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669 御前打架】
作者:轩樟
    与朱由校同时到的还有魏忠贤、客巴巴,西李李康妃,以及朱徽,以及一大帮宫中人。

    朱由校似乎对女的兴趣不是很大,这点比他父亲和爷爷要好一些。

    朱由校的妃子只有几个,懿安皇后张嫣,良妃王氏,《国榷》作皇贵妃,慧妃范氏,皇贵妃,成妃李氏,容妃任氏,后为皇贵妃,纯妃段氏,冯贵人,胡贵人。

    还有一个裕妃张氏,原宫女,天启三年(1623年)五月因受召幸怀胎将产册为裕妃,怀胎十三个月尚不分娩,被治以欺君之罪,同年八月被废黜并饿死。

    对于一个已经当了好几年皇帝的人来说,这个阵容真的很小,而且朱由校在原本的历史中,后期也没有再增加妃子,显而易见对这方面不是很热衷。

    长辈里面,则依然继续以明神宗万历帝的刘昭妃为宣懿太妃,掌管皇太后印玺、行使皇太后权力。

    并没有将这份殊荣给万历的宠妃郑贵妃,也没有给他的养母李康妃。

    郑贵妃是明神宗朱翊钧的皇贵妃。京城本地人,明万历初入宫,是万历皇帝最宠爱的妃子。

    生皇三子朱常洵后,进封皇贵妃。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太子册立。万历四十一年,奸人孔学为陷害太子,牵连郑贵妃。

    郑贵妃也是明末三大案,梃击案的主角,又有郑贵妃之太监参予其事。

    明神宗崩,遗命封郑贵妃为皇后,以大臣反对乃止。

    在原本的历史中,郑贵妃一直到崇祯三年七月才死。

    但是目前的朝局,郑贵妃已经彻底边缘化,魏忠贤与客巴巴也很不待见她,所以,郑贵妃虽然还没死,却几乎等于已经从大明的高层消失。

    天启皇帝朱由校的长辈中,最重要的则是西李和东李。

    朱由校的父亲,明光宗朱常洛当时有两个李选侍,一个是李康妃,还一个是李庄妃。

    为了区分这两人,大家通常把李康妃称为西李,而李庄妃则被称为东李。

    李庄妃就是李成楝的姐姐,韦宝的干姐姐。

    朱常洛最宠爱西李,早在做太子时,身边的选侍便有不少,比如他的儿子朱由校就是王选侍所生,还有后来和客氏不合,被赐自尽的赵选侍等。

    但会撒娇,善媚的西李,才得朱常洛宠爱。

    西李有一子叫朱由模,在5岁时夭折了,此后也只生得乐安公主。

    当时王选侍所生的朱由校是长子,母以子贵,地位仅在太子妃之下。

    太子妃病逝后,王选侍便成了太子宫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西李对王选侍既妒又恨,仗着得朱常洛宠爱,经常凌辱她,有一次竟将她殴打致死。

    结果朱常洛不但没责罚西李,还把年幼的朱由校交给西李抚养。

    后来,由于刘淑女被“谴死”,朱常洛又把次子朱由检也交给西李抚养。

    不过,西李绝非善茬,对朱由校和朱由检非打即骂,幸亏后来她又生了乐安公主。

    朱由校和朱由检这对难兄难弟的日子才好过了一些。

    所以,从经历上可以看出来,朱由校和朱由检两兄弟曾经在一起生活过好几年,这在皇家是很少见的,也能可观说明两兄弟是有感情基础的。

    不像一般的皇家子弟,只要不是同一个母亲,就只剩下竞争关系,甚至比仇人还仇人。

    朱常洛历经磨难,好不容易登基上位后,西李便向朱常洛讨要皇后的封号。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做了20年太子的朱常洛仅继位一个月,便不明不白死掉了。

    西李的皇后之梦也随之破碎。

    朱常洛晚死个半年,西李的皇后之位都一定到手了。

    朱常洛去世后,不甘罢休的西李,以要照顾朱由校为由,赖在乾清宫不走,还阻断大臣和朱由校见面。

    另外又勾结郑贵妃,利用郑贵妃在朝中的残余权势,唆使大臣为她讨封。

    最过分的是,她控制朱由校后,竟命令朝廷把所有的奏折都交给她先过目。

    得寸进尺的西李终于引发了朝廷众怒,他们据理力争,尽管西李使出了耍赖撒泼的劲,但终究不是玩政治的人,还是输得妥妥的,最后难堪地离开了乾清宫。

    这里也足可以看出大明在政治体制上的先进性,换成别的朝代,垂帘听政那都不叫事,但是在大明,除了皇帝本人,大宦官,文官集团,外戚想染指最高权力,连门都没有。

    然而,坊间却传出沸沸扬扬的谣言,说朱由校虐待西李母女。

    尽管朱由校将西李当年殴打生母王选侍致死的事诏告天下,但为了保持形象,他还是没有惩罚西李的恶行。

    西李也是不消停的人,到魏忠贤和客氏把持了前朝后宫时,她又极力巴结客氏和魏忠贤。

    由于有魏忠贤递话,朱由校不顾前嫌,把她封为康妃,并且让她辅助掌管后宫事务。

    韦宝收到的风声是,除了一个老太妃,还有名义上辅助掌柜后宫事务的李康妃,后宫的大权,其实都集中在客巴巴手里!

    客巴巴才是皇太后一般的存在。

    其实按照地位来说,东李位居西李之上,她“仁慈寡言笑”,深得后宫嫔妃和太监宫女们的尊重,但由于不得朱常洛宠爱,一生未育。

    后来,由于西李生女,朱常洛便把本交由西李抚养的朱由检交给东李抚养。

    东李对朱由校和朱由检视如己出,给予了他许多关怀和照顾。

    但东李看不惯魏忠贤和客巴巴,与他们两个后宫实际主宰者不和睦,以至于,本该执掌后宫的,却成了边缘人物,要不是去世,还得边缘化很久。

    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韦宝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西李和乐安公主朱徽,不由的偷偷看了一眼。

    西李李康妃依然明艳动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看似才二十多,兼备成熟的气质和姣好的外貌。

    韦宝谈不上多喜爱李康妃,但从男人对女人欣赏的角度来看,韦宝觉得李康妃真的是极品,能成为帝王宠妃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魅惑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有个倾国倾城美貌的母亲,乐安公主朱徽自然也是颜值爆表,堪比吴雪霞。

    朱徽比韦宝小一岁,今年才14,正是少女初长成的年纪。

    一年不见,韦宝觉得朱徽比去年更加漂亮。

    韦宝偷看西李,李康妃却似乎并没有要看韦宝的意思,她只是在进来的时候,看了一圈李家人,看见了韦宝,之后便没有多看韦宝一眼。

    朱徽倒是在经过韦宝面前的时候轻声嗯了一声。

    韦宝忍着笑,要不是东李娘娘刚死,他又对东李娘娘挺敬重,心里有些感伤,否则韦宝是会笑出来的。

    韦宝这人笑点低,最受不得别人逗他笑。

    好在朱徽并不是逗韦宝笑,只是隐晦的对韦宝打招呼而已。

    而且朱徽眼圈红红的,显见听闻东李娘娘的死讯之后,已经哭过一场了。

    这又让韦宝对朱徽大起好感,轻声说了句:“公主请节哀。”

    朱徽又深深看了眼韦宝,轻轻地嗯了一声。

    韦宝也偷偷看了眼客巴巴,单单从男人对女人的欣赏的角度,从外貌和身材来说,客巴巴也真的可以称得上尤物。

    客巴巴与西李李康妃年纪相仿,居然显得比李康妃似乎还要年轻一些。

    但客巴巴比李康妃少了一点贵气,多了一点点民间气息。

    其实大明的皇后啊,宫妃啊,都是经过层层选美,从民间,全国海选出来的,所以,不管哪个皇帝的后宫,都是历代最美的!

    也造成了老朱家的基因越改造越是帅气,不管是朱由校,还是朱由检,都帅气异常,远远超过大明男人的平均水平。

    韦宝是看过朱元璋的画像的,老朱那副尊荣,能让后世子孙达到颜值巅峰水平,这么多代民间选美出来的后宫,居功至伟啊。

    大臣们都没有走,像民间一样,一个村子里有重要的人死了,其他人一般都会守着,除了吃饭和睡觉,都会在场的,他们也是这样。

    连在天启朝不得随意乱走动的,一直被监视的信王朱由检,这次也得以入宫。

    韦宝猜想,朱由检能入宫,应该是朱由校特许的吧?看来,朱由校还是念着与弟弟一起在东李娘娘身边一起长大的情分的。让弟弟能亲自来送别东李娘娘。

    朱由检哭的很伤心,看的人很难受。

    朱由检是那种没有声音的哭,眼泪拼命流,他不停的用左右袖子擦眼泪,似乎悲痛到了极点,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来。

    韦宝虽然与东李娘娘见过,对东李娘娘也很有好感,但毕竟接触的少,感情不深,真的哭不出来啊,被朱由检感染的,居然也红了眼圈,流下了两行热泪。

    生死无常!

    韦宝也像所有人一样,最怕的就是死。

    一直以来都不敢去直面它,不敢去想,因为一想到自己会有死去的那天,就这么没了,甚至没有什么痕迹,就感觉胃扭缩拧到一起了,很难过很想吐,一种快窒息的感觉,所以不敢面对这个问题。

    本来韦宝以为一切就要这样结束,然后是等过几日,安排东李娘娘下葬,就算完事。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一个人忽然高声说话了。

    “陛下!微臣杨涟有事起奏!”

    韦宝看那人穿着正三品官服,却并不认识这人是谁。

    当即转脸去看天启皇帝朱由校和魏忠贤,还有客巴巴他们的反应。

    天启皇帝朱由校似乎有些不耐烦,魏忠贤和客巴巴等人的反应则不光是不耐烦了,而是还带着明显的惧怕!

    是,朱由校是什么都听客巴巴的,客巴巴则和魏忠贤穿同一条裤子,可皇帝毕竟是皇帝,朱由校也不是傻子,还是有独立想法的。

    真的有什么事情捅到了皇帝面前,就是捅破天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这是什么场合?陛下正为东李娘娘去世而悲痛万分!你当这里是朝堂吗?杨涟!你是要阻碍陛下尽孝道吗、你居心何在?”魏忠贤大怒的打断了杨涟的话。

    韦宝这才知道,哦,原来这个人就是杨涟?

    看杨涟五十上下年纪,白白净净,一看就是一个很正派,很两袖清风的那种人。

    影视剧中典型的高大上角色。

    随着魏忠贤的话,立时有多人附和。

    “杨涟!你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陛下与东李娘娘的感情吗?你这是犯上!”

    “该拿他治罪!”

    “对,就该拿他治罪,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居心叵测!”

    不用问,说话的都是阉党一方的人。

    韦宝这个时候还不太认识人,更不用说这些大员,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见。

    杨涟是东林党领袖,按人数论,东林党依然占据人数优势!

    纵然阁臣朱延禧,周如磐和丁绍轼等阁臣级别的超级大佬还没有说话,也有一众东林党高官发声!

    “不管什么时候,臣子有要事都能奏!”

    “东李娘娘母仪天下,为宫内外,为普通下之老百姓所敬仰,就是东李娘娘在,也一定会赞成杨涟当众奏事!”

    “你们怕人说话,是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公然昭示吗?”

    “杨大人乃三朝老臣,深为先帝器重,在先帝登基之时有大功劳!为何不能说话?”

    阉党的人振振有词,东林党大臣的话则更加铿锵有力!

    两边看形势,随时能撸袖子打起来。

    韦宝不由大汗,本来依着他的品级,这种大明朝堂上时刻上演的戏码,反正他暂时是没有机会看见的,这也碰上东李娘娘过世,正好让他碰上了一回啊。

    韦宝这才知道,大明党争之激烈,真是所言不虚,这哪儿是在御前?简直比农村打群架的场面还火爆好不好?

    韦宝知道杨涟这个人,稍微知道一点明史的都不可能不知道杨涟。

    杨涟是明末著名谏臣,东林党领袖人物,“东林六君子”之一。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杨涟登进士第。初任常熟知县,举全国廉吏第一,入朝任户科给事中、兵科给事中。

    明神宗病危时,杨涟力主太子朱常洛(明光宗)进宫服侍神宗。

    光宗即位后,他极力反对郑贵妃求封皇太后。

    光宗病重时,杨涟上疏力陈其过失,得以获光宗召见,受顾命之任。

    李选侍在光宗逝世后,欲挟太子朱由校(明熹宗)把持朝政。

    杨涟说服朝臣,挺身而出,闯进乾清宫,拥熹宗即位,并逼李选侍移出乾清宫,安定朝局。累迁至左副都御史。

    杨涟不光在朱由校他爹登基时候立下大功,还在朱由校登基时候也立下了大功的,还是顾命大臣啊!

    韦宝猜想,朱由校虽然也不是长期不上朝,但是就从他那日金殿殿试的情况看,估计朱由校上朝也不发言,就是走个过场,大小具体事务,都由魏忠贤把持。

    而朱由校每次上朝应该连一炷香功夫都不到就要走。

    魏忠贤肯定是不会给东林党大臣们御前说话的机会。

    所以这帮东林党大臣才会得着机会就告状吧?

    韦宝猜的没错,以杨涟为首的一帮东林党言官对魏忠贤积怨已久,只是找不到机会告状,今天东李娘娘过世,朱由校亲自来了,这正是一个好机会!

    否则每次上朝的时候,才刚刚要开头,朱由校就以乏了为借口,让大臣们有事奏本,由司礼监与内阁商量着解决。

    而告状的奏本要经过司礼监,又怎么可能让天启皇帝朱由校看见?

    朱由校看见也没用,朱由校与魏忠贤一样,大字不识几个。

    所以,想告状,必须当面锣对面鼓的对皇帝说清楚!

    今天,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韦宝并不知道朱由校是不是真的不识几个大字,但是听说皇帝陛下的文化程度和魏公公差不多。

    天启皇帝朱由校之所以成长为准文盲(认字不多),归根结底,还是万历惹的祸。

    万历年间,大臣亓诗教也曾上疏说:皇长孙(朱由校)十有五岁矣,亦竟不使授一书、识一字。

    万历一心想让宠妃郑贵妃的儿子福王继位,所以对长子朱常洛不管不问,连儿子都不管,哪里会去管孙子?

    但是也有一种说法,说朱由校的学问还是不错的。

    在《明熹宗实录》的开篇,就记载说,大学士刘一夸赞朱由校批阅奏章时的书法“体势端严,笔法遒劲”,并对朱由校表达了自己的祝贺之情。朱由校听了这番夸赞,却也并不骄傲,反而回答道:“天寒作字较少,未能工也。俟春和时亲笔砚,尚有进益。”

    意思是现在天气寒冷,写字比较少,还写得不算好,等春天到了,我写的肯定更好些。

    所以综合一下,韦宝觉得,朱由校是半文盲的可能性比较高,应该是认字不多,而且语文也就是白话文水平,现代小学二三年级的水平应该是有的。

    不过,朱由校这个人似乎智商挺高,认字不多,但书法却不错,写得一手好字。

    这在韦宝看来,并不矛盾,因为韦宝的爷爷就是这样的。

    韦宝在现代的亲生爷爷是老干部,建国的时候上过几天扫盲班,字也认得不多,但是一笔字却相当漂亮,尤其公务员常用的一些字,一个个都能拿去参加书法大赛。

    所以,认字不多和字写的很好,这两者在韦宝看来是不矛盾的。

    没有什么互相印证的关系,不能说书法写的不错,就代表是饱学鸿儒。

    也有很多文化水平很高的人,一笔字如同小学生一般。

    韦宝偷偷去看朱由校的表情,阉党大臣与东林党大臣吵的不可开交,随时要动手的样子,但是朱由校却似乎完全没有听见一般,低着头,也不知道皇帝在想什么,似乎完全要出面制止的想法。

    这让韦宝非常惊奇。

    大臣们都吵成这样了,随时都要打起来了的样子了啊?

    你身为皇帝,不管一管么、

    皇帝的威严何在啊?

    “陛下,要不然将这些人轰出宫去吧?太不像话了,敢当着东李娘娘的灵柩如此放肆!”魏忠贤轻声对朱由校道。

    朱由校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是不走!没有答魏忠贤的话。

    魏忠贤微微吃惊,不知道皇帝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不听自己的?

    往常,皇帝是最怕这种场面的,只要大臣们发生争执,他就会让大臣们有事奏本,找内阁和司礼监代为处理!

    魏忠贤没有办法,只得向客巴巴使个眼色。

    客巴巴会意,扭动纤细的腰肢,一步便到了天启皇帝朱由校身边,俯身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