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626 会玩的人才有未来】
作者:轩樟
    “你们不要以为我放着银子不赚,只是为了和那韦宝斗气!”乔东升看穿了众人的心思,解释道:“你们想过没有?咱们这趟不仅仅是要赚银子,更重要的是借此打击韦宝!他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多地,韦宝的地盘加起来,已经比北直隶和山东合起来还要大了!一旦让韦宝站稳了脚跟,明年会怎么样?不但韦宝再不缺粮,韦宝还一定会把手伸到辽西之外,抢夺咱们的生意!所以,不趁着韦宝和天地会现在羽翼未丰,还要等到韦宝成了气候,想怎么欺辱咱们就怎么屈辱咱们吗?”

    虽然乔东升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是站在大局的高度看问题。

    乔东升看的是韦宝和天地会的崛起,对于整个大明商界格局将会产生的变化。

    但,其他人并不感冒,他们在想这笔生意要是不成,得损失多大?

    要是能以市价卖给韦宝,他们可以保证不亏本。

    若是能以市价的二倍数价钱卖给韦宝,他们就已经很满意了!

    这伙人现在已经不想什么三倍的市价,四倍的市价这种好事了。

    因为,韦宝的态度让他们觉得,这笔生意,九成九要黄啊!

    乔东升和乔东升的爹乔广进是早就已经意识到韦宝和天地会的崛起,将会对晋商集团造成极大的威胁,甚至在几年之后,就有可能撼动晋商在大明北方的统治地位,甚至未来还有可能在整个大明一枝独秀。

    也许,晋商联络了南边的徽商和南直隶商帮,都不见得是天地会的对手。

    因为韦宝的发展速度实在是骇人听闻,没有人几十万亩土地的增长的,也没有人的手下是几百万人一下子增长的,简直快赶上割据势力了。

    方圆铜看着韦宝和吴雪霞等人乘坐马车走了,吴襄和吴三辅也乘坐马车走了,对乔东升道:“少东家,吴襄在辽西的势力你是知道的,吴襄为人也相当高傲,吴家一般陪客,不是大公子就是二公子,几时见过吴襄自己出来陪客的啊?现在吴雪霞又明着跟韦宝在一起了,吴家说不准,已经和韦宝联手做生意了,这些,都不得不防。”

    众粮号掌柜们闻言,都纷纷点头,劝乔东升不要把事情做绝了,是不是找韦宝再谈一谈。

    “你们啊,都是一群见识浅薄的家伙!”乔东升不高兴道:“吴襄就算已经认了韦宝当吴家的女婿,那又怎么样?吴襄算什么?辽西算什么?咱们这么多人合起来,快赶上半个大明的商界了!咱们手里的粮食全放出来,够整个大明吃三年!他想买到这么大量的粮食,就得出至少三倍以上的价钱,否则,免谈!你们别看他口口声声说要到海外买粮食,那都是吓唬你们的,根本就是没影子的事儿。不管他有多大能耐,海外买粮食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而且,咱们在朝中都是有人的,要是他真的从海外买了粮食来,这就是破坏大明法度!他别想安生!”

    “乔公子,咱们跟你比不了啊,你们晋商家大业大,咱们这趟联手做买卖,不能全看晋商一家的利益吧?也得照顾大伙儿吧?我看那韦宝已经成了气候,买卖是做不完的,以后还要时常在商场碰面,能过得去就成了。”一名山东老板道:“韦宝的人就是没有咱们的粮食,也不见得都会饿死!别忘了,辽南在关外,他的老百姓根本不用交税!那韦宝只要不向老百姓伸手,老百姓怎么都能活下来!”

    “杜老板,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乔东升道:“他若是不想买粮食,就不用约咱们见面!你们都等着瞧,他不是说他明天要上京赴考吗?他上京赴考之前,一定还会找咱们的!我警告你们,你们都别被那韦宝给吓住了!咱们当初是说好了的,这笔生意,大家要一起做,要卖,一起卖,要定什么价钱,大家都得是一个价钱!绝不准许私底下与韦宝接触!”

    众人都没有吭声。

    “你们都听到了吧?这事情事关大家的利益!要是有谁坏了规矩,私底下与韦宝接触,那咱们要一起对付他!这人从此以后别想在大明商界立足!”乔东升大声威胁道。

    因为乔东升说话的声音太大,在走廊尽头的芳姐儿听见了,不以为意的冷笑了一下。

    就冲乔东升这股撑不住气的劲,芳姐儿就觉得乔东升比韦宝差远了,而且,乔东升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而韦宝才十来岁而已,两个人差远了。

    刚才人多,韦宝又和吴雪霞在一起,她没有捞着机会与韦宝单独说会儿话,这让芳姐儿有点失落。

    韦宝带着吴雪霞、王秋雅和贞明公主乘坐马车走,并没有直接离开山海关,而是直接前往山海关中的海商会馆。

    韦宝在等一个机会,等这帮粮号掌柜的当中,有人先撑不住气,与他接触。

    韦宝知道,只要自己还在山海关,就会让这帮粮商心里痒痒的。

    他等的难受,他在忍受煎熬,客户也同样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个时候,就比双方谁更能撑得住气。

    “不知道这帮人会不会上套。”吴雪霞担心的问韦宝。

    “现在先别想这些,今天,明天,先好好放松一下!不管他们会不会卖粮食给咱们,明天傍晚动身前往京师!”韦宝果断道:“晚上,好好的在山海关四处逛一逛,然后早点歇息。玩的好了,才能赚到银子。”

    这是韦宝生意做大了之后的心得体会。

    以前在现代的韦宝,每天辛勤工作,却从来看不到存款多出来哪怕是一点点。

    当然,韦宝的这种玩,是健康的玩,是自得其乐、是兴趣广泛、是朋友众多,不是简单的感官刺激或金钱消费。

    前者是幸福的体验,后者是懒惰的放纵。

    当大部分工作都被机器取代的时候,也许你能去带着一群人玩,或吸引大家看你玩,才是精英阶层的工作岗位,也是机器暂时无法取代的工作岗位。

    在韦宝所处的后世的欧美强国,农民人口不到2%,却养活十几亿人,还有大量粮食出口。他们的工人人口不到10%,却仍然是世界制造大国。

    那么剩下下来的其他人都去哪儿了?

    大部分都进入各种娱乐体育服务事业与金融业,文体玩舆论消费,金融玩无形资本。

    好莱坞的产值有多少?一部好莱坞大片的投入与产出?星光大道的价值?nba的价值有多少?

    纵观欧美强国的娱乐、体育竞技、影视、金融、甚至网络游戏这些“玩乐”产业都在疯狂地发展。

    大部分都进入各种娱乐体育服务事业了,也就是去“玩”儿啊。

    好莱坞的产值有多少?韦宝并不清楚,但随便一部大片电影都有10多亿的销售额吧。

    光是跑到华国赚这种钱,每年都不知道要赚多少。

    nba的价值有多少?韦宝也不清楚,但随便一个球星都有上千万美元的年收入吧。

    总之,娱乐、体育竞技、影视、甚至网络游戏这些“玩乐”产业在疯狂地发展,而且永远不会停止。

    还有什么世界杯,欧冠,都是钱啊。

    再看华夏,以铁路为例,最原始的时候,原来一趟旅客列车,一节车厢至少2名列车员,加上列车长、值班员(补票员)、炊事员、厨师、服务员、餐车长、检车员、乘警等,一趟列车将近60名员工。

    随着科技的发展,一趟高铁就是三四个小姑娘再加个保洁员在那儿走走,其实,理论上可以不需要乘务人员,反正都是自动开门、旅客可以自己上车、自己下车、自己找座位。

    再往后,火车站自动刷卡进出站,高铁自动驾驶、售票在网上自助搞定,相当于车站客运员、火车驾驶员、车站售票员都不需要了。

    这就是趋势,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也许30-50年后,只需1%的人操作一些智能工厂或智能农场,那么社会上一切一切的商品都可以生产出来了,那么剩下99%的人去干嘛呀?

    只有都去寻开心,去玩。

    所以,韦宝觉得要想赚钱,首先得会玩。

    文体产业玩,舆论消费!随着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普罗大众接触一手资讯越来越便捷,真人秀节目遍地开花,明星动态第一时间掌握。

    在这样的趋势之下,文体产业开始玩大了!

    网络名人玩大了。

    一群人扎根网络平台,渐渐以此作为谋生工具,有各种网络红人,通过制造粉丝影响力,获得各类广告植入的机会;有自由职业者,他们是网络推手、写手,通过制造各种“事件”“热点”博眼球,达到网络营销的目的;有广义的自媒体人,带众多仰慕者一起“玩”。

    明星的作品越来越少,节目却越来越多,一句话,玩得都是趋势!

    其他产业加足马力,玩创新,玩新花样。

    金融、房产、汽车、餐饮等等行业,已不再是传统产品、普通售卖形式,越来越的“玩家”不断刷新世人见识与智商!

    或许,将来一切行业都是娱乐业。

    这是韦宝自己体会到的世界变化趋势。

    所以,如何利用好现在自己治下的近五百万人口,也得从玩方面考虑。

    反正都变成农民是不可能的,没有这么多土地耕种,性价比也不高。

    在现代,就算是开公司,其实也是领着一群人在玩。

    小时候,如果能够组织一群人去玩;长大了,就能组织一群人去玩转财富,这样的能力是互通的。

    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是“孩子王”,他总能带着一群孩子嗨起来,那么他的未来,恐怕要比那些单纯读书的孩子要强很多,因为他的组织能力、策划能力、领导能力、沟通能力、表达能力、亲和力,自幼就占得一些优势。

    任何能力都靠练习的。

    如果一个孩子,他天天上学或放学,都在琢磨着怎么带一群人“去玩”,那么这方面的能力,练了十几年,日积月累,等他成年以后,比一个老实巴交的只会读书考试孩子要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后世的名校,哈佛、耶鲁、牛津、剑桥如何选择新生?

    总结诸多西方名校的录取标准,总结起来,不过三条:学得好!玩得好!能带着大家一起玩!

    “学得好”是基础,基本的成绩要过得去,托福雅思要搞定,有些原创性的学术成果就更好了。

    世界这么大,成绩上考个好分数,实在是小意思,更重要的比拼其实是“玩”。

    “玩得好”,玩出性格、玩出创意、玩到世界顶尖,而且还能带着一个团队玩到世界顶尖,或者玩到感动世人,那就没问题了,这些名校就排着队过来录取。

    教育的英文单词education,是苏格拉底发明的,是三个词根的拼写,前面那个“e”是向外的意思,“duce”是引导,“tion”是名词,本意是引导出来。

    所谓的教育,就是把一个人的内心,真正引导出来,帮助他成长成自己的样子。

    总之,韦宝现在愈发的觉得,会玩的孩子,才有未来。

    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

    未来学家丹尼尔平克说,未来有六种技能:设计感、讲故事的能力、整合事物的能力、共情能力,还有你需要会玩,你需要找到意义感。

    活的很好的人应该是这样:有品位,会讲故事,能跨界,有人味儿,会玩儿,而且有点自己的小追求。

    所以一个真正较恰当的人生态度,是适应比规划更重要。

    所以韦宝经常鼓励自己,定一个三到五年的计划,就足够了。

    然后有极强的跨界整合的能力,保持好奇,拥抱变化,在恰当的时候,可以创造自己喜欢的事业。

    在一个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世界,一定要拥有幸福的能力。

    所谓幸福,是有意义的快乐。

    韦总裁现在就很幸福,很快乐,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笔重大生意的成败。

    吴雪霞没有再说什么,很好奇,为什么韦宝的心可以这么大,也很佩服韦宝,反正她的心是一直提着,放不下来的,她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笔生意失败了,五百万人口的吃饭问题,不去想天地会治下这么广袤的地区的发展问题。

    可越是克制这些念头,就越忍不住去想。

    到了海商会馆这条街,这条街的两侧,基本上全都是天地会的商铺。

    本来这条街在山海关的位置并不突出,也不繁华,现在却是最牛叉的一条街,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当然,大部分是韦家庄的‘新奇产品’。

    肥皂,煤油灯什么的,已经不再稀奇。玻璃,水泥,这些的物料用量越来越大。

    还有粮号,天地会也有粮号,虽然缺少大量粮食,但是天地会的粮号始终是开业的,并且有多少卖多少,很好的在辽西起到了平抑物价的作用。

    “总裁好。”赵克虎闻听总裁来了,亲自带着天地会商铺的所有掌柜的和伙计前来迎接。

    韦总裁一边下马车,一边笑道:“说了不用搞这些排场嘛,你们该做生意就做生意。我要是天天来的话,你们还要每天排队欢迎我啊?那不成了卫队了吗?”

    “这不是总裁几个月才来一回吗?”赵克虎笑道。

    韦宝看见赵克虎,就想起赵金凤,就想起了赵金凤上回被绑架的事情,不由得看了一眼吴雪霞。

    吴雪霞粉脸一红,自然明白韦宝想起了什么,有点委屈,暗忖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记仇啊?

    赵克虎看见吴雪霞,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虽然不是很明确的知道事情背后的前因后果和具体过程,但赵克虎大概能猜到个七七八八,清楚是因为吴雪霞、韦宝和女儿赵金凤之间的三角关系造成的。

    幸好女儿没事,而且事情过了身,赵克虎也不会嫉恨一个小女孩。

    不过,赵克虎见吴雪霞现在都已经公开跟在韦总裁身边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觉得韦宝是不是对赵金凤已经变心了呢?

    “走,到咱们店里坐一坐去,山海关的天地会商号,可相当于咱们的总号呢。”韦宝对赵克虎笑道。

    赵克虎笑了笑,然后道:“总裁,韦家庄的不老亭,才是咱们真正的总号吧?”

    “不一样,不老亭在韦家庄边上,可以算是总部,可毕竟那里不如山海关总号的位置好,这里是南来北往的客商,这里更能增加天地会商号的知名度,也更能将商品卖到老百姓手里去。”韦宝道。

    听韦总裁这么说,一众天地会商号的掌柜们都深受鼓舞。

    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当初入股天地会商号的,金山里周边几个里的里正,甲长,和富户。

    他们入股的银子,早就成倍的赚回来了。

    现在最让他们庆幸的事情就是当初没有与天地会,没有与韦宝继续对抗,而是被韦宝说服了,入股天地会,得到了这么好的机会。

    “雪霞,怎么样?这条街像样了吗?”韦宝问身边的吴雪霞。

    “大变样了,这里原来在山海关很偏僻的,哪里有这么多人啊?”吴雪霞点头道:“弄的真的很不错,看着很顺眼。”

    韦宝微微一笑,又问一名天地会商号的掌柜:“老陈啊,做的怎么样?”

    “很好啊,跟着天地会,跟着总裁,咱们可光彩呢。”那叫老陈的掌柜的急忙道。他想都没有想,是发自内心的回答。

    韦总裁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迈步往天地会商号总号中走去。

    虽然难得来一次,但是作为总号,这里是有韦宝的办公厅的,楼上的二楼,整整一层楼都是韦宝的办公场所,非常气派。

    “明天中午就在这里请客,我要请一请所有和天地会有关联的人,能请到的,都请来,客商,官家,乡里贤达。”韦宝对赵克虎道。

    “这个容易,我现在就让人去发请柬。”赵克虎当即答应一声:“京城的怕是没法请,时间不够,辽西辽东的客商和官家,都能发到。孙督师和毛文龙,他们这些人要请吗?”

    “请啊,怎么不请?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事情,请不请,是咱们的事情。”韦宝笑道。韦宝没有想到赵克虎会主动提出请毛文龙。

    吴雪霞大概知道一点点赵金凤、毛文龙和赵克虎,还有赵金凤的娘之间的事情,也有点吃惊赵克虎会提出请毛文龙来。

    吴雪霞和韦宝两个人一直没有谈过赵金凤、毛文龙和赵克虎,还有赵金凤的娘之间的事情,吴雪霞是通过毛文龙派人保护赵金凤和赵金凤的娘,而猜出来的,她毕竟是极为聪明的姑娘。

    “好的,我现在就让人去办。”赵克虎道:“总裁先坐一下。”

    “好。”韦宝点头答应。

    赵克虎去办事,韦宝便与一帮天地会商号的掌柜们聊天。

    这段时间,不断增加掌柜的,绝大部分是原先几个里的里长,甲长和富户,还有不少是农家的后起之秀。

    天地会的生意是越做越大。

    韦宝通过聊天,大致了解现在各家商号的经营情况。

    这些东西,韦宝一般是不具体过问的,因为天地会有完善的财务制度,有高层经营管理团队,已经很正规了。

    等韦宝与众人聊天的空挡,吴雪霞才找机会说上话:“我觉得你明天中午请客这招挺高的,算是再给那帮粮号掌柜们一个施压,让他们看看咱们在辽西的实力!没有他们,咱们也不怕。”

    韦宝笑道:“我可没有想这么多,我就是想请一请客,咱们在山海关做买卖不容易啊,几个衙门口呢,山海关北地有山海卫衙门,还有蓟辽督师衙门,还有外面大大小小有接触的衙门,一步一个衙门。客商也是南来北往的,谁都不好应付。”

    这时候赵克虎安排完送请柬的事情回来了,听到韦总裁的话茬,接话道:‘总裁说的太对了,我以前在乡里还不觉得,到了山海关来看管天地会的买卖,才真的感受到,的确很不容易,衙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