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641 助人为乐】
作者:轩樟
    王家长期找熊家的麻烦,昨天晚上更是派人伏击了熊兆,不但将熊兆的毛笔都抢走,还将熊兆打了一顿。

    虽然没有往死里打,只是打了一小顿,但是熊兆的身体太虚弱,被好心的路人送回家之后就一病不起了。

    熊家实在是没有银子了,太穷了,若不是前几日得了十两纹银,熊兆连看病都看不起。

    所得十两纹银,大部分也用来换了赊欠租房附近的邻舍,以及一些好心的父亲的故旧朋友了。

    熊家女儿才没法在家照看哥哥,还得出来继续做小生意。

    所以这女孩听闻韦宝刚才吴三辅谈话的时候提到了熊兆的名字,才会将韦宝错当成了是王安邦,才会立刻气愤的失去理智。

    “原来,你是熊兆的妹妹啊?你错把我当成了王安邦了?这针没有毒吧?”韦宝问道。

    女孩楚楚可怜的摇头:“我是熊兆的妹妹,我叫熊欣儿,是我对不住公子爷,错将公子爷当成了王安邦,这针就是普通的绣花针,没毒的。”

    “放开她吧!”韦宝信了女孩的话,对抓着她的随扈们道。

    “是,公子。”特工们松了手。

    “消毒包扎就行了,不用回府,我去看看熊兆。”韦宝接着对随扈道。

    随扈中有人携带了简易药箱,立刻上来为总裁包扎伤口。

    将绣花针拔出来的时候,疼的韦宝龇牙咧嘴。

    “对不住,对不住,公子爷。”熊欣儿哭的梨花带雨的看着韦宝。

    “你胆子挺大的,认错是仇人,居然就敢马上行刺,你难道不要命了?”韦宝觉得这个熊欣儿很冲动,跟吴雪霞有的一拼。

    吴雪霞聪明是聪明,但是在韦宝看来,吴雪霞也是很冲动的人,想到了什么,就立时会说,会做出来。

    熊欣儿并没有回答韦宝的话,只是哭。

    “好了,别哭了,刚才不是很勇敢吗?”韦总裁微微一笑:“走吧,上你家看看你哥哥去,我们今天本来就是特地来找他的。你哥哥伤的重不重?”

    “很重,大夫说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熊欣儿哽咽道。

    韦宝嗯了一声,对林文彪道:“叫我们的大夫过来给熊兄台看一看!”

    “好的,公子。”林文彪答应一声。

    韦总裁遂让熊欣儿带路,跟进胡同。

    吴三辅捏着鼻子跟在后面。

    贫民窟一般的巷子,到处是垃圾,粪便。

    熊兆万万没有想到韦宝会来找自己,感动的当时眼圈就红了:“韦公子,你怎么来了啊?”

    熊兆和熊欣儿的母亲本来看到熊欣儿领了几个生人进来,还害怕呢,听熊兆叫韦公子,这才知道是恩人来了,也感动的要命:“原来是韦公子啊?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连坐的地方都没有,韦公子请坐床板吧?”韦宝看了看这简陋的小院子,只有一间很小的瓦房,也不知道熊兆,熊欣儿和他们的母亲三人怎么住的下?

    屋里面只有两张床板,两桌椅都没有。

    另外一张床板上散落着一些制作毛笔用的狼毫和笔管子,还有细线。

    想来是他们母女在家制作毛笔的材料。

    看样子,已经所剩无几了。

    若是这些毛笔卖完,一家人就只能靠熊欣儿做一点点针线活度日,那怎么生活啊?

    熊兆很奇怪妹妹怎么会和韦宝一起来,而且看妹妹好像哭了,“欣儿,你怎么了?”

    熊欣儿粉脸一红,刚要说出刚才误会韦公子是歹人,她用绣花针扎伤了韦公子,还险些扎死韦公子的事情:“我……”

    韦宝打断了熊欣儿,知道她要说什么:“哦,是这样,我和三辅大哥在巷子口问人,问你家在哪儿,刚巧遇上熊小姐了。”

    韦宝可不管他走了之后,熊欣儿会不会说,暗忖不说的话,邻里也会说出来的,刚才闹的动静不算小。

    不过,那也是他走以后的事情了,当着熊欣儿的面,自己应该显得大度一些。

    熊兆哦了一声。

    “熊兄台,躺着别动。”韦宝见熊兆挣扎着要坐起来,急忙劝阻了。

    熊兆只能继续躺着:“韦公子到我们这种地方来,实在叫人过意不去。”

    “这是什么话?我们有缘相识,就是朋友嘛。”韦宝道:“兄台伤了哪里啊?听你妹妹说要躺半年才能恢复?”

    “半年都不见得能好,伤了腰骨头。”熊兆叹口气道:‘这遭天杀的王家,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韦宝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我有一事不明,他王家也是被押入了死囚牢的人家,他们怎么还能这么嚣张?是不是有哪家东林大臣帮助他们整你们家?”

    韦宝觉得魏忠贤肯定不会派人来对付熊家孤儿寡母,要是魏忠贤出手,这家人早就应该团灭了,哪里还会这样慢慢折磨他们。

    “那好像不是,我也弄不清楚,但好像听说王家与东林大臣们也已经闹掰了,应该不是依靠了东林大臣的势力。”熊兆道:“对了,韦公子考完了会试吧?考的好吗、”

    韦总裁淡然道:“现在还不清楚,反正该答的都答完了。”

    “那必定高中的,韦公子这么好的人要是不高中,真是老天不长眼睛了。”熊兆真心实意道。

    熊兆说的是心里话,他真的觉得韦宝是天底下最大的好人了,尤其是这回韦宝又上他家来看望他。

    要知道,熊家在京城的亲戚朋友是不少的,但是从他爹出事之后,这些亲戚朋友慢慢的都不往来了,都怕他们找上门去。

    熊兆与熊欣儿,以及他们的母亲都是性格硬朗的人,别人只要稍稍露出一点怕惹麻烦,不想沾上他们的意思,他们就绝不会再求,宁可饿死也要靠自己。

    简单聊了几句,韦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想走了:“那你好好养伤吧,我本来说今天想找朋友喝酒聚一聚,放松一下的,可惜熊兄台不能参加了。受伤了就不要再想着干活补贴家用了,我让人先拿100两纹银给你们花。”

    虽然京城的物价比别的地方要高一些,但是这个年头,一百两纹银,住在这样的贫民窟,不遇上什么灾啊病啊的,光是吃饭,他们三人十年也用不完。

    “这绝对使不得,韦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银子绝对不能拿,之前拿了韦公子十两纹银,我已经很惭愧了,回来之后,娘说了我很久。与韦公子萍水相逢,却屡屡受韦公子大恩,如何报答?”熊兆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韦公子,我们家虽然穷,但人穷志不穷,这是他们的爹爹时常教导他们的,这银子,我们无论如何不敢要的。”熊兆的母亲也道。

    熊欣儿见韦宝一出手就是一百两纹银,更是感动的又哭了起来,暗暗恨不已,恨自己刚才瞎了眼,居然将恩人当仇人,觉得很愧对韦公子,难受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们就当成是借我的,等你们以后有了银子再还我。本来我想拿1000两纹银出来的,就知道你们肯定不肯要。”韦宝微笑道:“我和熊兄台是朋友,朋友之间帮助一点,不算什么。”

    韦宝真的没有要拿熊廷弼做文章的意思,熊廷弼是倒台的中立派,既不是阉党,也不属于东林党,与熊家拉上关系,毛好处都没有。

    韦总裁是抱着宣传推广自己个人的意思,别说是他知道姓名的人,就是素不相识的人,找到他,他也绝对会帮助的。

    帮助了一家,这家人周围的人都会大力宣扬,久而久之,不是美名传播一方了嘛。

    韦总裁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最重视的就是打广告,只可惜这年头没有官方媒体,只能靠自己打广告了。

    熊兆、熊欣儿,以及两人的母亲听韦宝这么说,都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是一个劲的使不得,使不得。

    韦总裁不理会他们,让随扈拿了一百两纹银出来。

    韦总裁亲手将纹银放在了熊兆的头边上。

    “韦公子,这让我说什么好啊?我们家的至亲都没有像韦公子这么帮我们。”熊兆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别难受,熊公子,苦难终究会过去的。我会暗中打探一下,看看王家人到底联络了什么人对付你们!对付孤儿寡母还要这么狠毒,真是丧心病狂!”韦宝道:“你们这住的也太差了,我让人给你们另外安排一处宅子吧。”

    本来熊兆、熊欣儿和熊母见韦宝给了银子,就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韦宝还要给他们安排房子住。

    熊母忍不住拉着了韦宝的手臂:“韦公子,大恩大德,叫我们怎么报答?”

    熊母碰到的刚好是韦总裁刚刚包扎过的那只手。

    一根针扎过,其实没有多严重,再深也有限,拔出来了以后,一会儿就好了,加上韦总裁的金疮药都是最好的,此时已经不怎么疼了。

    不过,熊母碰了韦总裁的手,刚巧把手腕上白色的绷带露出来了。

    熊欣儿一见之下,再也忍不住,给韦宝跪下了:“韦公子,刚才我真的是瞎了眼。”

    “哎,哎,怎么又这样呢、我已经说了是误会,不怪你了啊。”韦宝急忙道,想去搀扶熊欣儿,又考虑到男女授受不亲,并没有伸出手。

    韦总裁其实还真的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尤其是有了吴雪霞在身边之后,只是多弄了一个贞明公主带在身边,这多半还是出于政治上面的需要。

    否则,韦总裁将贞明公主弄在身边这么多天了,为什么没有碰贞明公主呢?

    熊欣儿长得很漂亮,不会输给贞明公主和王秋雅她们,但韦总裁并没有生出多少感觉。

    要是这样轻易的就来感觉,以后不能上大街了,京师的大街,在外面晃荡一天,至少能见着十个以上的美女。

    而且一定每天都能见着美女。

    所以,美女这码事,只能是凭缘分,决不能刻意去追求,否则就是玩物丧志,本末倒置了。

    美女能让男人开心,让男人放松,最好还能对男人有所帮助,而决不能成为男人的心理负担。

    熊欣儿不肯起来。

    熊兆和熊母诧异的询问。

    熊欣儿哭哭啼啼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

    熊母气的一巴掌就打在了熊欣儿的脸上,俏丽的粉脸一下子多了五个手指印。

    熊家以前怎么说也是官宦家庭,并不是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吃苦的。

    熊兆和熊欣儿都是被生活所逼,才过的像现在这般拮据。

    “你这死妮子!看我不打死你。”熊母打完就哭了。

    韦宝大汗,急忙道:“伯母消消气,都是小事,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熊母急忙对韦宝道:“韦公子,我是生气呀,哪里有这样白眼狼呢?韦公子对我们家这么好,这死妮子还险些要了韦公子的性命,她就是死了也不足惜!死妮子是练过武的,下手没有轻重,也幸亏韦公子贵人有金身护体。”

    韦总裁一汗,金身护体都出来了,你应该说本公子有佛光护体吧?

    “小小误会,都过去了!要是我发现了仇人,也会不顾一切的,可以理解。”韦总裁宽宏大度道:‘好了,伯母万万不可再打小姐。银子请收下,我再让人给你们寻一个地方,稍微安静一些,治安好一些的地,这样,别人再想找你们麻烦就不容易了。’

    本来韦总裁是想邀请他们三人上他的总裁府去的,想想还是算了,等下这三人还误会他要干什么,又弄出事情来,又得说上个半天就没意思了。

    韦总裁真的只是单纯想做好事而已。

    熊兆、熊欣儿和熊母又少不得千恩万谢一番。

    韦总裁才带着吴三辅离开了他们家。

    安排他三人住处的事情,对于此事的韦总裁来说,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了,林文彪一句话就能安排的妥妥的,不必韦总裁再过问后续。

    等韦总裁回到了总裁府的时候,李成楝一家人,宋应星、李岩、牛金星等人都已经应约而至。

    宋应星与李成楝一家人是认识的,多加了个李岩和牛金星,这两个人都是会来事的人,与李成楝和宋应星认识了之后,也能谈到一起去。

    吴雪霞、王秋雅和贞明公主则与李成楝的三个儿子在院中聊天。

    听闻韦总裁回府,一伙人一起迎出。

    “兄长,嫂子,几位,都来了啊?”韦总裁见着李成楝很高兴,先与李成楝和他老婆打个招呼,再招呼其他三人。

    “小宝啊,想死为兄的了。”李成楝笑着过来拉住了韦宝两只手。

    “兄长啊,我也想你啊。”韦宝微微一笑,随即为几个人介绍:‘这是我义兄。兄长,这几位是进京赶考的朋友。’

    “我们刚才已经互相说过话了。”李成楝笑道:“小宝啊,你这回考的怎么样?”

    “现在还说不好,现在先不说这些了,考完了就不能想结果,否则等结果都能等的人白了头呢。”韦宝潇洒的道。

    宋应星、李岩连声称是,都暗赞还是韦公子洒脱。

    不过,包括李成楝在内,没人觉得韦宝真的能高中,尤其是宋应星,韦宝几斤几两他是知道的。

    虽然这趟的考题,多半都在宋应星为韦宝做的‘模拟答卷’中有准备,但别说韦宝这个二道贩子,就是宋应星本人这个头道贩子,都丝毫没底。

    历史上的宋应星的确这次没有考中进士,要是考中了,也不会在历史出一个科学工作者宋应星了。

    也就不会有《天工开物》这本早起百科全书了。

    “还问啥啊?小宝必然高中的!”李成楝的老婆倒是很会说话。

    “多承嫂子吉言。”韦宝微微一笑:“嫂子,你带三个侄儿,和大哥在我这里多住几天,我和大哥也好好聚一聚。”

    “这有什么说的?他爱在这里多久都可以。”李成楝的老婆笑道:“在自己兄弟家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我还是吃过饭带他们三个人回去吧,乐水和乐土难得回京师,还是回去住比较好。”

    “也可以,随嫂子喜欢。”韦宝摸了摸李乐水和李乐土的脑袋。

    现在李家的条件已经好了,再不用韦宝像当初那样接济他们。

    韦宝让吴雪霞和王秋雅、贞明公主三人招呼好嫂子。

    三女满口答应,都对朴素的李成楝老婆很有好感。

    李成楝老婆很能颠覆常人对于皇亲国戚的印象,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主妇一样。

    而且李成楝还不是一般的皇亲国戚,是东李的亲弟弟,是先皇的小舅子啊,这可不是一般的外戚,要是放到汉唐,得牛叉毁了。

    几个男人随后开始大吃大喝,好不高兴。

    有喜好交际的吴三辅在场,气氛好不热络,虽然不是称兄道弟,但关系弄的很融洽。

    席间,韦宝举起酒杯问宋应星:“宋先生,还记得咱们的约定吗?”

    吴三辅好奇的问道:“啥约定啊?莫不是又是赌注?赌你考不考的上进士,赌注多少啊?”

    韦宝笑道:“三辅大哥,你猜对了一半,不过,咱们不赌钱,宋先生算是我半个启蒙先生,哪里有弟子和先生赌钱的啊?”

    李成楝、李岩和牛金星也很感兴趣,不知道韦公子和宋应星赌的是什么、

    “不是赌银子吗?那就是像我一样,还不上银子,就做公子的家奴吧?”牛金星道:“公子爷,我现在就愿意到公子身边做家奴。”

    韦宝笑道:“这茬不提了,我可不想要你这个家奴,我倒是很希望牛兄能在十年之内将一万两纹银还我,哈哈。”

    李岩也笑着点头:“不错,牛兄,要你一个家奴,你也做不了什么,是我的话,也想要一万两纹银。”

    牛金星闻言有点不乐意,却也没有不高兴:“我怎么也比一万两纹银值钱点吧?公子爷,不是我王婆卖瓜,我有些才学的,下一科必定中举,他年能中进士也说不准。”

    “我相信!”韦宝笑着点了一下头:“牛兄,我可是绝没有小瞧你的意思啊,所以啊,你在我身边当个家奴,委屈你了。”

    牛金星听韦宝这么说,立刻从不乐意变成了乐意,他就爱听好话。

    “我怎么敢忘记呢?我与公子约定好了,若是公子中了进士,而我没有考中进士,我宋应星甘愿一生一世追随天地会,追随公子!诚心实意,永不后悔。”宋应星自己说出了答案。

    韦总裁看着宋应星,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宋先生,你是没有看好我能考中进士。才能说的这么轻松来着。”

    “绝没有,公子千万不要误会。”宋应星听韦宝这么说,急忙辩解道:“我觉得公子是有可能考中进士的,绝没有不希望公子中进士啊。”

    “你是觉得我能考上,但是你觉得你自己的希望更大。我们的条件是,我考上进士,你没有考上进士,这才有效。若是我们都考上了,或者都没有考上,条件就不成立。你觉得无论如何不会落后于我,因为我备考的答题都是你给我准备的,是不是、”韦宝笑道。

    “这是其一。”宋应星是个挺坦率的人,“其二是我已经习惯了韦家庄的生活,也很喜欢韦家庄和天地会,倘若一辈子在韦家庄和天地会中,我也会觉得很快活的。若是公子考中了进士,而我考不上的话,我便断了科考的念头,说明大明的科考,与我无缘了。”

    韦总裁听宋应星说的感慨,笑道:“宋先生啊,这就好,我和天地会也很认可你啊。”

    “多谢公子爷赏识!我都知道的。”宋应星喝的有点多,感激的看着韦宝。

    “来,咱们再干了这一杯。你虽然认可了我和天地会,但你还是没有绝了科考的念头,要是有机会当官,你肯定就不乐意在韦家庄和天地会了。”

    “实不相瞒,公子,这是真的,大明有哪一个读书人不想堂堂正正的考上进士,得个一官半职,为百姓造福啊?”宋应星道:“这可是光耀门楣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