜进士是韦宝到了大明之后努力追逐的梦想。

    他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他要的是权力,这点在韦宝看来,和钱是同等重要的,甚至在前期来说,比钱更加重要!

    但韦宝认为,整体上来说,财富比权力要重要,因为钱在人的一生当中来说是从头到尾都重要,而且钱是没有上限的!权力经常遇到瓶颈,有的瓶颈更是能让人一辈子都突破不了。

    “有志向是好的,别太强求。”黄滢忍不住给韦宝浇了盆冷水。

    韦宝微微一笑,没有回嘴,他最不喜欢为还没有发生的将来去与人争辩了,毫无意义。

    “婶子,我信小宝将来能中进士,能中状元!”范晓琳坚定的道。

    这回,王秋雅,黄滢和韦达康都只是笑了笑,没有再给韦宝泼冷水。

    韦达康虽然没有认为韦宝就比常人聪明多少,觉得韦宝的运气很好罢了,不过韦达康对于韦宝有心科考感到十分开心,他对于韦宝这么年轻就不断扩大生意范围和规模,甚至要出永平府,经过顺天府,跑到河间府去做生意,是抱持担忧心情的,多花心思在科举上面,自然就会少花功夫在做生意上面了呀,大明的商人是最没有社会地位的。

    所以韦达康说了好些鼓励韦宝的话,直到他和黄滢两个人都睡了。

    “你俩去我床上睡吧?我来添柴火。”韦宝轻声对坐在自己身边的范晓琳和王秋雅道。

    范晓琳和王秋雅异口同声的否决了韦宝的提议。

    “你去睡,要不然我们不是白白待在这儿了吗?我俩轮流添柴火,靠在灶膛边睡觉,其实挺暖和的。”范晓琳道。

    “对啊,你去睡吧,正好我和晓琳可以说说话。”王秋雅跟着道。

    韦宝笑眯眯的看了看王秋雅,又看向范晓琳,“你们要说悄悄话啊?那好吧,也就坚持今天明天吧,我估计这么多人做工,明天就能将木屋搭建起来。”

    “建好也得等几天才能住人的,不要散一散气味啊?而且人再多,一两天也不够。”范晓琳提醒道。

    “嗯,那这样,明天我们动身去山海关,及早去办路引的事儿!委屈了你们,我舍不得。”韦宝笑的模样和说的话,十分的大言不惭,却将范晓琳和王秋雅引得粉脸羞得通红,两女同时给了韦宝一个白眼,没有搭理他。

    韦宝笑眯眯的站起身来伸个懒腰:“你们真的不要睡啊?我是男人,怎么好意思让你们两个女孩子坐着我去睡?”

    “哎呀,你去睡吧,嗦。”范晓琳推了推韦宝的膝盖处,催促韦宝。

    韦宝笑着哦了一声,“那好吧,我先洗个脚。”

    王秋雅和范晓琳的眼睛同时亮了一下,心弦均是一颤,都想站起来,却都不好意思,其实韦宝刚才说要去睡觉的时候,她们就已经想到韦宝洗脚的问题了,甚至刚才范晓琳帮黄滢洗脚的时候,范晓琳和王秋雅就已经想到等会韦宝洗脚的时候,谁去‘侍候’韦宝的这个问题了。现在事到临头,俩女反而谁都不好意思抢着上。

    “你去床上坐着,水是滚烫的,我帮你端过去。”范晓琳站起身来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洗脚就可以,真的把我当成小地主了啊?”韦宝呵呵一笑,虚伪的推辞道。其实他从刚才就惦记这点事情呢,在现代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去按摩、洗脚啥的过,只是那不同呢,那都是花钱买来的服务,在现代,有几个男人有本事让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老婆为自己洗脚的啊?这不能同日而语滴!

    王秋雅和范晓琳都愿意帮韦宝洗脚,两个人不由自主的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到底还是范晓琳性格直接一些,问道:“小宝,你想让我俩,谁帮你洗脚?”

    王秋雅听范晓琳这么问,芳心砰砰乱跳,她没有范晓琳这么直接,不过也不愿意轻易放弃为小宝洗脚这项工作。

    范晓琳看出了王秋雅的心思,才这么问的,要不然她就直接帮韦宝洗了。

    “真的不用呀,我自己洗就可以了。”韦宝笑的跟一朵花似的,嘴上说不要,贼恁嘻嘻的俩眼珠所投出的目光,却不停的在范晓琳和王秋雅身上晃来晃去,好难决定。

    “哎呀,别假惺惺的了,赶紧选一个,必须选一个。”范晓琳嗔道。

    额。

    韦宝忽然意识到,这不是洗脚的问题啊,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项福利,对于她们俩来说,似乎带着权力的争夺呢。

    “那,你们一个人一天,今天这个人洗,明天再换一个人,这总可以吧?”韦宝红着脸,讲出了一句自己都觉得很不要脸的话出来。

    噗!

    范晓琳和王秋雅虽然有想过韦宝可能会用这招,只是没有想到韦宝真的会这么说,粉脸都被羞红了。

    “你还想的真是美!不行,只能选一个!这种事情也换来换去做什么?”范晓琳气道,觉得有点被轻视了,不想让韦宝耍滑头。

    “对,不能换,除非其中一个人不在你身边,才能由另外一个人做,这叫分主次。”王秋雅这次站在了范晓琳一边。

    王秋雅说完,两女又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时笑了笑。

    韦宝一汗,你俩什么时候和好了呀?这是统一战线了?“那,一个人帮我洗脚,另外一个人帮我按摩吧,这总可以吧?洗脚的那个人,总不能又洗脚又按摩吧?”

    噗!

    范晓琳和王秋雅差点被韦宝气的要打人,你的脸皮是有多厚才能说出这种话来呀?

    这时,韦达康和黄滢的被窝中同时传来韦达康和黄滢两个人的笑声,俩人都被韦宝逗乐了,刚才是一直在忍着,现在终于忍不住了,暗忖自家的韦宝是真厉害,一个人哄住了俩女孩,是真有本事。

    韦宝,范晓琳和王秋雅见韦达康和黄滢还没有睡觉,还在偷听他们之间说话,都红了脸,三人都低着头,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我看,秋雅给小宝洗脚,晓琳给小宝按摩捶背吧?行不行?”黄滢伸出头来献策。黄滢这是心里面向着范晓琳,在黄滢看来按摩捶背能更大范围的和小宝‘接触’,是要比光是洗脚的人‘占上风’不少的。

    韦宝没有说话,紧张的看向范晓琳和王秋雅,不知道她们觉得怎么样?韦宝对于谁洗脚,谁敲背,其实是无所谓的,他最怕两个人一生气,连洗脚的人都没有了。

    没有想到范晓琳和王秋雅还真是买黄滢的帐,听黄滢直接发话了,均没有丝毫犹豫,很干脆的同时答应一声‘是’。

    韦宝见二女均一副羞答答的模样,心中大乐,哇咔咔,这下哥真的发达了!

    发财线

    【总是求推荐票求打赏也没啥意思,今天是周一,求一下,给我挽尊啊。以后每天两更!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