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603 仁穆大王大妃出手了】
作者:轩樟
    贞明公主有点不相信,“你都得到了京畿道和黄海道了,主上已经答应将这两个道交给天地会管辖,还能怎么反击?再反击,就只能打仗了,我觉得不会打仗。m.”

    “当两边势均力敌的时候,打仗其实会让很多事情更加简单!”韦宝道:“不谈这些了,本来只是想散步散心,你偏要提这些。”

    贞明公主被韦宝说的有些歉意,心里很奇怪,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是被韦宝逼的留在了他的身边,却能这么自然的和他说话。

    韦宝所料不错,事情的确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除了李和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厉害的人,还有!

    这个厉害的人就是仁穆王后金氏,现在其实应该叫仁穆大王大妃,因为她是李的嫡亲祖母!

    仁穆大王大妃生于1584年,19岁时(1602年)被立为王妃,翌年生宣祖唯一嫡女贞明公主。1606年生宣祖唯一嫡子永昌大君李。

    宣祖驾崩后,金氏成为王大妃。1614年其子永昌大君以及父亲延兴府院君金悌男被光海君以谋反罪名遭杀害。

    1612年光海君要求废大妃,四年后她被光海君幽禁于西宫五年,1623年仁祖反正成功才复位。

    仁穆王后一生可说坎坷无比,宣祖一生的目光几乎都在仁嫔金氏身上,她一直得不到自己丈夫的关爱,虽然仁嫔金氏对她颇为恭敬,没有恃宠而骄过,但她可以说并不快乐,宣祖死后又被光海君囚禁,还眼睁睁看着自己亲生儿子永昌大君惨死。

    天启三年(1623,光海君十五年,朝鲜仁祖元年)春天,在李珲左右任事的亲侄绫阳君李见李珲身患疾病,于是令心腹陪臣建议将西人党的平山节度使李贵教练兵马五百人调入京城“防御”。

    朝鲜发生宫廷政变。李贵、李适、金自点等人在仁穆王后和新崛起的南人党势力的协助下,召集军队在绫阳君(后来的仁祖)的别墅内会合。

    当晚,仁穆王后手下在庆云宫内举火为号,李率领李贵等人以救火为号打入庆云宫,发动宫廷政变,将李珲绑缚,押到仁穆王后面前接受训斥,然后宣布废黜其王位。

    此次政变就是“仁祖反正”。

    由于父亲及儿子都被光海君残忍的杀害,自己又被光海君囚禁多年,仁穆王后对光海君可说恨之入骨,在仁祖反正后,反正人士要求让仁祖即位时,她就要求先把光海君父子的首级拿到她面前再说,后来经过众人劝解才罢休。

    就在韦宝以为这两天,解决了洪的事情之后,就能离开朝鲜,回韦家庄,然后赶赴大明京城赴考会试的时候,仁穆大王大妃出手了。

    “殿下!我把整个朝鲜交给你,你却被一个大明来的少年搞成这样,你太让我失望了!”仁穆大王大妃严厉的对李道。

    李不知道是谁将一切告知了仁穆大王大妃,很惶恐,仁穆大王大妃虽然不太可能废掉他,但是理论上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也可以说,仁穆大王大妃是李在朝鲜内部,唯一在他之上的人了,这是他嫡亲的祖母。

    “祖母,这个明朝少年太厉害,你没有打过交道,而且,他抓住了时机,我们现在到处有叛乱,国库空虚,正是最困难的时候,如果韦宝真的能给我们比当初收上来的更多的赋税,就将黄海道和京畿道暂时交给韦宝打理一阵,也没有什么。”李辩解道。

    “殿下!你好糊涂。”仁穆大王大妃恨铁不成钢道:“别说打理一阵,就是几天,也不行!黄海道和京畿道是朝鲜最重要的两个道,都城汉城,陪都平壤都在这两个道,一旦让这两个道的老百姓体会到了韦宝的好处,以后他们还会听从殿下的吗?当这两个道完全的被韦宝占有了之后,等于整个朝鲜有一多半已经落入了韦宝之手!到时候,殿下觉得你还能守得住剩下的一小半吗?”

    “可是已经这样了,韦宝在朝鲜有几万大军,又是宗主国大明蓟辽督师的弟子,有权有势有实力,我们能怎么样?召集王室大军与韦宝开战吗?别说打不过,即便能打,那各地的叛乱怎么办?这几年连年饥荒,民不聊生,各地纷纷揭竿而起,李适已经被韦宝招降,韦宝不光自己有很强大的实力,还能联络各地叛军,到时候他们形成合力,我们拿什么与之抗衡?”李道。

    “殿下,既然韦宝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将殿下赶下台?直接将殿下赶下台,囚禁起来,或者控制在手里,成为他的傀儡,他不是更方便吗?”仁穆大王大妃问道。

    “韦宝应该是觉得时机不成熟吧?毕竟他不是朝鲜人,而且,就算他是朝鲜人,朝鲜人认得是我们李家王朝!这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的,所以,我们只能与韦宝抢时间,在韦宝的势力在朝鲜根深蒂固之前,尽快解决各地的隐患,加紧训练王室大军,筹措充足的粮食和钱财,然后才能与韦宝再次开战啊。”李道。

    “只怕你没有韦宝的速度快!而且,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只要让韦宝拿稳京畿道和黄海道一段时间,这两个道,至少有半数以上的老百姓会变心!到时候,你想打败韦宝就更难了!”仁穆大王大妃道。

    “那祖母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李叹口气道:“我和两班重臣们已经商议过多次,我们都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都觉得只能暂时向韦宝妥协。”

    “不能妥协!你现在就将怎么一步步落到现在这个局面,详细对我说一遍,一点也不准向我隐瞒!从韦宝最开始到朝鲜说起!”仁穆大王大妃命令道。

    “是,祖母。”李无奈之下,只能将韦宝和天地会一步步在朝鲜崛起的经过详实道来。

    当仁穆大王大妃听到两班大臣们密谋刺杀韦宝,派贞明公主去勾引韦宝,那日有赵贵人在场的时候,她打断了李:“这个赵贵人的爹,是不是京畿道的训练大将赵琦?”

    “是,祖母。”李点头道。

    “赵贵人和赵琦在这次的事件当中起到什么作用?近日我就是听闻了赵贵人的一些流言,知道殿下打了赵贵人,才知道殿下已经两京畿道和黄海道丢失了的事情!”仁穆大王大妃道:“我们或许可以从赵贵人身上做文章!”

    “从赵贵人身上做文章?赵贵人是我身边的人,与韦宝并没有什么关系,韦宝会管赵贵人的死活吗?还有,赵贵人的父亲赵琦,现在也仅仅是疑似心向韦宝,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反叛罪证。”李道。

    “殿下,你刚才不是说,现在两班大臣当中已经有至少三分之一的人心向韦宝吗?正好可以借着整倒赵贵人和赵琦的机会,把所有心向韦宝的两班大臣都杀了!净化殿下身边的人。只要两班大臣都与殿下一条心!下一步,就将事件进一步扩大,查与这些被杀被捕的两班大臣有关系的平民,总之,把所有心向韦宝的人都杀光!韦宝拿走的只是京畿道和黄海道的赋税管理权,老百姓还是我们的老百姓!我们要让所有的老百姓都不敢接近天地会!韦宝他不是善于利用舆论吗?我们也得善于用舆论,这些都是朝鲜的老百姓,本来就是殿下的老百姓啊!一方面大肆搜捕心向天地会的人,一方面大肆派人散播传言,说天地会蛊惑人心,拉拢反民,妄图推翻殿下!殿下,朝鲜是反民多,还是效忠王室的平民多?”仁穆大王大妃问道。

    李眼睛一亮,“一定是效忠王室的平民多!所以韦宝才不敢与我决裂!祖母,我懂了!可是,如何利用赵贵人和赵琦做文章呢?我们并没有实质的罪证,证明赵贵人与赵琦与韦宝勾结啊。如何利用?”

    “我自有办法!”仁穆大王大妃眼神中带着犀利的光华。

    “祖母,赵贵人是我心爱的女人,你想怎么样?”李听闻,有些不安道。他知道仁穆大王大妃被光海君李珲监禁多年,表面看上去很慈祥,其实内心很灰暗,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两班大臣要刺杀韦宝的消息,说不定就是这个赵贵人泄露出去的!这样的女人,你还爱她什么?赵琦是京畿道训练大将,他就算没有与韦宝里应外合,前两日韦宝派人入宫搜查证据,赵琦为什么没有阻拦?这就是失职,是离心离德,一个离心离德心向韦宝的人,殿下还姑息什么?留着他们父女将朝鲜王室捣毁不成?”仁穆大王大妃严厉的训斥道。

    李被骇的不敢作声。

    “好了,殿下,一切都交给我,你去吧。”仁穆大王大妃道:“现在你就去召集几个心腹两班重臣,将我的意思告诉他们!”

    “是,祖母。”李起身告退。

    李一走,仁穆大王大妃马上用手势示意她宫中的朴尚功过来:“等会各宫中的娘娘和贵人来我这里请安,你这样这样做。”

    朴尚宫闻言大惊:“娘娘,我不能这样做!娘娘不可以这样不顾自己的生死。”

    “我有分寸!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唯一能立时问罪赵贵人的办法!”仁穆大王大妃严厉道:“你要是做的不好,你的家人和族人都要被问罪!”

    朴尚宫无奈答应:“是,娘娘。”

    赵贵人这几日都独居宫中,虽然没有被打入冷宫,但是相比于以往日日被李召入寝宫侍寝的时候,已经差不多等于被打入冷宫了。

    赵贵人有些奇怪,为什么仁穆大王大妃忽然召集大家去请安,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却还是当即去了,宫中的规矩很大,不管她是不是殿下宠爱的妃子,都不能坏了规矩。

    而且她也没有多想,因为仁穆大王大妃很少过问宫里面和宫外的事情,一向很冷淡,不好亲近。

    各个宫的娘娘和贵人,还有妃嫔依次向仁穆大王大妃请安,并且敬献小礼品。

    敬献小伴手礼,这是必不可少的礼节,刚才去传话的仁穆大王大妃宫中的朴尚宫随口对赵贵人宫中的尚宫说了一声仁穆大王大妃想喝赵贵人宫中的茶了,因为赵贵人宫中的茶是赵贵人的父亲赵琦特意从全罗道弄来的清茶,很名贵,很好喝。

    赵贵人的尚宫对赵贵人说了,所以赵贵人便让备了一盒送与仁穆大王大妃。

    果然,仁穆大王大妃见赵贵人送的是茶,很高兴,闻了闻:“嗯,好香啊,这是全罗道的清茶吧?有一阵子没有喝这么地道的清茶了,果然,赵贵人的父亲是京畿道的训练大将,手眼通天,才能弄到这么好的茶,连宫中都不多。”

    其他的娘娘和宫妃们听仁穆大王大妃抬举赵贵人的家世,她们也都是两班重臣家的闺女,都有些妒忌,均是无声的哼一声。

    “娘娘若是喜欢,我会对父亲说的,一定多送给娘娘。”赵贵人低头答道。

    “好啊。”仁穆大王大妃笑了笑,便将礼盒交给了朴尚宫:“立刻泡茶,我现在就想尝一尝,嗯,这么好的茶,你不常常泡,还是让赵贵人宫中的尚宫亲自泡吧?”

    “是,娘娘。”朴尚宫答应道。

    赵贵人宫中的尚宫也答应道:“能为娘娘泡茶是奴婢的本分。”

    仁穆大王大妃笑着点点头,然后很慈祥的与众宫妃闲话家常。

    过了一会儿,茶送来了,仁穆大王大妃喝了一口,点头道:“果然是好茶,好喝,这茶太精贵,我可舍不得给你们喝,等我这里多一些了的时候,再拿给你们喝一点吧。”

    众宫妃急忙齐声道:“不敢,请娘娘留着自己品尝。”

    虽然全罗道的清茶很精贵,但是大家都有点奇怪,感觉仁穆大王大妃似乎特别的看重这种茶,其他人也不是没有喝过,还没有精贵到舍不得拿出来给众人分享的地步吧?

    又喝了几口,仁穆大王大妃道:“茶是好茶,不过,今天好像味道与往常有点不一样吧?”

    说着还反胃了一下,并且用手捂住了嘴巴。

    大家都注意到了仁穆大王大妃的这个动作,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谁知道仁穆大王大妃再喝了一口,居然一下子将茶水都喷了出来。

    本来茶水应该是清的,仁穆大王大妃吐出来的茶水中,却带着浓厚的乳白色!

    仁穆大王大妃大喷了一口的同时,整个人往前栽倒,一下子将面前的矮桌子上的东西都带到了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杂乱声。

    现场立时大乱。

    “大妃娘娘!”

    众人混乱大叫。

    仁穆大王大妃捂着肚子哎哎哎的痛苦呻吟个不停。

    “快去叫御医来!”李的王后急忙大声对她的尚宫道。

    在场的人当中,除了仁穆大王大妃,就数她的身份最为尊贵,仁穆大王大妃眼下正处于痛苦当中,自然该由她主持大局。

    王后的尚宫闻言,大声答应一声,急忙去了。

    一众宫妃害怕的围着仁穆大王大妃,一直问她有没有事,怎么样了?可仁穆大王大妃哪里能够回答?只是捂着肚子不停的痛苦呻吟,并伴随着着哭泣,这让大家更加害怕。

    御医和李几乎是同时到达的。

    李听闻仁穆大王大妃在喝了茶之后突然痛苦不堪,立时就明白了祖母的用意,知道祖母这是要用陷害赵贵人要刺杀她的方法将赵贵人和赵贵人的父亲,京畿道训练大将赵琦拉下水。

    “只有祖母有事?还有其他人喝了茶吗?”李边走边问道。

    “只有大王大妃娘娘一个人喝了茶。”李的内官答道。

    李进入仁穆大王大妃的宫中,首先问御医:“怎么样了?”

    “回殿下的话,现在还看不出来,似乎是中毒了。”御医答道:“还需要抢救。”

    “中毒了?”李故作惊讶,看向众宫妃:“怎么会中毒?”

    众人都没有回答,但几乎都看向了赵贵人,因为仁穆大王大妃就是喝了赵贵人赵允熙的人送来的茶才出事的,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李却并没有追问,而是静静的坐着,与众宫妃一起等待对仁穆大王大妃的抢救结果。

    一个多时辰之后,仁穆大王大妃才被抢救过来。

    “祖母。”李轻声呼唤了一声。

    “殿下!”仁穆大王大妃虚弱的睁开眼睛,一见到李,便像是有了一些精神,挣扎着要坐起来。

    “祖母不用起来,就躺着吧。”李急忙道。

    仁穆大王大妃侧趴在榻榻米上,朝鲜都是这种榻榻米,他们习惯睡在地上。

    后世有的人会以为这是跟倭国人一样,其实不然,这些都是倭国和朝鲜从大汉朝时期就传承了下来的,只是千百年来延续了下来而已。

    汉唐都是睡在地上,直到华夏一步步演化进化,而这些偏僻的穷乡僻壤小国,仍然延续了华夏千年前的习惯而已。

    “殿下,我这是怎么了?”仁穆大王大妃问道。

    李看向御医。

    御医当即答道:“大妃娘娘,您中了毒草之毒!”

    “毒草之毒?”仁穆大王大妃瞪着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这怎么可能?是谁要害我?又是如何下的毒?”

    “是赵贵人宫中的尚宫!大妃娘娘就是喝了她泡的茶才出事的!茶也是赵贵人宫中送来的。”仁穆大王大妃的宫中的尚宫朴尚宫接口道。

    “是你?”仁穆大王大妃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瞪视赵贵人。

    赵贵人虽然早已经隐隐感觉不对劲,但仍然恐惧道:“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宫里的茶怎么会有问题?我每天都喝的!”

    “来人,把赵贵人和她的尚宫都给我抓起来!”仁穆大王大妃不等李发话,就直接下令。她有这样的权势。

    “是,大妃娘娘。”仁穆大王大妃宫中的尚宫立刻指挥太监和宫女将赵贵人和她的尚宫都抓了。

    “殿下,我没有,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赵贵人哭道。

    李没有说话,表情很复杂,他没办法再保持一贯的面无表情僵尸脸。他虽然仍然爱着赵贵人的,但是在权力的抉择面前,他别无选择,只能听从祖母仁穆大王大妃的安排。

    “殿下,一定要严惩凶手,现在证据确凿!要让赵贵人的尚宫招出是不是赵贵人主使她的!”仁穆大王大妃拉着李的手道。

    “我会的,祖母。”李无奈答应道。

    赵贵人闻言,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般,浑身瘫软在地。

    赵贵人投毒事件很快发酵扩大。

    宫中本来就是各方势力角逐的竞技场。

    宫中的女人都是有来头的。

    与大明不一样,大明的宫妃,因为朱元璋曾经下过严旨,不得找达官贵人家的女子,都是从民间知书达理的书香门第中选择,甚至有很多贵妃是从贫民家里的女孩子选择,大明的皇帝更是有不少直接临幸宫女,还有不少宫女当了贵妃。

    万历皇帝的娘就是宫女到贵妃的。

    结果,出身低微的万历皇帝,自己最后也搞了宫女,并且生下一个长子,却又瞧不起自己出身低微的长子,后又宠爱郑贵妃,等郑贵妃生下了福王,又想立福王当太子,才弄出国本之争,弄的本已经每况愈下的大明王朝,更加积贫积弱。

    朝鲜,倭国这些小国则与大明相反,宫中的宫妃都是有来头的,都是贵族家的女孩子,身份一个比一个尊贵!

    宫中有一点点风吹草动,立时能引发整个朝廷的大地震。

    赵贵人的事情一出,近三百名反对韦宝的两班大臣们立刻心领神会,联名请求罢免京畿道训练大将赵琦的官职,并将赵琦收监严加审问!一定要查出赵琦的同党。

    这回因为是有备而来,所以李的效率很高,当天就让人抓了赵琦,让舅父具宏亲自监管了赵琦的职衔。

    整个手段可谓雷厉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