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534 李适中计了】
作者:轩樟
    守城门的这名朝鲜将领,凸着眼珠,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只是他没有时间思考,已经重重的倒地,鲜血从嘴角缓缓流下。

    城门有四五十人把守,兵士们一看将领说被杀就被杀,而且杀人的还是大明的使臣大人?都一下子惊呆了。

    其实这不算什么事情,在朝鲜,贵族杀将领也是常有的事情,低阶的将领,实在比兵士的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

    很多时候,当兵的地位连农户都不如。

    只是,这不是一般的军队啊,这是御林军的将领啊!

    “都退开,否则连你们一块杀了!”林文彪对一众朝鲜兵士平淡道。

    这四五十人的朝鲜兵士,人人举着长枪长毛长刀,各个如临大敌,不少人的手脚都微微的发颤,一个个吓得不轻。

    也不知道是谁先退开的,反正他们只坚持了不到十秒钟,就全部退开了,一个个在城门边上站好。

    谭疯子让总裁卫队的人上去几个,把城楼上的二十多名朝鲜弓箭手赶下来,也让他们在城门边上站好。

    “你们不用怕!是这人强行挡住我们的车队,才杀了他!我们不乱杀人!你们都站好就没事!”谭疯子现在倒是会做思想工作了。

    弓箭手们也像城门边上的兵士一样,没有抵抗的勇气,惊惧的下了城楼,站在了城边,警戒的盯着大明使臣的车队众人。

    韦宝的车队轻松出城,坚实的公州城城池,在韦宝眼中,简直像是豆腐堆砌的,如同江华岛,如同仁川。

    似乎朝鲜的一切,都是豆腐堆砌的。

    韦宝这趟来,本来就是来捞油水,吃豆腐的。

    他不信,建奴能长驱直入,两次打掉汉城,而且都很轻松,到了自己这里,他会做不到。

    韦宝自信,阵地攻防战的话,论小规模,局部作战实力,建奴可能都不是他的总裁卫队的对手。

    王秋雅紧张的看着这一切,离公州城有一段距离了,才惊惧道:“真的说杀他们的将领就杀将领啊?这样的话,朝鲜人会不会恨我们?”

    “政治家不怕别人恨!只怕没有权力!”韦宝淡然道。

    一名朝鲜王室近卫亲军门官被杀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公州城,传入了王宫。

    两班大臣四五百人到齐,一致向李要求派兵追赶大明使臣,讨要说法,并且要将这件事告知大明朝廷,讨要说法。

    李默然无语,只是一个门官而已,他知道这些大臣不过是做做样子,真的要与大明使臣兵戎相见的话,吃亏的很有可能是他!

    而且,大明朝廷也不太可能会为朝鲜一个低等小将领而处罚他们的大臣。

    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韦宝到底是什么出身,但李可以确定韦宝是蓟辽督师的弟子,只怕韦宝的家世等同于王侯贵胄,甚至是什么宰相家的子弟都有可能。

    因为毕竟韦宝的气质摆在那里,能力摆在那里。

    韦宝前几日在朝鲜王的行宫吹牛,只是从他在金山里的崛起开始说起,并没有说他的父母只是金山里的农户。

    “现在最急的不是生气,不是找大明使臣讨要说法!只怕大明使臣此去是要与叛军李适接触!那就麻烦了!”李忧虑道。

    金点头道:“这的确不可不防,不过,这种可能不大,近几日来,我官军节节胜利,眼看叛军就要被打垮。而且,叛军名不正言不顺,大明的使臣为什么要帮助叛军?那使臣年纪虽轻,却异常精明,绝不会的。”

    “那他这个时候冲出公州城,去汉城,是为了什么?难道因为我们迟迟不给他太傅的称号和仁川的封地?”李疑惑道。

    金点头:“很有可能,我觉得就是做个样子给咱们看看,这年轻的大明使臣实在让人琢磨不透!要说他精明,能提出要封地,要名号。要说他不精明,应该能想到,这么重大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随便给他,那样的话,整个朝鲜的学子将如何看待朝廷,看待殿下?大明就算是宗主国,也不能想在朝鲜怎么样就怎么样!要是开了这个先例,是不是以后来朝鲜的使臣,人人都要讨要封号,讨要封地,我们每次都要满足?若是那样的话,大明一年派一次人来,用不了十年,汉城周边的土地就会都被明朝使臣占光!而且,如此重大的事情,不光是朝鲜朝廷要合意,还得请示大明朝廷吧?不知道这个年轻使臣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现在他们杀了我们的将领,该怎么办?要不要一起向大明朝廷汇报?”李问道。

    “最好不要,大明使臣一定又会说是我们的门官冲撞了他,就像他夺取我们的江华岛一样!”金道。

    李忧愁的叹口气,面无表情道:“这个大明使臣,太傲慢了,怎么能动不动就无端杀人?看他面相清秀,斯斯文文的,真想不到是这样的人。”

    “大明那边大,官场霸道,不像我们朝鲜,在高官贵族眼里,人命如草芥。”金解释道。

    李又叹口气,不再说什么了。觉得很窝囊,却有气没有地方出,选择了沉默,让步。

    也只是一条人命而已,相比于江华岛的四千将士,这一条人命真的不算什么。

    李和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韦总裁的车队已经一路向汉城方向开拔了。

    这一路上要过几十个关卡,绝大部分的关卡只是询问,并不敢拦截,因为这拨人前几日是金亲自接到公州的,他们都知道,而且,人家都顺利出了公州城,就算没有通关文牒,也轮不到他们阻拦。

    所以,韦宝的手下人没再杀人。

    直到接近汉城十几里地的最后一个关卡,再过去就是汉城的时候,这一带有朝鲜大将张晚和郑忠信的军营,盘查才又严格了起来。

    到了这里,韦宝没有再让手下人硬冲,选择了迂回穿插,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朝鲜的大军气冲突,韦宝深知道,野战部队和王室的近卫亲军又不同了,真的闹起来,四五千人一起对付自己这四百来号人的话,自己这一方讨不到好处,说不定被朝鲜人给做掉了。

    “总裁,想绕过去也不容易,我们派出了十多股小股侦查兵,四面都是朝鲜官军的游骑兵。”林文彪和谭疯子来汇报,说话的是谭疯子:“最好是等晚上再走。”

    韦宝点头:“随你们安排吧!不要轻易起冲突!不是怕冲突,是不能让我们的人受到损伤。”

    林文彪和谭疯子一起点头答应。

    此时张晚、郑忠信所带领的官军,官军在汉城西郊的鞍岘与李适、李、韩明琏、李守白、奇益献等带领的朝鲜叛军对峙,已经进入最紧要的关头。

    “父亲,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官军越聚集越多,若是汉城南边的勤王兵马与官军会合,声势将更加壮大!”李适的儿子李道。

    韩明琏、李守白、奇益献等大将则沉默不语。

    李适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怒道:“张晚这个老狐狸,也不进攻汉城!我们攻击,他们就退守,引我们进入口袋。我退守,他们就跟上,一直在汉城西郊与我们转圈!这招的确难以破解!一定要设法一举击溃张晚大军,拿下公州城,捉住或者杀死李才成!”

    韩明琏、李守白、奇益献等大将都知道要这样,可攻取公州城,抓住或者杀死李,谈何容易啊?

    “父亲,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三军之灾,起于狐疑!集结兵马,今晚与张晚决一死战吧!”李谏言道:“我们虽然遭受了几次小小挫败,但主力尚在,而且,我们一方的军力远比王室一方强大!”

    李适点头,看向韩明琏、李守白、奇益献等大将,见他们一个个蔫头耷脑,毫无战意,叹口气道:“大家现在同舟共济,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再后悔也已经晚了,而今之计,只有一起奋勇向前,直驱公州与王室军队决一死战,方有一线生机!你们说呢?”

    韩明琏、李守白、奇益献等大将互相看了看,谁都没有吭声。

    “你们都不说话,就是没有问题了!那好!现在就各自回营地!子时集结大军,出发!”李适一拍桌子,下了命令。

    “是,将军。”韩明琏有气无力的答应一声。

    李守白和奇益献则只是嘴巴动了动,根本没有发出声音。

    李适本想训斥他们几句,到底还是忍住了,做个让他们赶紧去集结各自人马的准备。

    李适的叛军一方在积极准备今晚总攻。

    已经心生悔意,预备暗中投降王室大军的李守白和奇益献在离开李适大营之后,两个人暗中合计。

    “这样不是办法,今晚若是再败了的话,军心涣散,底下的人都要跑光了!”李守白对奇益献道。

    “我已经派人去联络了张晚大将军,他派人回信,说只要我们立功,可以既往不咎!现在官家气势正盛,即便今晚重挫了张晚大军,也绝没有办法攻取公州城的!不如趁着这次机会,我再派人去报信,让张晚大将军好提前有所准备,大破李适和韩明琏的大军,咱们在后面按兵不动,等李适和韩明琏败了的时候,咱们趁势两面夹击,正好取了李适和韩明琏的人头交给殿下,将功折罪,说不定,还能获得封赏!”奇益献道。

    李守白皱了皱眉头,“可当初咱们可是歃血为誓的啊,我还没有想好!干脆现在拉了人马投降算了,背会捅刀子,太不仗义了吧?”

    “将军,如果只是投降,没有多少功劳啊!”奇益献叹口气道:“咱们眼见着已经打不过了,再打下去就是与李适和韩明琏一起去死!时机逼迫咱们不得不心狠手辣嘛!我们可是谋反的重罪,若是没有抓住或者杀掉李适和韩明琏这么大的功劳,恐怕光投降也于事无补。”

    李守白听进去了奇益献的劝说:“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咱们去分头准备!等晚上大军开拔之后,咱们就合兵一处,故意落后于李适和韩明琏的军队。”

    奇益献点头道:“放心吧!一定没有问题!不过,事关重大,还请将军与我一道书写这封信,并且签上名字!”

    李守白一咬牙,点头答应了。

    因为现在李适、韩明琏、李守白、奇益献等大将所率的叛军与张晚、郑忠信所率的官军呈胶着对峙状态,两路大军离得很近,所以,奇益献很快就派人联络上了张晚。

    张晚接待了信使,获取了奇益献提供的消息,不由的狂喜。

    “大破李适,就在今晚!”张晚立刻招来了郑忠信以及手下众将。

    并且拿了奇益献的书信给大家看。

    众将不由的也是一阵狂喜,打了一两个月,终于要结束了,没有人喜欢提着脑袋过日子。

    “大将军,下令吧!我们都听你的。”郑忠信道。

    众将一起附和:“大将军,下令吧!我们都听你的。”

    “好!”张晚整了整腰间的宝刀,然后指着桌上的一副很粗糙的布匹地图道:“不用管李守白和奇益献的兵马,在这里扎好包围圈,等着李适和韩明琏钻入圈套!你们所有兵马都投入进去,不必留人截杀!截杀的事情,都交给李守白和奇益献的人马去做!”

    “将军,这么信任李守白和奇益献?”郑忠信提醒道。

    “绝无问题!”张晚很有信心的道:“这是他们二人的联名手书!若是有诈,等我们将这手书公告天下,不管是王室,还是整个朝鲜的老百姓,都饶不了他们,他们也将成为信义全无的人!”

    这个时代的人将信义看的很重,甚至胜过当叛军。

    当叛军是因为受了委屈,失去信义则是人格问题,不容于天地之间嘛。

    众将再无问题,遂分头去准备。

    当晚,韦宝的车队实在找不到突破张晚大军封锁线的空挡,只能临时在一处山坳暂歇,韦宝打算明天硬闯关隘,实在不行,他就见一见张晚,再不行就算了。

    韦宝不是愣头青,欺负软柿子,打顺风局,韦宝是把好手,但是阻碍太大的时候,他情愿放弃。

    或者说,等待时机。

    放弃是不可能放弃的。

    硬上不是韦宝的性格,放弃也不是韦宝的性格。

    “不点火吗?怪冷的。”王秋雅与韦宝贴在一起道。

    韦宝微微一笑:“咱俩挨着一起还冷吗?这里离张晚和李适的大营都很近,点火之后目标太大,等下被他们误杀了就不好了。”

    王秋雅轻轻地哦了一声,“总裁是要帮助李适打张晚吗?”

    “看情况吧!最好是张晚能将李适赶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然后我救下李适的性命,然后帮他重整旗鼓,具备与王室谈判的资格。这样一来,李适就只能听命于我。”韦宝道。

    “那恐怕很难了,就怕等不到这样的机会,李适大军就要被张晚给歼灭了,林文彪的情报不是说,官军这几天连连得胜,随时能击垮李适的叛军吗?”王秋雅提醒道。

    韦宝嗯了一声,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他与李适并没有联络,现在想联手李适的叛军一起打击张晚的官军,没法做到。

    让自己的人马独自去打击张晚的官军,这种不划算,且毫无预期的买卖,不知道胜负的买卖,韦宝也不想做。

    韦宝来朝鲜是刮油水,讨便宜,打入朝鲜朝政,取得自己一方势力集团的,而不是来送人头的嘛。

    未到子时,子时前的一个时辰,韦宝这边的山坳附近有动静了。

    “总裁!总裁!”林文彪和谭疯子来到韦总裁的马车前,轻声的想叫醒韦总裁。

    韦总裁正躺在王秋雅的大腿上睡的正香。

    韦总裁没有醒,王秋雅一下子惊醒了,推开了马车门,“什么事啊?”

    “有急事!”谭疯子忍不住道。

    王秋雅知道,他们这么晚,这样惊醒总裁,肯定有急事,不敢怠慢,只得冒着总裁惊醒之后生气的危险,摇了摇总裁的胳膊,轻声唤道:‘总裁!’

    韦宝迷迷糊糊的,醒不过来。

    韦宝本来睡觉就很死,只要睡着了,一般雷都难以打醒他。

    更何况此时才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最瞌睡的年纪。

    王秋雅摇了快一分钟,韦宝才醒了,一下子睁开眼睛,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林文彪和谭疯子见韦总裁醒了,谭疯子急忙道:“总裁,发现敌情,距离咱们三里路,有几百人的隐伏在暗中,像是在埋伏!”

    韦宝一下子坐起来,“拿地图!”

    谭疯子早有准备,摊开地图:“就是这里!”

    韦宝奇道:“这是李适的人马,还是张晚的人马?为什么会埋伏在这里?”

    “看样子是张晚的人马,这个时候开始埋伏,我觉得很诡异,似乎是有确切的情报,要等着打李适的伏击!我猜测,很有可能是张晚的人已经策反了李适一方的人!否则不会三更半夜打埋伏!李适的人马,很有可能今晚上有大动作!”林文彪道。

    谭疯子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这样的话,李适要吃大亏啊!很有可能就死在今晚了!”韦宝一惊。脑子开始快速的思索整个局面。

    韦宝虽然以前隐隐约约的知道一点李适叛乱的事情,但是因为他的重生穿越,历史多多少少会有一点改变的,每个人的结局不可能一尘不变。

    而且,李适也不是崇祯,不是什么历史上的核心关键人物,这种人的具体事发时间,韦宝根本不清楚,更不清楚李适的结局是咋样的,所以,他此时完全没有预判能力。

    想了一会儿,韦宝问道:“你们有什么看法?我们要救出李适!但不能提前救,也没法提前救!只能在打的过程中救,而且,咱们自己不能有所损伤。”

    虽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但是韦宝会提要求,而实际上,他就是团队中专门负责提要求的。

    “这倒是不难,就等他们打起来之后,咱们从后面吃掉这股埋伏的兵马,为李适大军打开一道口子就是了!只怕到时候联络李适的时候,他不知道咱们是什么人,不敢相信咱们啊。”林文彪道。

    谭疯子也点头道:“最怕把咱们也当成张晚的大军,跟咱们拼命。”

    “走一步看一步吧!争取抓住这伙埋伏的五六百人的军队的将领,押着将领去找李适,他走投无路之际,应该能做出判断的!即便是不敢轻易相信我们,至少会有一个防备了!咱们可以后撤,放他们离开!”韦宝道。

    林文彪和谭疯子觉得还是总裁的这个主意最为稳妥,一起答应。

    有了方案就好办了,谭疯子遂下去指挥部队准备!

    以宝军的军力优势,面对兵力相当的敌军,又是在突然发起偷袭的情况下,可以说稳操胜券!

    林文彪和谭疯子去安排之后,韦宝看着自己的地图思索。

    “你睡吧!”韦宝看了眼瞪着大眼睛,守在自己身边的王秋雅。

    王秋雅轻轻地嗯了一声,“我不要紧,我陪着总裁。”

    韦宝又看了一会儿,现在情报不全,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遂道:“我也睡!睡吧!但愿又能躺赚!”

    对于韦宝来说,他的一切,还真的都是躺赚来的,除了最开始集结团队的时候出了点力气,之后就一直是以领导人的姿态提提意见罢了。

    天地会统计署的能量再大,还没有大到掌握朝鲜叛军和朝鲜官军具体作战部署和具体人事情况的能力。

    若是一切都了如指掌,那不是人了,是老天爷。

    很快,到了子时!

    这是一个十分寂静的夜晚,寂静的连猫头鹰的声音都没有。

    秋风瑟瑟,只有没有树叶的枯枝被风吹动,发出的一些沙沙声响。

    韦宝和王秋雅并不冷,两个人裹着毛毯,依偎在一起。

    虎皮毛毯格外牛逼,别说这个天气,就是寒冬腊月的冰天雪地,在野外也足矣御寒。

    这么紧张的时候,韦总裁忽然来了兴致,在毛毯中与王秋雅做了一场,马车吱嘎吱嘎的晃的厉害,晃的外围的总裁秘书处的美女秘书们,以及已经编入了总裁秘书处的一群朝鲜宫女,都口干舌燥的。

    尤其是金尚宫,昨日才刚刚被公子临幸过,正是食髓知味,渴盼再次获得恩宠的时候呢,对于公子那边的动静格外的敏感。

    金尚宫这一晚都没有睡着,刚才总裁的卫队走了,不知道去干什么去了,现在总裁身边只有几十人。

    然后,现在总裁的马车又这种摇晃法子,摇动的她的心都在轻颤。

    金尚宫无声的叹口气,将扑在地上的毯子裹得紧了一点,将眼睛蒙住,尽量不去看。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就在韦总裁的马车摇动的最激烈的时候,喊杀声想起来了!

    此时,李适与韩明琏的大军已经冲入了朝鲜大将军张晚设下的伏击圈。

    而李守白与奇益献的人马在到了伏击圈外围之后,便不再进去了,悄然后退了几里路,原地等着。

    李适和韩明琏在发起进攻之前,不见李守白和奇益献的人马跟上,却也来不及联络了,以为发动攻击之后,他们自然会跟上来的,就按照原定计划,对张晚的大营发起冲锋了!

    喊杀声中,李适和韩明琏的大军攻击很顺利,冲入了张晚大营。

    这是一座空的营地,然后是四面喊杀声!

    李适大惊:“不好!中计了!快撤!快撤!”

    李适身边的李和韩明琏等人也惊惧的大叫:“快撤!快撤!中计了!”

    却哪里还来得及!?

    一排排的火箭落下,整个大营瞬间成为火海。

    四面八方都是官军的包围圈!一起向李适和韩明琏的大军收缩。

    “父亲,快命令向一个方向突围吧!”李吓得大声道。

    韩明琏也道:“怕是有人提前泄密了!赶快向一处突围!”

    李适此时头脑一片空白,哪里想的到向哪边突围?“原路退吧!先与李守白和奇益献的人马会合!”

    韩明琏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李适大军遂在李适的命令下,拼死往原路退却。

    这一点,早就在张晚的预料之内,所有的包围都是向李适大军退却的路上安排的。

    李适也没有办法,不往原路撤退,就只能继续正面冲锋,那样的话,他将越来越深入,再想回到汉城,就绝无可能了。

    只要能带着残部杀回到汉城,休整兵马,还是能够一战的,只要有汉城在手,他就没有败。

    “他们开始了!咱们也开始吧!”谭疯子早就等不及了,对身边的林文彪道。

    因为林文彪才是这趟的总指挥,谭疯子又是配合行动的。

    林文彪道:“还是你做主吧!这趟都是你们总裁卫队的人马,又没有几个是我统计署总署的人。”

    “那好!给我打!”谭疯子大声下令!

    因为事先说了,尽量少投掷手榴弹,宝军的手榴弹实在是太金贵了!

    所以大家以冷兵器白刃战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