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71 功名是一点要的】
作者:轩樟
    “嘿嘿嘿,这样多好?咱们三人在一起快快乐乐的,以后有什么事情都摊开来商量,多个朋友多条路,三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韦宝一边加柴火,一边呵呵笑道。

    王秋雅和范晓琳听韦宝一个人自言自语,自得其乐的在那偷着乐,都被气的无语了,均暗忖谁要跟你三人一条心?谁跟你做朋友?你现在是公子,我们都是你的奴婢,假惺惺。

    女人和男人之间做朋友,韦宝认为可以,但是大明的妹子们似乎不这么看。

    “你们俩同龄,又都是从小到大在一起玩的,有什么事情啊?都不是事儿。咱们以后还像以前一样。”韦宝见二女仍然不说话,拉着她俩的手,放到了一起:“来,拉一拉手,算是过去了,刚才是长辈之间的小争执,你俩千万别为这事介怀,否则就小家子气了。”

    韦宝知道,这种事情,越是早点化解,留下的伤痕就越轻,否则刚才王秋雅和范晓琳的爹娘都那样吵了一场了,王秋雅和范晓琳以后别说恢复成原来那般无话不说的状态,见面恐怕都尴尬。

    大明可没有握手的礼节,倒是小孩子喝女孩子,相处的开心的时候,才会互相牵手。

    现在韦宝硬是将范晓琳和王秋雅的手拉到了一起,她们自然明白韦宝的心意,互相看了看,又同时将目光偏开,俩人的手却没有放开。

    韦宝见二女不像是有解不开的心结,不由大喜,呵呵一笑:“好了,这就好了,都过去了,你俩是我的左右手,你俩要是不和,我每天都要闹心的。我一闹心,就什么都不想做了,现在咱们的摊子已经支起来了,这么多人跟着我吃饭呢,会出大事情,都明白吧?”

    范晓琳和王秋雅被韦宝说的,忍不住都噗嗤一笑,我俩能怎么闹你了?虽然这笑容都是一瞬即逝,但这么一笑,也将二女的心结化解了大半,若不是刚才大人们那样闹腾,她们其实彼此对现在的这种竞争关系都是早就看明白了的,并且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等到韦达康和黄滢进来的时候,见韦宝有说有笑的轻声讲话,范晓琳和王秋雅一边一个,三个人紧挨着坐在一起,似乎没事了,大感安慰,又很好奇,韦宝有什么办法能让刚才闹得不可开交的局面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啊?

    不过,韦达康和黄滢只是相视一笑,不会傻到去问韦宝用了啥法子。

    “小宝,那以后晓琳和秋雅,就都和你住一起了?”韦达康问道。

    黄滢差点被韦达康气死,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你还要再问一次干啥?这不是让人家女孩子难堪吗?气愤的在韦达康手臂上打了一记。

    果然,被韦达康这么一问,范晓琳和王秋雅粉脸羞红,都低着头不说话。

    韦宝看向韦达康,微微一笑,觉得韦达康有时候聪明,有时候傻的好玩,“爹,你该歇着就歇着吧,别那么多问题,我觉得,以后你有啥不明白的地方,直接问我娘比较好,如果我娘回答不出来,再让我娘来问我。”

    韦达康差点又要被韦宝气的跳起来,怎么跟你爹说话呢?瞪着俩眼,正在腹中措辞,准备反击韦宝,幸好被黄滢又打了一记,把他拉开了:“赶紧睡你的觉去!”

    “我……我还没有洗脚呢。”韦达康满腹委屈,感觉作为一家之主,一点面子都没有,一个人嘟哝道。

    “我帮韦叔打洗脚水。”范晓琳当即站起身。

    “不用,晓琳,你和秋雅都别理他,你们是小宝的丫鬟,又不是他的丫鬟,他该干什么,自己会做。”黄滢急忙道。

    “没事的,我们既是小宝的丫鬟了,侍候你们都是应该的。”范晓琳说着便去帮韦达康倒洗脚水。

    王秋雅也跟着站起来了。

    这小茅屋本来就一点点大,黄滢见范晓琳和王秋雅站起来,根本就过不去,想阻止也没法阻止,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小宝他娘说的不错,我真不用人侍候,我是你们的长辈,侍候我算啥?你们就照顾小宝便可以了。”韦达康心里好不受用,眼见范晓琳和王秋雅真的成了韦宝的丫鬟了,感觉比这俩姑娘成为他的丫鬟还高兴,想到小宝现在有了一帮家奴,又有王秋雅和范晓琳这么可人疼的丫鬟侍候着,比喝了蜂蜜还甜。

    韦宝一直没有吭声,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打个洗脚水,烧个洗脚水,洗个碗,洗个衣服啥的,这些家务事,在韦宝看来并不累,而且从这些小事上能看出一个女孩子的性格,他就这样瞧着范晓琳和王秋雅侍候完韦达康洗脚,又侍候黄滢洗脚,也是一种享受,忽然想到,她俩要是一个给我洗脚,一个给我按摩,那我得爽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真的不用呀,晓琳,你还给我洗脚干啥啊?”黄滢乐的合不拢嘴。

    “这有啥,我偶尔也会给我娘洗,婶子,我眼里,你跟我娘是一样的。”范晓琳的嘴巴叫一个甜,而且她本来性格就活泼大方,刚才又被韦宝化解了同王秋雅心里的疙瘩,此时便恢复了以往爱笑的样子。

    范晓琳的话说的黄滢心中暖暖的,不住点头,又看了看正在洗碗筷锅盆的王秋雅,顿时觉得俩女孩其实都是不错的。

    虽然在黄滢和韦达康心目中,范晓琳要胜过王秋雅,但他们毕竟都不是小心眼的人,王秋雅能做小宝的丫鬟,这是已经承认错误了,其实当初王秋雅拒婚,用小宝的年纪来说事,小宝的确只有14岁,是有点小了,也是站得住脚的,并没有刚才范老疙瘩将王秋雅拒婚的影响夸大的那么严重。现在王秋雅又成了小宝的贴身丫鬟,上回王秋雅拒婚造成的不好影响,已经被王秋雅自己全部擦抹干净了。

    北地之人脾气耿直,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都别忙乎了,明天再做也是一样的,这下我和你们达康叔倒是成了闲人了。”黄滢乐呵呵道。

    “婶子,应该的,以后你俩就只管享福。”范晓琳笑的叫一个甜。韦宝爱看范晓琳笑起来的时候,粉脸上出现的那俩梨涡。

    韦达康洗过脚之后,此时已经睡进了被窝中,一只手撑着脑袋,一边看着范晓琳帮黄滢洗脚,笑道:“还不是享福的时候哩,我得为我们小宝做生意的事情张罗。”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爹,以后我就什么都不用你做了。”韦宝听韦达康这么说,顿时有些不高兴,他最怕的就是韦达康在旁边里嗦的,活像一个人开车的时候,副驾驶上坐着一个二把刀,还老是要瞎指挥,这种情况最容易出事情。

    韦达康被韦宝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道:“行,爹不说了,以后你让爹做啥,爹就做啥,总行了吧?”

    “嗯,你就把以前郑金发做的事情做好,把这些田产打理好就行了,这已经不少事儿呢,其他的你就尽量少参与吧。”韦宝点头道。

    “是啊,小宝说啥就是啥,你再惹小宝不高兴的话,以后我也不帮你说话了。”黄滢也帮着韦宝。

    “我说什么了啊?我什么也没有说啊。”韦达康现在被韦宝说两句都不感觉多无法接受了,他都已经有点认命了,但是被黄滢说,他是一万个不愿意的,气鼓鼓的钻入被窝,就露张脸在外面,“我睡觉!总行了吧?总不用小宝同意吧?你们都大,就我小!以后这个家,我啥事都不用做主了。”

    韦达康这样子,惹得范晓琳和王秋雅一起抿着嘴笑了。

    黄滢倒是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拍了拍韦达康的被子,有哄着自己男人的意思。

    “小宝,那你以后就这么一直做生意了?你不是还说过要进学科考的吗?”王秋雅轻声问道。

    “对啊,小宝,现在咱家有条件了,以前是供不起你去进学,现在可以了。”黄滢也跟着道。

    “嗯,二月有县试,离现在还早,还有时间,这事我记着呢,在大明,光是有钱是不行的,还得有权!”韦宝微微一笑:“所以我一定要参加科考,拿功名的。”

    黄滢,王秋雅和范晓琳听韦宝这么说,一起看向韦宝,都觉得韦宝说到权力的时候,俩眼发出灼热的光芒,活像是狼见着了猎物的时候一般,不知道韦宝一天到晚咋那么多锐气。

    韦达康忽然将头又伸了起来,乐呵呵道:“小宝有志气,这话我就爱听,你要真能考个秀才回金山里,可就真的给我们韦家光宗耀祖了,这十里八乡的,已经好些年没有人中过秀才了。郑金发的儿子郑忠飞考了十几次,连个童声都考不过。”

    “瞧你幸灾乐祸的那样,郑忠飞考不上童生怎么了?又不光他一个人屡试不第。你当童生这么好考的?老童生不也考了十几次,不也才只是一个童生而已?”黄滢对韦达康翻了翻白眼,“你说的这么轻松,我出钱给你去进学,你能考个童生回来,我就算你有本事了!”

    “喂!你成心找我吵架是不是?我在说我小宝,关你什么事情了?”韦达康气道:“你又说到我头上干啥?我这把年纪再去进学,不被人笑死?”

    “有啥好笑的,四十多五十多岁的人还有在进学的呢。我是说你刚才说的这么轻松,万一小宝过几年考童生的时候没有过怎么办?”黄滢也气道。

    韦达康听黄滢这么一说,不说话了,认同了黄滢的说法,的确不能将话说的太满,等下小宝也屡试不第,那不是自己用话打自己嘴巴了吗?

    “我今年就要参加考县试,府试和院试!不用等到过几年!”韦宝自信道,“过一阵我就把秀才功名抱回来,下半年还要到京城去参加乡试!”

    永平府因为地处直隶,和外地省府不同,乡试不是到省会城市,而是直接进京!

    啊?

    韦宝的话将韦达康,黄滢,范晓琳和王秋雅都吓了一跳,虽然王秋雅曾经听韦宝这样说过,但也没有想到韦宝是当真的呢,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你一个连一天学都没有进过的人,能连中三场拿到秀才功名,去参加乡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