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62 最弱的狼也强于最强的狗】
作者:轩樟
    “小宝。”范晓琳叫了一声,快步上前。

    韦宝嗯了一声,回头来看,其实她们过来离得还有挺远的时候,韦宝就已经看见她们和范大脑袋了,韦宝为人还是挺谨慎的,故意走在最后面,有一定警戒的意识。不知道为啥,重生穿越还不足十日,韦宝就似乎真的很熟悉现在的一切了。感觉他真的就是现在这样的一个明朝少年韦宝。

    范晓琳笑吟吟的问道:“怎么一下子变出来这么多东西呀?问我哥,我哥说你不让说。”

    韦宝看了眼罗三愣子,罗三愣子会意,对范晓琳道:“女孩子家家,说了不能说,你还问?”

    范晓琳顿时撅起小嘴,“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我哥是怎么被人打的?唉?三愣子哥,你也被人揍了呀?咋被人揍了的?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报仇!”

    罗三愣子听范晓琳要去给他们报仇,表情古怪的咳嗽一下,暗忖你去哪儿找人报仇?仇人们此刻只怕已经被渡化到鬼门关去了,“女孩子家家的,让你别瞎问,还问这么多,我和你哥被打的不重,这事也别问了。”

    “不说算了,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范晓琳翘了翘嘴巴,“好心当做驴肝肺!”

    韦宝也在思索范晓琳问的这个问题,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被打的事情,不说也没啥,关键是白白弄了这么多东西来,的确太惹眼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想藏都没法藏,两车皮毛还好办,还有这么多马匹怎么办?是需要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肯定要在金山里引起轰动的,到时候,不知道一帮乡下人又要造谣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别弄得整个永平府都知道了,那可不太好。

    韦宝倒不是怕太多人知道他们在关外杀了整整一支的建奴商队,而是担心财不外露,这么多钱财,肯定惹得附近各级官吏眼红,到时候应付困难,能保住多少财物?

    “你觉得,我们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你可以猜一猜。”韦宝看了眼跟上来的王秋雅,问的却是范晓琳。

    范晓琳见韦宝跟自己说话,笑容又浮上了俏丽的脸蛋,笑道:“让我猜一猜吗?我可猜不出来。是不是哪个大户人家相中你做女婿,送给你的?”

    韦宝呵呵一笑,不过听范晓琳这么说,却不由的心中一动,凭空得来这么多东西,也就无外乎两种可能性,要么是别人相赠,要么是抢来的,从关外抢到一大批货物,这在关内来说,其实没什么,不触犯啥大明律,关键名声不好听,而且容易留下明显的线索给关外建奴追查!韦宝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这批货物属于建奴高层,范文既然是什么王府的侍卫头子,应该是押送这批物资来跟什么大客商做交易的,现在一伙人凭空消失掉了,必然会有人追查的。

    如果低调一点,这种事情过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谁也不会记得,也无从查起,关键是怎么在金山里低调呢?

    韦宝实在是想不出来怎么低调,这么多马,一个个庞然大物,根本没法‘低调’,“那你觉得是谁送给我的?”

    “真的是人家送给你的呀?我哪儿猜的出来是谁?该不会真的有哪家大富商看中了你,要让你当女婿吧?”范晓琳奇道:“是那个吴爷吗?他好像挺欣赏你。”

    韦宝听范晓琳这么说,便顺着她的思路道:“你果然聪明,是吴大哥的货物没错,不过不是因为他家有要出嫁的闺女,而是他跟我合伙做生意!”

    嗯嗯,合伙做生意,这是暂时放在我这儿的物资,这样的解释,非常好!谁也不会拿这事去找吴世恩对质,而吴世恩即便知道自己借用了他的名号,没有犯事的情况下,多半也不会刻意解释什么,这些东西对于他一个乡下少年来说太夸张了,但是对于山海关内的那些商号来说,就很普通了。想通此节,韦宝忽然心头一阵轻松,这样的理由,绝不会引起轰动。

    罗三愣子和范大脑袋看向韦宝,他自然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没有想到韦宝要这样撒个谎,立时觉得很妙。

    韦宝也看向罗三愣子,什么都没有说,然后回头看了眼范大脑袋,又看了看队伍最前面的刘春石。

    罗三愣子和范大脑袋二人立刻明白了,韦宝这是要让他们统一口径,告诉刘春石,这批货物是和吴老板合伙做生意而弄来的,别说漏了。

    “晓琳,让你别瞎问!现在知道了,不要再对别人说,知道吗?”范大脑袋对范晓琳说完,又对韦宝道:“公子,我到前面去了。”

    韦宝明白范大脑袋是要去跟刘春石说这是他和吴世恩合伙做生意的物资,点点头,“好。”感觉范大脑袋还是有点作用的。

    虽然在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三人中,韦宝觉得范大脑袋的问题最多,也最不信任范大脑袋,但是平心而论,范大脑袋的办事能力在三人当中是最强的。

    “原来是这样呀,害我白白开心了呢,我还以为这些货物都是你的呢,那这么多东西,要怎么入账?”范晓琳可没有忘记她自己的职责。

    韦宝笑了笑:“以后钱还是我亲自管,你就专门管账目,该怎么入账就怎么入账!”

    “哦,好吧,那我这里的一堆欠条和地契,也还给你,银子现在按照多少计算?”范晓琳将自己的蓝色小包袱交给韦宝,嫣然一笑:“我正好害怕管这么多的财物,管账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韦宝笑道:“现在的初始现银,你就按照十一两八钱八分纹银计算吧,其余的所有货物,一并入账,钱和货,用两本账。”

    范晓琳哦了一声,“一转眼,咱们的生意就做到这么大了,跟做梦一般,这个吴老板为人真不错,他怎么这么信任你啊?那这些人是又是怎么来的?”

    “这些人,以后都是我的家奴,所有我底下的人,你另外做一份完整的名单,随时增补和剔除。”韦宝笑道:“你要有三本账,一本管钱,一本管货,一本管人。”

    “那晓琳成了大管事了。”罗三愣子笑道。

    韦宝嗯了一声,被罗三愣子给提醒了,“人的帐,还是三愣子哥做吧,我险些忘记了。晓琳你就管钱和货。你一个女子,管这些汉子,不合适。”

    范晓琳笑眯眯的答应之后,冲着罗三愣子一扬脸:“以前没有看出来,三愣子哥的心眼也不少,生怕我分了你的权力呀,我才不爱管人的,能少做一项账目,我倒乐得轻快。”

    罗三愣子被范晓琳说的老脸一红,没有吭声。

    韦宝看了看王秋雅,王秋雅正好也在看他,韦宝立时明白了王秋雅的心思,王秋雅现在也是自己的贴身丫鬟了,事情都交给范晓琳做,王秋雅不是会心中失落了吗?遂笑道:“秋雅就负责我的饮食起居吧!”

    王秋雅粉脸一红,想要说什么,强忍住没有吭声,默认了。

    “那我跟秋雅换一换吧?她管账,我负责小宝你的饮食起居,好不好?”范晓琳呆萌的眨了眨眼睛,很是期待的看着韦宝,“以后你的衣服被褥,每顿饭吃什么,我都帮你照应的好好的。”

    “你这么喜欢争,小宝让你做账,是信任你呢,你不知道你的权力很大了吗?”王秋雅顿时开口维护自己的权益了,忽然觉得能照料韦宝的饮食起居,实在是要比做账更加好的,不由的侧面回击范晓琳,“钱和货的进出都要经过你点头,你都相当于正管事了,还不行呀?”

    “我又不想要那么大的权力!不肯换就不肯换,看你急的。”范晓琳见王秋雅的意思就是不愿意了,翘了翘嘴巴,有心撒娇,又怕韦宝不高兴,看向韦宝,眨了眨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

    韦宝笑道:“这有什么好争的?都先做一做看吧,这两件事情都是极为重要的!”

    范晓琳见韦宝已经定下来了,美眸转了转,翘了翘嘴巴,终于还是忍住了再说,觉得管账也不错,能对男人事业有帮助并不比照顾男人生活要差,一个男人可以在生活上有很多女人,而且很难分出高下来,但是在事业上就容易分出谁更加重要了,就算事业上也有可能有多个贤内助,不过,最重要的那一个肯定是最得宠的人。

    虽然范晓琳和王秋雅谈到韦宝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讳莫如深这个话题,即便是有所涉及,也顶多浅谈则止,但两个人对于目前的竞争关系,心知肚明,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范晓琳知道王秋雅和韦宝私底下可能接触过了,却并不觉得自己落后了,因为王秋雅已经拒过婚,她觉得王秋雅成为韦宝妻子的可能性非常小。

    几个人闲聊几句,不经意间,就等于已经开了一次高层会议!

    正式确定了以罗三愣子为总负责人,范晓琳主管财务,王秋雅是他的贴身女秘书,罗三愣子之下,再配上刘春石和范大脑袋两个二号位和三号位的助理,这等于已经将公司的中轴线的核心架构弄出来了!

    韦宝肯定不会用农村生产队的形式管理这么些人,他喜欢企业的形式,韦宝甚至认为,现代的国家机构,最好也全部用企业的形式,取消事业编制,或者尽量缩减事业编制,除非是涉及国防和国家安全的一些单位,和中央各级机构。

    事业编制听上去虽然高大上,但是远没有企业的组织形式灵活多变,对员工的激励效果,事业单位也远不如企业单位!

    事业单位的人不如企业单位的人,企业单位的人又不如向社会要饭吃,没有单位的人!

    有单位的人像是家养的狗,没有单位的人,则像是狼,因为他们每时每刻在社会上挣扎打滚,最没用的狼,也要比最凶狠的狗厉害!

    所以,韦宝心目中最理想的管理组织形式是企业的形式加上编外人员外包的形式,尽量用最小规模的编制,领导最多数量的团队,这才是完美的管理!

    就好像,一个大企业下面的车间,再怎么抓绩效抓质量,同等价格下,却往往是外包的产品价格和质量,要高于企业内部生产的,只是很多时候,为了让公司保持核心生产力,有的明知道不划算的项目,仍然要公司内部来完成。

    在组织这一块,韦宝虽然不是天生具备领导才华的人,但他已经不算是菜鸟了,有一定的管理经验。

    半下午的时候,韦宝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金山里,虽然才在外面过了一个晚上,但是韦宝却有种很奋,衣锦返乡般的快感,他突然平添一丝怅然,这两个白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