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526 贞明公主】
作者:轩樟
    “主要得看各方势力!既得拿下这个李,控制李。还得控制一派势力,使其成为咱们自己的势力!”韦宝闭上眼睛,靠在靠背上,轻声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具体会怎么样,现在还不好说,赶紧睡一觉是正经事,今天搞到这么晚!”

    王秋雅轻轻地嗯了一声,“总裁,你睡我腿上吧?到了地方我叫你。”

    “呵呵,你怎么想我谁你腿上?”韦宝没有睁眼的笑王秋雅。

    王秋雅粉脸羞红,“那还不是为了让总裁睡得舒服一点嘛。”

    “不知道朝鲜女人是什么味道?”韦宝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上一世,韦宝是华国丝一枚,朝鲜的女人,也就是韩国伦理片里面看看,具体的味道,上哪儿知道去啊?

    现在来到这个时代,可以说是原汁原味,大一统的朝鲜女人滋味了。

    王秋雅本来还柔情蜜意之中呢,猛然听见这么一句,顿时粉脸由羞红,转为微微有些吃醋,轻声道:“总裁又动花心了吗?朝鲜女人和大明女人有啥不同?还不都是女人呗。看那个瞎了眼的光海君的宠妃,朝鲜女人应该不如咱们大明的女人好看吧。”

    韦宝呵呵一笑:“嗯,应该是这样的,光海君的宠妃是有点丑啊?放在大明,给个里正家啊,甲长家啊做小妾,恐怕都很勉强。放在原先的金山里,也就是中等偏上,至少有十来个有那等姿色的,是吧?”

    王秋雅轻轻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这是韦宝头一次跟她谈女人,似乎韦宝现在越来越把她当成普通的侍妾了。原来还时不时的哄哄她呢。

    不过,王秋雅还是高兴多过不高兴的,她算是看透了,韦宝随着势力不断发展,将来的女人搞不好比皇帝的三宫六院还多!轮也轮不到她吃醋啊。

    只要能一直留在韦宝身边,她就已经很满意了。

    王秋雅更多的还是担心韦宝的身体,心想你比我还小一岁,成天想着这些事情,不好吧?以前可没有发现韦宝是这样的人啊。她家和韦宝家是邻居,十五年来,王秋雅像是越来越不认识韦宝了。

    朝鲜人的办事效率很高,韦总裁的车队进入公州城,并且抵达朝鲜王室行宫门口的时候,朝鲜人已经将行宫南苑腾出来了。

    南苑一般是朝鲜王的大妃和贵人们住的,带有花园的宫殿群。大明使臣的不期而至,只能让这些朝鲜王的女人们火速搬离。

    大晚上的,这些贵妇和宫女太监们接到命令被迫搬离,都很心酸。

    李并没有等韦宝的车队,已经进入行宫了。

    等韦宝进了为他安排的宫殿,还不能马上休息,他的卫队要里里外外检查一番,确保没有一点危险!

    有金内官在,金内官对于朝鲜这些宫殿的布局很清楚,事情会简单很多。

    “这是行宫,没有什么暗门,而且这里是南苑,是给大妃和贵人,还有嫔妃们住的地方,布局相对简单很多,注意一下各个宫殿旁边的成排小屋就行。”金内官对林文彪道。

    林文彪点个头,吩咐底下的统计署总署的特工,按照金内官说的要点去查验各处。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韦宝有点犯困的站在宫殿门口,仰望着天上并不存在的月亮,今晚的天色其实还不错,满天星光,却唯独没有月亮,很奇怪的天气。

    有时候就是这样,云不多,却刚刚好能挡住月亮。

    就像是人在逆境中,说不定就有一点好事过来。在顺境中,说不定就有点风波靠近。

    就在总裁卫队的人检查完成,韦宝要进入宫殿休息的时候,来了一名朝鲜王宫的女官,并且带了二十名姿色都很不错的宫女过来。

    “使臣大人,我们是殿下派来服侍大人的。”那女官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显得很沉稳。

    韦宝看了眼金内官,金内官面无表情,这种事情,别人没法为公子决断,要不要,都随便你啊。

    韦宝又看了眼林文彪,韦宝其实是有点想要的,还没有试过朝鲜女人的滋味嘛,但是又怕会给统计署增加工作难度,既然是李派来的人,肯定有监视他一举一动的意味在。

    林文彪明白总裁的意思,对那女官道:“你们是派来服侍我们公子的,还是送给我们公子的?若只是暂时的,我们不需要!我们公子有自己的侍女。”

    “殿下说,若是使臣大人喜欢,可以将我们都留下来。”那女官回答道。

    女官生的不错,虽然在韦宝的众多女人当中无法达到中等颜值,但是跟范晓琳的颜值也能拼一拼的,在朝鲜女人当中,实在是要算是美女等级。

    这些女人一看就是宫中的宫女,韦宝也很想尝一尝当朝鲜王的待遇到底是怎么样的?

    韦宝冲着林文彪点点头,意思是要了!

    林文彪遂安排了统计署总署的几名女特工和她们在一起,防止这些女人有机会向外界传递关于总裁的消息。并让几名女特工对这帮朝鲜女人进行一个全面搜查,看看她们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古怪东西。

    这些人照例属于总裁秘书处管。

    王秋雅道:“你们既然是送给我们公子的人,以后要听话,要熟悉我们这里的规矩!不得做出任何不轨的举动,否则必定严惩。”

    一群朝鲜女人行礼道:“是。”

    王秋雅看出来韦宝想尝试一下当朝鲜王的滋味,遂接着道:“公子的饮食起居,你们可以按照对待朝鲜王的标准对待。”

    一群朝鲜女人再次行礼道:“是。”

    韦宝对李的这一安排感到满意,没有送银子,先开始送女人了,不错,不错。

    这一觉,韦宝睡到了隔日的中午。

    韦宝不能熬夜,不熬夜的话,一般半上午会自然醒,但是一熬夜,至少要睡到中午或者下午。

    朝鲜的女官和二十名宫女随同总裁秘书处专门服侍总裁起床的几名美女秘书一道进来。

    通常都是王秋雅亲自服侍总裁起床,另外有四到五名美女秘书会从旁配合,今天加上这些朝鲜女人,阵容就庞大的多了,一共二十多人,快三十人了。

    因为王秋雅之前有吩咐,一切按照对朝鲜王的待遇,所以这些朝鲜女人分成整齐的两个纵列进来,人人手中拿着服侍起床的器具,并且整齐的一起深鞠躬。

    韦宝一汗,你们太爱鞠躬了,我这活的好好的,又不是追悼会啊。

    不过,韦宝并没有说什么,觉得挺稀奇,挺好玩的。

    王秋雅和几名美女秘书也在一旁默默的看。

    女官让韦宝坐到床边来。

    韦宝依言坐了。

    然后一名宫女用拧干干净的布巾为韦宝擦脸,一点点的轻轻碰触,似乎韦宝的肌肤是婴儿一般娇嫩的肌肤一般。很细致,很轻柔,挺舒服的。

    通常都是王秋雅拧干布巾,然后韦宝自己擦脸,他还是头一次连擦脸都由人服侍。

    然后是一名宫女用一块干净布巾放在韦宝的口鼻处,轻声道:“请公子擤鼻涕。”

    韦宝一汗,“我没有。”

    “没有也可以做这个动作,睡了一晚上,可以让藏于鼻息中的秽物排除。”宫女轻柔的回答道。

    韦宝嗯了一声,决定不破坏别人的规矩,用力擤了一下并不存在的鼻涕。

    “祝公子早上安康。”一群朝鲜宫女齐声道,并且是边说边深鞠躬来着。

    韦宝憋着笑,什么表情都不发出来,静静的看她们表演,暗忖大明皇室应该也是这些套路吧?王室皇室是真的会享受啊,估计不少达官贵人家里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然后有宫女那漱口水给韦宝漱口,有人为他梳头,扎发髻。

    其实这些事情与王秋雅她们做的也差不多,只是朝鲜王宫的宫廷女人更加细致轻柔一些,似乎在做一件很严肃,很神圣的事情一般。

    再然后是朝鲜女官经过王秋雅的许可后,让几个朝鲜宫女捧着韦宝今天要换上的衣服,她要为韦宝穿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韦宝问道。

    “回公子的话,我没有名字,我本是祖上的尚宫,别人都叫我金尚宫。”女官答道。

    韦宝一汗,有了一个金内官,又来一个金尚宫,是不是朝鲜人有一大半姓金啊?姓金的人真的这么多吗?

    韦宝点了一个头,并没有说什么。

    金尚宫一个深鞠躬之后,拿过一件穿在里面的半内衣为韦宝穿上。

    她的动作很轻柔,速度却并不慢,像是会变戏法一般,一下子就为韦宝穿好了这件半内衣。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啊!

    韦宝、王秋雅、韦总裁的美女秘书们,都是这般想法。

    虽然只是一个穿衣服的简单动作,但是大家都看出这个十七八岁的金尚宫真的很有经验,在帮人穿衣服这块,绝对是大拿。

    韦宝偷偷看了眼这个叫金尚宫的朝鲜女官,但见她身穿蓝绿色的朝鲜宫廷服饰,完全没有什么装饰,高高的长裙,一直束到胸口。黑亮的头发,整整齐齐的盘与后脑勺,整个人普天壤其无俪,比圆脸稍微长一点的脸型,大大的双眼皮,挺翘的小巧鼻梁,嘴唇薄厚适中,挺漂亮的。

    虽然朝鲜女人整体比大明第一个甚至两个档次,但也绝对不是没有漂亮的,韦总裁对这个金尚宫就挺满意的。至少可以吃的下去,不会看一眼就没有了兴致。

    韦宝身边的女人,都有各种的花香,主要喜欢泡花瓣澡,而韦宝使劲闻了闻金尚宫,金尚宫身上似乎啥气味也没有,只有淡淡的布料味道。

    金尚宫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在闻自己的身子,却并没有一点表情变化,依然是面无表情的,甚至连脸色都照旧,没有红或者白。

    穿上面的半内衣还好,穿外裤的时候,韦宝就有点憋不住想笑了。

    因为王秋雅她们虽然也会为他穿裤子,但是不会太过触摸他的肌肤。

    而这个金尚宫帮穿裤子的时候,手像是抚摸一样,要从脚往上抚摸的,甚至到了韦宝的重要部位,都会碰触到,要帮韦宝的衣物乔好,乔到位,乔的一点点空隙都不存在。

    这也太细致了吧?若不是这个女人至始至终一点表情都没有,韦宝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在故意色自己呢。

    终于,韦宝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公子,是不是我做的哪里让公子不舒服了?”这个金尚宫的汉语也很流利。

    “没有,你做的不错,你们都会说汉语吗?”韦宝问道。

    “都会的,我们都是官家的女子,家里出了事,才从小放入宫中的。”金尚宫答道。

    韦宝点点头,暗忖这片朝鲜宫女果然都是高质素的,看样子,李为了讨好自己,下了重本啊。

    韦宝然后调整好站姿,忍受着有人碰触自己皮肤,引得他想发笑的冲动,继续由着金尚宫为他穿衣。

    朝鲜王都能受得了,没道理我受不了啊。

    韦宝没有想到自己到古代之后堕落的这么快,堕落到连洗脸穿衣服,都完全不动手了,只需要站直坐好,像个稻草人一般就可以了。

    洗漱,穿衣之后,是用饭时间。

    这顿饭也不知道该算早饭还是算午饭,因为要按照朝鲜王的标准,所以早中晚饭都是差不多的,每顿都是上百个菜!好在朝鲜人的碗碟比大明的普遍要小一些。

    韦宝看见装食物的都是金碗金碟子,金筷子,不由问道:“这些餐具也是李送的?”

    林文彪点头道:“是,公子。餐具和食材都经过严格检查,没有问题。我们的厨子之后做简单的朝鲜菜,不是正宗朝鲜菜师傅,所以李还送给我们几名朝鲜御厨,这些菜就是我们的大厨在朝鲜御厨的指导下做出来的。”

    韦宝嗯了一声,虽然对于朝鲜菜并不感冒,但这是宫廷菜式啊,而且看上去还不错,也还是有点跃跃欲试的。

    负责韦宝吃饭的,仍然是刚才负责韦宝洗漱穿衣的二十名宫女。

    她们居然每个人都有事情做,或者负责汤,或者负责果品类,或者负责熟菜类。

    全部都是跪着的。

    金尚宫跪在韦宝身边,用眼神等待着,公子说开饭,她才能开始喂饭。

    韦宝明白意思,对金尚宫点个头。

    金尚宫先夹了一块类似烧麦一样的东西放在韦宝嘴巴边上。

    韦宝张口,金尚宫小心翼翼的将那食物送入韦宝口中。

    韦宝嚼了嚼,有点怪怪的,因为林文彪说全部食物都已经仔细检查过了,并不担心有毒什么的,只是不太适应棒子的口感。

    却也不难吃。

    “咳咳。”因为食物比较干,韦宝咽下去之后,干咳了两声。

    金尚宫急忙无声的看向一名宫女,那宫女立刻跪着起身,双手捧着一碗汤,捧过头顶站起身,小碎步的到了金尚宫身边。

    金尚宫两只手接过那碗,然后用长柄的金汤勺勺了一瓢汤,放在韦宝嘴巴边上。

    韦宝这回有经验了,只是微微张嘴,然后那勺汤就准确的进入了韦宝口中。

    呃,还以为是汤,原来就是清水啊,真能搞。

    韦宝喝口水之后,暗忖这样真的挺享受,却很费事吧?吃个饭都弄的这么隆重,久而久之,自己吃饭的技能是不是都要退化了?

    不过,真的享受了这个过程之后,韦宝更理解了,为什么王室或者皇室的后代,不管怎么教育,怎么有才,总体而言,都是不断退化的趋势,不会做最基础的行为了呀,能不退化吗?

    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近一个钟头,这还是韦宝咀嚼吞咽的速度快!才能这么快吃完。却也远比韦宝平时吃饭的时间耗时多的多了。

    吃完饭,韦宝决定四处走走,这座南苑不是很大,却也不小了,足有十个足球场大!有五座宫殿,还有一个人工湖,大片的树木植被,花园,园景很不错。

    因为韦宝去过大明京城,进过紫禁城,所以不自觉会拿大明皇宫与朝鲜的王宫比较。

    规模和气势上,二者自然不是一个等量级,等于是拿坦克和自行车比较。

    不过,小也有小的好处,在北国,居然弄出江南园林的味道来,韦宝还是蛮喜欢朝鲜这些低矮的建筑群,和园林式样的宫殿风格的。

    “今天天气不错。”韦宝站在一座小桥上,四处看了看,对身边的王秋雅道。

    王秋雅微微一笑:“总裁难道不急着做别的事情吗?真的有心情欣赏风景?风景再好,也不是咱们的吧?”

    “那说不准哦。”韦宝只说了半截话,他觉得真的说不准,等自己实力强大了,把朝鲜收了,问题应该不大吧?在历史上,大明被建奴弄趴下了,朝鲜归了建奴,他现在就算没有能力把建奴弄趴下,但是辽南一旦成长起来,离朝鲜这么近,控制朝鲜,甚至拥有整个朝鲜,并不是不能想的事情。

    王秋雅明白韦宝的意思,掩口噗嗤一笑。

    韦宝笑道:“你笑什么?不相信?”

    “相信,怎么会不相信?”王秋雅道。

    “我让我们的辖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人口增加了900倍之多,从原先金山里周边总共四个里,五千多人,一下子增长到了450多万人口!同时让这么多人有饭吃,把他们的人均寿命由30岁左右,一下子提升到65岁!仅此一条,不但在华夏,甚至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空前的,或者也是绝后的!天地会大力办学、振兴教育、发动老百姓开展“扫盲运动”,让辖区内的文盲率,在不到一年里由99%以上缩小至不到20%!这一扫盲速度和扫盲人口数量,创造了人类历史最高记录!我们辖区在一夜之间消灭“黄赌毒”,让老百姓勤俭向上、拾金不昧、夜不闭户、争做无名英雄,创造了人类精神文明史上的最高境界!韦家庄和辽南的物价不但没有上涨,而所有人的收入增加了一倍!我可以让老百姓不要工钱,义务修建了上千座水库和无数的河流渠道,使辖区内风调雨顺、旱涝保收。而且我们还有数以亿计算的银两财富!我们可以说,已经完成了步入工业化打底工程!只要拿稳辽南,建立了自己的工业体系,拥有高、中、低的工业链体系,就是这个时期打下的基础。和国民经济体系,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先进技术的尖端科技强国之列。那么,一个朝鲜又算什么?”韦总裁自豪的对王秋雅道。

    王秋雅本来还觉得朝鲜很大,韦总裁初来乍到,只是看了看景色,可能是即兴之作,发两句豪言壮语而已。

    但是听韦总裁这么一分析,王秋雅也觉得,朝鲜再大,韦家庄和辽南合起来,也已经不比朝鲜小了,富裕和发达程度,更是远远超出,只要将建奴赶出辽南,只要毛文龙和建奴给总裁留出足够的时间,将朝鲜收入囊中,似乎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我相信总裁一定能做到的!”王秋雅目光灼灼的看着韦宝。

    韦宝微微一笑:“怎么?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你男人很帅?”

    “总裁英俊,世间少有。但是外貌不代表什么,最重要的是总裁的智慧,和宏图大志!总裁就是我心中的朝阳。”王秋雅情意绵绵道。

    韦宝呵呵一笑,自己都被王秋雅赞美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哪里有什么智慧哟?不过是比这个时代的人多了三百多年的见识罢了。

    宏图大志是有点的,不过,有宏图大志的人多了去了。

    就在韦总裁与王秋雅一边欣赏风景,一边闲聊的时候,林文彪来报:“总裁,朝鲜的贞明公主来了,在南苑门外嚷着要见总裁,引来了很多公州的朝鲜百姓围观。”

    “贞明公主?是不是那个被我打伤的洪柱元的妻子贞明公主?”韦宝的记性不错。

    “不错,就是那个贞明公主,朝鲜的正牌公主只有她一个。贞明公主是李的嫡亲姑母。”林文彪道。

    “嗯,她想干什么啊?连李都对我低声下气的,她敢来我这里找麻烦?再说,那个洪柱元,我只是让人掌嘴和杖责屁股罢了,又没死,大不了多养伤个几个月就没事了吧?打都打了,她还想怎么样?”韦宝有些不耐烦道。

    “我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她说要讨个说法,一直在门外闹事。另外洪柱元好像不是养伤几个月的事情了。”林文彪道。

    韦宝没有等林文彪说完,暗暗一惊,嘴道:“怎么?洪柱元被打死了?身子板这么弱?”

    “那倒是没有,好像是……”林文彪也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韦宝一汗,吞吞吐吐的,“说啊。”

    林文彪看了眼王秋雅,又看了眼金内官和金尚宫等人,才继续对韦宝硬着头皮道:“蛋被咱们的人打碎了好像,以后怕是废了!比太监还惨,而且行动不便。”

    “啊?”韦总裁脑门掠过三道黑线。这真不是自己的初衷,他只是看洪柱元嚣张,又想摆一摆下马威,给金等朝鲜大臣看,这才让打的洪柱元,却也没有想过要把他一个驸马打成废人嘛。

    金内官和金尚宫仍然是面无表情,王秋雅也忍不住轻轻地哼了一声的惊呼。

    大家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蛋蛋都被打碎了,想想都可怕,这得多疼啊?

    “要不然,我让人将她轰走吧?她是朝鲜的公主,硬来的话,怕引起很大民愤。”林文彪向韦总裁请示道。

    韦总裁也觉得这事情似乎很棘手了,也暗暗后悔,不该让人狠狠打洪柱元,主要是打的下数目太多,杖责的木杖太厚重了,打一百下,没打死都算大幸。

    “让她进来吧!在门口闹事不好看!”韦总裁想了想之后道。

    “但她进来以后怎么办?她肯定是找总裁麻烦,也不可能跟她说通道理的,她现在似乎很想找总裁拼命。”林文彪道:“这个朝鲜公主可不能随便对待啊,否则真的很难收场。”

    韦总裁皱了皱眉头,知道林文彪说的不错,“可不让她进来,又能怎么样?事情已经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咱们这边不是有宫门通李的正殿吗、实在不行,就把这女的绑了,给她侄子李送过去!”

    林文彪只得答应道:‘是,总裁。’吩咐人去将朝鲜的贞明公主引进来。

    贞明公主并没有带打手来,跟随她身后的是十多人,两个纵列的宫女。

    贞明公主很漂亮,颜值几乎与王秋雅不相上下,虽然比不上吴雪霞的绝代风华,赵金凤的国色天香,却也足矣称之为美女了。

    雪白的鹅蛋脸,身穿一件葱绿底印花缠枝宝瓶图样妆花缎立领窄袖夹衫,逶迤拖地玄青色妆花蝴蝶纹长裙,身披团花韩仁绣广陵。乌亮的秀发,头绾风流别致参鸾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嵌[红]宝石压鬓笄,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景泰蓝手镯,腰系闪绿双环四合如意宫绦,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囊,脚上穿的是并蒂莲花小靴,整个人显得窈窕淑女出水芙蓉。

    离得很远,韦总裁似乎都能闻到贞明公主身上有股幽幽的清香冲过来。

    可能是因为人漂亮,所以能脑补出香味来?

    韦总裁本来是抱着对待一件麻烦事情的心态对这个贞明公主的,但是当贞明公主到了离他三米远的地方站定,韦总裁的心态改变了,觉得闲来无事,与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女说说话,好像也蛮不错。

    “你是大明使臣?”贞明公主面若寒霜,看不出任何的愤怒,但语气冰冷刺骨。

    韦总裁能感觉到她的愤怒,极致的那种愤怒,这么愤怒的时候,依然能表现的面无表情,棒子国的人,的确厉害!

    韦总裁没有回答贞明公主的话,依然抱着男人欣赏女人美貌的眼神欣赏贞明公主。别说没有将洪柱元打死,即便打死了,韦宝也不会往心里去!昔日在现代,自己身处社会最底层,别说和洪柱元这种顶贵族接触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将人打死了。现在能打死一个贵族,也算是一种享受!

    韦宝的想法,很是有些变态。

    “看来就是你了!这里是朝鲜,即便我夫君有所冲撞,也由我朝鲜王上处置!”贞明公主冷冰冰道。

    韦宝怕撒泼,倒不怕讲理,也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冰冷,让自己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像是一个复读机发出的机械音:“我是大明使臣,有责任维护大明的威严,这是其一,何来无权处置?李没有得到大明朝廷的正式册封,大明是朝鲜的宗主国,朝鲜只是大明的小小一个地区,李何来的权力凌驾我之上处置?我直接为李处置了洪柱元,那是帮你们朝鲜。你身为公主,这点道理想不明白吗?你不要把自己摆在洪柱元妻子的位置,你应当首先把自己摆在朝鲜公主的位置!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心里应该首先有朝鲜的老百姓!有朝鲜的朝廷体面。”

    贞明公主一怔,本来是来找这个大明使臣算账的,看见这个大明使臣这般年轻,更是底气十足,却忽然被对方说的没有什么话说了!这令她措手不及。

    “我夫君说的都是实话,哪里触犯了大明的威严?你们凭什么夺我们的江华岛?江华岛是朝鲜的!让你们让出来,并且释放我们的兵士和将领,有什么问题?”贞明公主脸上出现了愤怒的表情。

    韦总裁淡然道:“朝鲜是大明的!是你们先打了我大明的军队,我们自然有权给予惩戒。这点,等同于你的夫君!还有,这些事情轮不到你们过问,要问也是李问!难道你们朝鲜人没有尊卑?都不知道轻重吗?是不是以后朝鲜的事情,每个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大声责问宗主国使臣?”

    贞明公主为之气结,想到才成亲不久,这段时间因为战事紧迫,而没有享受过新婚生活的夫君,更是悲伤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