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581 不按套路出牌的韦总裁】
作者:轩樟
    一帮两班重臣当即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并且越说越是露骨。m.

    这些两班重臣,年纪最轻的也得四十多了,多数都是五十以上的人,甚至还有六七十岁的。

    但是说起男女之事,一点不比年轻人收敛。各个浑身是劲,全不似担心计划失败的时候那般沉默。

    “要说勾引男人的本事,还得向官妓多学学才是,官妓是最懂怎么勾引男人的,千万不能端着公主殿下的架子。”

    “嗯,我觉得这个办法好,公主殿下先找个最红的官妓学习几日再去找韦宝。”

    “官妓还不如找咱们各家的妾室,看看有哪个大人家的妾室是最能勾引男人的,让叫来教导公主殿下。最好多找几个来。要知道,妾室们能从大人们家的众多女子中突围,成为最受大人喜爱的妾室,那功夫绝不比官妓要差。”

    这种观点一出来,立时引得不少人赞同。

    于是大家开始争论到底是让公主殿下向官妓学,还是应该让公主殿下向大人们家里的得宠妾室学。

    “我觉得向妾室学比较好?再怎么说,公主殿下也不能像官妓学,官妓们都太放荡,公主殿下根本做不到的,还不如向各家大人家的得宠妾室学。”

    “那公主殿下就能像妾室了?你把公主殿下的高贵放到哪里去了?”

    “对,我觉得就不用像谁学,公主殿下原来怎么样还应该怎么样!说不定韦宝喜欢的正是公主殿下的高贵气质。”

    一个新的观点被讨论出来了,立时引得很多人附和,都觉得公主殿下既不该学官妓,也不该学妾室,还是像原本的性情就好了。

    讨论的过程中,贞明公主偷偷看了一眼洪柱元,洪柱元正好也在看贞明公主,两个人四目交接,很快的便同时将脸偏开,都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在看对方。

    众人终于决定,就让贞明公主做她自己就好,弄得好像去勾引韦宝的不是贞明公主,而是他们这帮老头子们一样。

    “如果韦宝强迫公主殿下的话,公主殿下就让他占便宜吧,韦宝不强迫公主殿下的话,公主殿下也要多下功夫,设法让韦宝忍不住要与公主殿下欢好。”具宏对贞明公主说的很露骨:“若没有与韦宝欢好的话,恐怕韦宝无法对公主殿下动情,公主殿下很难将韦宝邀约到公主府去。公主殿下,你一定要记住,不是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贸然邀约韦宝,否则,他一定会起疑心的。”

    听到欢好两个字,洪柱元的脸上虽然并没有多少表情,但是脸部肌肉已经气的抽搐个不停了。

    听一帮人在商量如何让自己的妻子去勾引男人,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这种事情。

    洪柱元能忍,一方面是因为他已经不是正常男人,无法再行男女之事。

    另一方面是因为洪柱元恨透了韦宝,只要能杀死韦宝,付出什么他都愿意。

    贞明公主的粉脸更是羞的通红,低头不语。

    “今天让公主殿下去找韦宝,还是什么时候?”申景问道。

    “今天先让公主殿下的侍女去带话,感谢韦宝。这样不会显得变化太大!然后,明天公主殿下再亲自去感谢韦宝,这样比较好。”具宏老谋深算道。

    一众两班重臣纷纷点头附和的,都说这个主意好。

    “具体的,公主殿下与韦宝相处的时候该如何应对,就由公主殿下自己把握了,我相信公主殿下一定能做好的。就记住一条,一定要确定有把握的时候,才邀约韦宝到公主府去!”具宏接着道。

    “只怕韦宝疑心病太重,就算是已经与公主殿下欢好过,也不见得肯到公主府去,他为什么要到公主府去?在韦宝的自己府邸里面,什么事情不能做?”申景道。

    “申景大人啊,你不懂男人的心思吗?有的事情,要换个地方才更刺激!另外,让韦宝食髓知味,正与公主殿下热恋的时候,公主殿下忽然不来了,说想请韦宝看看公主府的美景,韦宝会不会中圈套?”具宏眯着眼睛道:“总之,公主殿下虽然不能明着说,却一定要暗示韦宝,想在与驸马平时睡觉的床上与韦宝欢好!我相信,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这种邀约。”

    随着具宏的话,在场的一帮老头子都感觉有点奋了,都赞同具宏的计划,别说是韦宝这种血气方刚的年纪,就是他们这些老头子想到公主殿下与韦宝在公主殿下和驸马平时睡觉的床上做那种事情,都感觉刺激的不行,受不了了。

    “我知道这是为了整个朝鲜好,但我怕自己做不到。”贞明公主抬头对具宏道:“不喜欢一个人的话,怎么可能和他欢好?韦宝这么精明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就让自己喜欢他!最少要装的像,装的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喜欢韦宝!”具宏为贞明公主打气道:“公主殿下,你这么聪明,一定能装的像。要想骗过对手,首先要骗过自己。”

    贞明公主不再说什么了,想到以自己堂堂公主的身份去勾引男人,就觉得屈辱的要死,再想到韦宝的样子,羞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已经年满二十,而韦宝还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人啊。

    议事完之后,众人散去,驸马洪柱元与贞明公主共乘一部马车回府。

    车厢内很沉默,两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贞明公主知道虽然是洪柱元主动提出来,让她去接近韦宝,但她知道洪柱元肯定不愿意自己牺牲身体。

    洪柱元此时则有些生气,因为他感觉贞明公主接受这件事,接受的很容易,并没有想象中的抵触。

    洪柱元甚至能感觉贞明公主对韦宝有一些好感了!这是他最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洪柱元知道,也许贞明公主自己都没有察觉她自己已经对韦宝有些好感了,但是洪柱元自信自己比贞明公主她自己更了解她。

    回到公主府之后,贞明公主按照具宏的计划,派了自己的贴身侍女樱雪去向韦宝表达谢意。

    因为一切都在韦宝的预料之内,所以韦宝并没有亲自见樱雪,而是让吴雪霞见了樱雪。

    吴雪霞只是冷淡的答应转告太傅,便将贞明公主的贴身侍女樱雪给打发走了。

    “这样会不会太冷淡了?会不会让那个朝鲜公主觉得你对他并没有多少意思?”吴雪霞问韦宝。

    韦宝淡然一笑:“我本来就没有对她有多少意思,我又不缺女人,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别的女人还不都差不多。”

    吴雪霞嫣然一笑:“就会哄别人,你有本事就不见那个朝鲜公主。”

    “她叫贞明公主,我的确不打算见她!”韦宝道:“我不是怕她会对我不利,她一个弱女子,肯定威胁不到我的安全,我是不想面对这种事。一个女人为了她的自己的国家要刺杀一个外来者。这是一个在历史上屡屡上演的故事。况且,我们统计署的人要拿到两班大臣联合谋害我的罪证,与我和不和贞明公主见面并没有多少关系。”

    “嗯,我懂,你不愿意看见一个女人委曲求全,你的心地是善良的。”吴雪霞的美眸中流露着温柔。

    韦宝微微一笑:“难道你才发现我善良?”

    “早就发现了,这是你最大的优点。”吴雪霞掩口一笑。

    次日,贞明公主纠结了很久,从早晨纠结到下午,后来还是具宏派人来催促了好几次,贞明公主才前去求见韦宝。

    前两次她都是找韦宝的麻烦,这回则是规规矩矩的等着。

    吴雪霞将贞明公主来了的事告诉韦宝。

    韦宝叹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你让她回去吧!说我今天有事。”

    吴雪霞看着韦宝,噗嗤一笑:“真心话吗?”

    “我的确不想见她,一天到晚这么多的事情,你还真的当我是见一个爱一个?”韦宝淡然道。

    “行。”吴雪霞嫣然一笑,出去告知一名美女秘书,让那秘书去传达总裁的话。

    等待的滋味总是不好过的,贞明公主等了许久,等来的却是韦宝不肯见她。

    本来贞明公主还在想着见到韦宝之后应该怎么说话呢,想着彻底懵了,她没有想到韦宝居然会不见自己,不由的一阵失落。

    “韦……太傅他不肯见我?他说了什么?”贞明公主忍不住问道。

    那美女秘书只是摇摇头,什么都不肯说。

    贞明公主失望的往外走。

    她本来纠结于如何不被韦宝占便宜,如何与韦宝虚与委蛇,却没有想到韦宝居然连见都不肯见自己一面。

    贞明公主猜想可能是因为自己之前在韦宝的府邸大门口叫骂,太**份,韦宝小瞧自己了。

    这样想之后,不由的让贞明公主更加失落,也很后悔。

    随后,一帮欲置韦宝于死地的两班重臣们就知道了韦宝拒绝见贞明公主的消息,所有人也都很吃惊。

    “难道我们猜错了?韦宝并不喜欢公主殿下?”具宏有些绝望。

    申景也迷惘了,“对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领议政李元翼倒是松口气,“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刺杀韦宝,毕竟风险太大!”

    “应该是被韦宝看出了破绽了吧?”申景没有回答李元翼的话,而是进一步分析道:“韦宝是很狡猾的。”

    “他再怎么狡猾,可是连公主殿下的面都没有见,能看出什么破绽来?”具宏摇头叹气。

    “或许,我们让殿下派人抓走公主殿下,又没多久就将公主殿下给放了,这本身就很可疑。”申景道:“算了,再想别的办法吧。”

    “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让公主殿下接近韦宝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具宏叹气道。

    两班大臣一方,想杀韦宝的图谋遇到了瓶颈。

    韦宝一方,想弄到这一撮两班大臣的歃血为誓的誓词,以及誓词上面大部分朝鲜两班官员的签字,也不容易。

    可以说,两方势力都遇到了瓶颈。

    “总裁,消息可靠,那些背地里要图谋总裁的大臣,他们的罪证藏于朝鲜王宫中,我们的特工没法弄到。”林文彪向韦宝汇报道。

    韦宝嗯了一声,知道想拿到这些图谋自己的两班大臣的罪证不容易,却没有想到这么困难。

    “我们没有安内线进入朝鲜王宫,而且就算是安了内线,也很难将罪证送出朝鲜王宫。”林文彪道。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将联合杀我的誓词拿出来?”韦宝问道。

    “我想不到。”林文彪实话实说道:“总裁,不如先离开朝鲜吧。”

    其实韦宝也生出了要走的打算了,再耗下去意义不大。

    但是就这么走了的话,又很不甘心。

    韦宝是很希望借着这次的机会弄垮一帮朝鲜两班大臣的,那样的话,将极大的削弱李的实力,朝鲜的问题就更好办了。

    相比于朝鲜问题,考进士的事情就不算着急了。

    毕竟韦宝还很年轻,机会还多的是。

    “你先下去吧,我想一想,你也想一想。如果三日内还是拿不到图谋我的两班大臣们的罪证,就启程回辽西去!”韦宝果断道。

    “是,总裁。”林文彪答应一声,然后退下。

    “这个罪证这么重要,他们一定会力保万无一失,别多想了。”吴雪霞道。

    韦宝嗯了一声,感觉有些压抑。

    人就是这样,没有期望就没有压抑,越期望做成一件事情,再这件事情没有指望的时候,就越会感到压抑。

    “也许,可以试着发展那个朝鲜公主成为我们的内线!这样的话,就能从王宫中偷出趟门想谋害总裁的罪证了。”吴雪霞献策道。

    韦宝一汗,“亏你想的出来,贞明公主都要害我,怎么可能将她发展成我们的内线?况且,我不见贞明公主之后,她不会再过来了。”

    “不一定,我们只要给那些两班大臣施压,他们就会着急了。如果他们找不出更好的对付总裁的办法,一定会再让那个朝鲜公主出马。”吴雪霞继续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