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525 韦总裁住进公州城朝鲜王室行宫】
作者:轩樟
    韦总裁嗯了一声,听林文彪这么说,就彻底放心下来了!

    抓住李适与朝鲜王庭的军队对峙的大好机会,先熟悉朝鲜朝廷,再找机会收服李适,从而手朝鲜朝局,介入朝鲜政局,控制朝鲜或者说影响朝鲜事务,这是韦总裁要做的事情。m.

    韦总裁因为重生穿越的关系,虽然对于历史大事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有不少小细节还是有细微的改变的。

    就比如,李适同朝鲜官军对峙的时间到底是多久,他就说不好,也没法查证,只能密切的关注,只能紧锣密鼓的进行自己的计划。

    林文彪是一个很谨慎的人,连林文彪都说没问题,那就是真的没有问题了。

    韦总裁坐在他的豪华马车内,这部拥有电镀工艺,还镶嵌了金饰银饰的豪华马车,代表的是韦总裁的身份,走哪儿都带着。

    韦总裁身边坐的是王秋雅。

    林文彪和金内官则站在马车外面。

    本来作为前朝鲜王,光海君李珲身边的人,金内官是不应该跟着韦总裁这样到处在朝鲜走动的。

    但是韦总裁自信自己保住金内官没有问题,他不信有人敢动他身边的人。

    金内官本人也不怕,这种太监最大的好处就是,一旦认了新的主人,一切又会慢慢复原,一切为了主人服务,这是他们的毕生使命,只要不死,他们就适合,就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

    太监不可一日没有主人!

    所以,不可能有太监妄想称王称帝,都是拍电影,写小说,乱加工的。太监要是利欲熏心起来,顶多幻想只手遮天,无法无天,捧一个傀儡把持,那已经是极限了,绝不会想什么取而代之,登上皇位这种事情。

    所以,连韦总裁也发现了身边跟着太监的好处,很多既不方便女人去办,也不方便男人去办的事情,都有人办了。

    所以,曾经很批判太监这种现象的韦总裁,在融入了这个时代之后,也未能免俗,也用起了太监!

    因此,很多后世人对古代的陋习,指指点点,只是因为没有进入那个时代的情境,没有将自己放在那个时代的阶层的人的位置,如果自己是一个古代社会的上等人,恐怕会做更多自己以前无法想象的事情。以前觉得不可思议,看不惯的事情,都会慢慢适应,甚至乐在其中。

    韦总裁在公州城外的马车中,优哉游哉的欣赏漆黑的夜晚,谈不上景致,但是韦总裁此刻的心情是还不错的,因为来朝鲜之后,他隐隐约约的觉得,这趟朝鲜之行的任务难度,应该不属于地狱级,或者很难的级别,也许是简单,或者中等难度吧。

    策马奔驰的金可就没有韦总裁这么悠闲了,拼命的狂奔,到了朝鲜王的行宫门口。

    好在他是很多人认识的大臣,又是李宠信的大臣,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要是换做旁人,这一路的查验身份,至少要五六次,得耽误很多时间!

    “赶快!明廷的韦公子已经到了城外,要即刻求见祖上!”金有点神经错乱了,气喘吁吁的下马,之后气喘吁吁的低吼,对着行宫门口的朝鲜兵将低吼。

    “金大人,这么晚?陛下一定已经安寝了!非要这么晚求见吗?”守门的将军疑惑的问道。

    “没有时间多嗦了!赶快往里面传信!他是大明朝廷的使者!他说半个时辰,我们要是不开城门让他进来,他就返回大明!到时候祖上得不到大明朝廷的册封,这个责任你来负责吗?”金粗着脖子,蹙着眉头,快速而厉声的,近乎嚷嚷的道。

    守门的将领闻言,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怠慢,急忙说声:“请稍等!”然后飞奔着进入行宫大门,去帮忙找人通报了。

    朝鲜的宫殿虽然比起大明王朝的来说,都是又小又矮的,规模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但是规矩并不比大明王宫少,也是要一层一层通报的,从最外面的宫门,通报到李的寝宫,至少要经过五个人的嘴巴。

    金为了争取时间,稍微夸大了韦宝的身份,韦宝顶多说是代表蓟辽督师孙承宗而来,但是金却说成了代表大明朝廷。

    这一说法,虽然相差不是特别大,其实已经很大了!

    蓟辽督师可不能与大明朝廷画等号!

    最关键的是,以前大明派人来朝鲜谈事情,至少都是辽东巡抚一级的大员,再陪伴个辽东这边的知府,副将一级的将领等人过来,可从来没有毫无官身的人跑来充当大明王朝使臣的惯例啊!

    金一方面是被韦宝逼的,不顾一切的想争取时间,生怕韦宝真的会在半个时辰之内没有放他进入公州城池就打道回府!另外也真的是被韦宝的气质给‘骗过去’了,觉得韦宝的确很有气场,一点不像少年,肯定是非富即贵,背后有很大的势力!否则,寻常的少年,怎么可能是大明一品官,内阁大臣,蓟辽督师的弟子呢?

    搞不好,韦宝家里人更牛!

    金和朝鲜王庭自然是弄不懂韦宝的身份来历的,不清楚韦宝的家世背景。倘若知道韦宝的爹娘只是辽西的普通乡民,现在就不是这么慎重的态度了。

    李此时已经熟睡,但是李的内官闻听了太监对金的话的转述之后,知道事情重大,不敢耽搁,还是硬着头皮,在第一时间去惊动李。

    “祖上!祖上!”内官压低嗓音,又想把李叫醒,又不敢惊扰了李,这个分寸,也的确是很难把握。

    李是朝鲜王朝第16任君主,1623年生人,此时还不满三十岁。字和伯,号松窗,乳名天胤。本贯全州,生于海州,是朝鲜宣祖李之孙,定远君(朝鲜元宗)李之子,光海君李珲之侄。

    今晚陪同李睡觉的是赵贵人,赵贵人颇有姿色,十分得宠,她父亲本来是一个小吏,李上台之后,朝中大臣重新洗牌,尤其是原先当政的大北派许多重臣被杀戮,流放,清扫出了朝鲜朝廷。

    赵贵人的父亲原本只是一个小吏,也随着女婿水涨船高,担任了京畿道的训练大将,是一个很有实权的人物。

    李没有醒,赵贵人醒了,披衣下床,到了寝殿门口,推开一点门,轻声问道:“什么事情?内官。”

    “娘娘,金大人在宫门外求见,说是大明朝廷派来的使臣大人已经到了,非要这个时候入宫,而且,半个时辰之内不开城门让他进来,他就返回大明!事关重大,不敢耽搁,需要陛下立刻拿主意。”内官急忙言简意赅的复述了金的意思。

    赵贵人闻言一惊,让开身子,道:“那你进去叫祖上吧,我不敢叫的。”

    内官也不敢叫啊,把王吵醒了,谁知道王会不会发脾气呢?别说是王,换成随便一个小民,大半夜的被吵醒,都不会高兴的吧?

    赵贵人和李的内官两个人急的团团乱转,又耽搁了近一分钟,最后还是内官鼓足勇气,进入寝殿去叫李:“祖上,祖上。”他适当的提高了一些音量。

    李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叫,嗯了一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感觉光线有些刺眼,捂着眼睛,不耐烦道:“什么事情?”

    “祖上,金大人紧急求见,现在就在宫门外候着。”随即,将大明使臣来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一惊,顿时睡意全消,李是很紧张大明的,他不像光海君李珲那样对大明有诸多不满!

    因为李是推翻光海君李珲得到的王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且,光海君李珲坚持的路线,他只能反对!光海君李珲反对的路线,他只能坚持!

    光海君李珲与大明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周旋于大明和后金之间,到了李这类就不行了,李要么彻底背叛大明,否则,他就必须彻底死忠大明,与后金完全切割关系!

    因为,李上台就是打着反对光海君李珲的旗号,打着反正的旗号!对大明不忠,正是其中一条很重要的点!而且,已经在向大明朝廷请示册封的国书中用了这一条,改都不可能再改的!

    所以,李对于大明使臣深夜到访,非常认真对待!

    “快快宣金来见我!现在过了多少时辰了?半个时辰到了没有?千万不能让大明时辰就这么返回去,那样的话,就全完了!”李尽量让自己不显得夸张,尽量想保持面无表情,因为这是达官贵人该有的气度,更何况他是朝鲜的王,一定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这个时候,让李做到喜怒不形于色,明显太难了一些。

    内官急忙答应一声,快步向后退下,出了寝殿的门就急忙让亲信太监去传话,让太监带着他的令牌,直接到宫门外宣金进来!

    谁知道内官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就在寝殿里大声道:“不必派人去了!我亲自出宫与金见面!速速派人去通知两班大臣到城门外等着!”

    “是,祖上!”内官一惊,知道祖上改变了计划,急忙答应一声,并对亲信太监道:“赶快吩咐人去!快!”

    内官的亲信太监答应一声,火速小碎步退下,祖上的旨意,他听的清清楚楚,哪里敢耽搁。

    幸好这里是公州,而不是汉城,汉城比公州大好几倍,要想立刻召集两班大臣,肯定没有那么快!而公州是可以的。

    “祖上,您要亲自出城去接那个明朝使臣吗?那人这大半夜的过来,还说的这么急,什么半个时辰不让他入城就回大明,实在是很无礼啊。”赵贵人一面召唤了宫女来为李穿衣服,她也帮着李整理衣冠,一面在旁边发牢骚,“这么大晚上的,惊扰了陛下,真是的。”

    “你少说两句吧!大明是我朝鲜的宗主国,他们来的人傲慢一些也是正常的事!我初登大位,更加不能怠慢!”李自己也在急着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面训斥了赵贵人一声。

    赵贵人很好奇,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明国大臣呢?这个人可真奇怪,大半夜的到了,不如在城外驿站歇息一晚,明天再进城不好吗?为什么这么大冷的天,非要大晚上的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李穿戴整齐,乘着四人抬的轿子,露天的那种,一个劲的催促太监们快跑!

    很快到了宫门口。

    等的焦躁无比的金见祖上亲自出来了,心中一喜,急忙跪地相迎:“祖上,我将明国使臣大人接来了。”

    李担心过了时辰,明朝大臣会走,无心多说:“不必多言,我都知道了!现在用了多少时辰了?我亲自去接大明使臣!你骑马跟我走!”

    金答应一声,牵过一匹马,跟着抬着李快跑的队伍一起去。

    金没有来得及回答,暗忖,半个时辰应该已经到了吧?

    不过,按照祖上亲自去的速度,应该可能赶得及!

    在狭窄的街道上,人跑的速度还真的不比马慢!

    李心急如焚,也顾不上装气质了,不住的催促,快些,再快些!

    韦总裁也没有太掐着时间,只是让林文彪掌握时间。

    林文彪觉得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又等了几分钟,才对韦宝道:“公子,差不多到时辰了,应该不止半个时辰了。”

    韦总裁闭着眼睛假寐,嗯了一声:“车驾转向,返回仁川!”

    “是!公子。”林文彪答应一声,招呼总裁卫队、总裁秘书处、统计署总署的近四百人的队伍转向,返回仁川方向!

    “真的就这么回去了啊?”王秋雅诧异的轻声问韦宝,原本以为韦宝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呢。

    “不然呢?说了等半个时辰,就只等半个时辰,做人要守信用。”韦宝没有睁开眼睛,依然躺在王秋雅的大腿上。

    车仗没动的时候,他本来还说躺在靠背上的,车仗动起来,再躺在靠背上明显没有躺在王秋雅腿上舒服,所以韦总裁的头换地方了。

    王秋雅轻轻地哦了一声,轻轻地用两只手抱着总裁的后脑勺,以防总裁的头不舒服。

    女人的大腿,就是韦总裁最好的枕头,比乳胶枕头都舒服。真皮嫩肉系列。

    之前随同金一起去江华岛接韦宝的十几名朝鲜大臣,以及被打的浑身是血,一直没有捞到治疗的驸马洪柱元则仍然留在公州城的大门口。

    十几名朝鲜大臣人人抄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大声恳求韦公子再多等一等。

    但是韦公子的车仗依然无情的离开,走的并不匆忙,也并不只是做样子,正常速度。

    十几名朝鲜大臣在看不见韦宝的车仗和随从之后,都失神的蹲在了地上,懊恼不已,他们既痛恨韦宝的傲慢,又担心韦宝真的就这样走了,朝鲜王李恐怕再难以得到大明朝廷的册封了,又不知道会生出多少祸事来?

    这些人都是西人党的大臣,自然已经是忠心于李,希望能够安安稳稳执政的。

    大明的韦公子就这么走了,他们自然人人心急如焚。

    就在这帮人心急如焚的痛苦了十来分钟之后,朝鲜王李的车仗队伍过来了。

    李只带了百来人出来,都是强壮的太监和王室近卫亲军,所以速度不慢。

    “大明使臣呢?”李一见这些垂头丧气的大臣,还有被几个兵士抬着的,浑身是血的洪柱元,立时感到触目惊心!不由的大声询问道。

    “走了,走了有一炷香多时辰了。”一名大臣红着眼圈,哽咽的回答。

    啊?

    李和金都忍不住发出了这么一声,他们都料不到,大明使臣真的如此傲慢无礼?真的会说走就走?就一点点都不肯多留吗?

    这是儿戏吗?

    “火速追!一定要留住大明使臣!你们跑步跟上!”李立刻下令,他此刻脑子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只想着要留下大明使臣!要留下大明使臣!

    众人答应一声,李的车仗继续前进去追赶韦宝的队伍,十多名大臣可苦了,得到命令,小跑着随行!

    这些人可都是至少四十岁以上的啊,按照这个年代来说,都是半老的老头子了。

    李边让人追赶大明使臣,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城门边上,由几个兵士抬着的驸马洪柱元。

    洪柱元和公主都比李年纪轻,但是他们的辈分大,一个是李的姑父,一个是李的姑姑。

    李叹口气,虽然没有过问,但是知道洪柱元肯定是被大明使臣给打成这样的!

    这个当口,洪柱元神志不清,大家都忙着接待大明使臣,也没有人有空安排洪柱元。

    其实在半个多时辰之前,刚到公州城门口的时候,就应该安排人抬洪柱元进城找郎中医治的。

    主要因为一群去迎接韦宝的朝鲜大臣都怕再得罪韦宝,当着韦宝的面,没有人敢发话,反正都已经耽搁了这么久了,看样子洪柱元只是伤经断骨了,好像性命无虞,所以,就没人操持洪柱元了。

    韦总裁的心眼并没有那么小,韦总裁几乎已经将洪柱元的事情忘记了,又怎么会不让人去医治他?

    李带人追了十来分钟就将韦宝一行人给追上了。

    韦宝的队伍并没有走的特别快,正常速度而已,而李的队伍追的速度很快,至少是韦宝队伍的五倍以上速度,所以一下自己就赶上来了。

    韦宝知道朝鲜人肯定会追自己,却没有想到是李本人,暗暗好笑,这么一来,朝鲜人的身价就降的更低了!连他们的王,都要亲自来追赶自己,自己的身份不是被抬的更高了吗?

    “大人,请等一等!”几名朝鲜王室的近卫亲军将领策马赶到了韦宝的车仗之前,将队伍拦停。

    韦总裁一抬手,示意车队停下,他如果不叫停的话,卫队是不会停的,这几个朝鲜王室的近卫亲军将领硬生生的这般拦截自己的车仗,甚至有性命危险。

    “大人,我们王上已经到了,请大人相见。”一名朝鲜王室的近卫亲军将领下马之后,拱手躬身,对韦宝道。

    韦宝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并没有下马的打算。

    这时候,李的车仗已经与韦宝的车队接触了,但是李被四个人抬着的轿子,距离韦宝的马车,还有五六百米的距离。

    要么韦宝过去见李,要么李过来见韦宝,否则两个人还是很难相见。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打算下马车或者下坐轿的打算,一时之间僵持住了。

    韦宝看向金内官,金内官来到马车身边,轻声对韦宝道:“公子,就这么等着,他必定会过来。”

    韦宝闻言,安心了不少,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是太敢摆谱了,若是人家朝鲜王都这样亲自追来了,自己再说不等了,继续打道回府的话,那真的是实在太不给对方面子了嘛。

    韦宝不放心,李自然更不放心!看向身边的金。

    金在马上,靠近李的坐轿,两个人的高度是一致的。

    金轻声道:“祖上,他可能不会过来!您没有见那个明朝使臣,特别的傲慢无礼。刚才您看见驸马了吧?就是被明朝使臣打伤的!性情很暴戾。”

    李皱了皱眉头,“可我过去的话,我们不是太没有颜面了吗?难道要我堂堂朝鲜君王,参拜他一个使臣吗?”

    “不必参拜,祖上乘坐坐轿过去与他说话便可。”金道。

    李没有表示什么,即便是乘坐坐轿过去,还是有点不容易接受!

    这里是朝鲜的土地,这样过去,搞的好像这个大明使臣是主,他是客一般!

    韦宝和李,又这么僵持了有十分钟。

    到底还是李先退让了,李是没有办法,都等了这么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大明使臣在等他过去,而大明使臣是绝对没有主动过来的意思了。

    李是万不得已,只能过去。

    这里的道路并不宽,虽然是朝鲜的官道,但是只有大明官道的三分之二宽度的样子,甚至都还不到。

    在这个时代,大明的官道也不宽。

    古代的驿道就是后世的国道,在古代又称为官道,是由中央政府投资并按统一国家标准修建的全国公路系统,按一丈左右的标准建成,可以保证两匹马相向而行,通行无阻。

    古代驿道主要用于中央政府与地方的各种政务、经济、军事等公文信息传递、物资运输、军队调动、军队后勤补给和官员出差、调任与巡视。

    也是中央政府对边疆地区进行政治上控制的重要手段。而驿站是沿驿道设立的负责官方接待、信息传递,道路管理和军队供给的机构。

    驿道和驿站合称为驿传系统,作用相当于今天的邮政电讯、政府招待所和兵站。

    驿是古代对行省区驿传设置的称呼。台、站则指在边疆地区的驿传设置。

    在以前,驿站并不同时具备文报传递、官员接待、物资运输三项功能,到了清代的驿站则是集三项功能于一身。

    由于驿传系统在对全国统治中的重要地位,所以历代都是由朝廷兵部直接进行管辖。

    大明的官道能容纳两匹马同时通过。

    但是韦总裁的马车本身就是两匹马啊。

    还有保护韦总裁的三百多总裁卫队的士官,还有总裁秘书处和统计署总署,以及随行的厨子,郎中,这些人都算是总裁秘书处的人,合计有四百多人。

    这么大的队伍,说不上庞大,却也不小。

    所以,李想过去,还真不能乘坐坐轿过去。

    李的坐轿在得到王上的命令之后,试图过去,可总裁卫队的人并不让路。

    韦总裁回头看见了这个情况,再看向金内官。

    金内官轻声道:“公子,见好就收吧!若是真的让李下马,的确有损整个朝鲜的威仪,传出去,对于公子的名声也不好。”

    韦总裁点头,然后大声对队伍道:“你们闪到两侧,让他过来!”并吩咐自己的马车调头,正面朝着李的坐轿。

    总裁卫队、总裁秘书处、统计署总署接令,纷纷让开了道路。

    但是道路太狭窄,李的坐轿好在不大,不然还是过不来,过来的时候,四个轿夫与站在道路两侧韦宝的人,几乎都挨到了。

    李的坐轿,在这么拥挤的环境下,好像在杂耍表演,等好不容易到了韦宝的马车之前,短短的几百米,却已经用了十多分钟,快赶上他从城门到这里,追赶大明使臣的时间了!

    这大晚上的,正是最困的时候,简直是活受罪。

    李的坐轿到了近前,韦总裁仍然坐在马车里面,并没有下车的意思,王秋雅已经下了车。

    宝军用的都是煤油灯,韦总裁身边的人也全部是煤油灯,煤油灯明亮,数量多,比火把的照亮范围更大,所以视野很好。

    李坐在坐轿上,隐隐约约的能看见马车中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这下简直没有气的晕倒。

    李虽然已经知道了韦宝是大明蓟辽督师孙承宗的弟子,却并不知道韦宝的具体年纪啊。

    一定是这个人面相显得嫩!可能已经年近三十了,跟我差不多年纪,只是看上去年轻吧?李如是安慰自己。

    李看着韦宝,韦宝也看着李,隔着马车的前窗玻璃。

    不管是韦宝卫队的马车,还是他们手里的煤油灯,每样东西都让李觉得稀奇无比。

    不过,李风度还是保持的很好,面无表情。

    这似乎已经成了韦宝认识中,贵族的标配。

    面无表情加语气平淡,似乎对于再大的事情,都漠不关心。当然,被打的时候,或者看人被打的时候,除外。

    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还不说话?难道要我主动向他问候?太无礼了!就算是大明的蓟辽督师亲自到了,也是客人,也该先向我问候!我都已经让步让到了这个份上,他还想干什么?

    不管李是怎么想的,反正韦总裁打定了主意,就是不说话,要等你先开口。

    “大明使臣大人好!我是朝鲜新王李。”到还是李忍不住,先开口了。

    韦宝微笑道:“你是李,但你不是什么朝鲜新王,你的王位没有得到大明册封。”

    韦宝说完,才想起来,自己又笑什么笑啊?似乎真的太爱笑了。

    李听对方这么说,倒是并没有惊讶,似乎早就料到了。

    在李看来,反正大明的使臣过来就是挑毛病,然后尽量弄好处,给他们自己弄好处,给大明朝廷和大明皇帝弄好处,无非这样。

    李虽然初登大位,谈不上有经验,但是他身边并不乏有经验的人会跟他说这些。

    “虽然没有正式得到大明册封,但我得到众臣和百姓的拥戴,只能勉强接任大位,望使臣大人能尽早禀明大明朝廷,给我正式册封,我国上下将感激不尽。”李答道。

    “时辰不早了。”韦宝面无表情,语气很平静,学着李说话的口吻。有了一个明确的参照物,他发现做贵族,做王,似乎也不难,也就这样。

    韦宝可不想三更半夜的在这公州城外聊天。

    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冷了!

    李明白韦宝的意思,也不想这样与大明使臣在大庭广众,当着自己底下人说话。

    李觉得很丢脸,有失国体。

    “请大明使臣大人入城,城内有好的馆驿可供使臣大人歇宿。”李道。

    “我对住宿要求很高!你们国小民弱,馆驿都是破破烂烂的,我要住,至少得住你们行宫!行宫不是王宫,可以住的吧?”韦宝道。

    李一怔,金以及随行而来的一班朝鲜大臣也震惊了。

    虽然韦宝之前就对金说过要住朝鲜行宫,可没有想到,韦宝并不是随口说说的,当着朝鲜王的面,居然也这样说?行宫虽然是王的行辕,不是正式的王宫,但也是王的住处啊!你一个大明的使臣,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是太无礼了吧?

    韦宝之所以再三要求住在行宫,倒也不是贪图那点子享受,他也不是完全不能吃苦,在现代当个社会最底层渣渣的日子就不说了,吃了多少苦啊?什么艰苦的住宿饮食条件没有承受过?

    来大明之后也吃过很多苦!

    韦宝之所以要求住在行宫,是要在身份地位上,将自己拉拔到与朝鲜王李同等的高度!

    只有与李处于同等的高度,才能更好的与李,与朝鲜的王公大臣,两班大臣,世家大户们接触,才能居于一个制高点。

    而且,韦宝相信,在李与叛军相争,且没有得到大明朝廷正式册封的这个节骨眼上,李什么都会屈就,都会就范的!

    “使臣大人,没有这个先例啊!您看这样可不可以,我明日请公州这里的一位大臣,把他的宅邸让出来给大人暂住,条件一定不会比行宫差,甚至更好,如何?”李退而求其次道。

    “不,我一定要住行宫!你们这边太乱,别的地方怕不安全!你可以划一个区域出来给我和我的人住,我们不乱走动!”韦宝坚持道。

    “使臣大人!在江华岛的时候我就说过,这行不通!行宫虽然比不上汉城的王宫,却也是只有我们祖上才能住的。别人到大明去住大明皇帝的行宫,大明皇帝会答应吗?”金这个时候发声了,在江华岛的时候,他被韦宝打洪柱元的事情给镇住了,现在到了公州,他又不怕了。

    而且这个时候,不单单是之前随同金去江华岛接韦宝的十来个朝鲜大臣在场,随着李让人四处通知,越来越多的两班大臣过来了。

    “你这个例子很不恰当!”韦宝看了眼,越聚越多的朝鲜大臣,直言道:“朝鲜是大明的属国,是还是不是?李没有得到大明朝廷的正式册封,他就不是朝鲜正式的王!所以朝鲜现在是无主的!还有,大明的行宫也并不只有皇帝能住,皇帝也可以招待大臣的!就是紫禁城,也有供大臣休息的地方啊!”

    论辩才,可能没有多少人能比得过韦宝,因为韦宝不是狡辩,都是摆事实讲道理。

    有可能达成的要求才会提出来,达不成的,实在是很无礼的要求,韦宝也不会提出来。

    李看了眼众大臣,然后很快的回过头来,低头沉思。

    金也没有再说什么,在祖上面前怼了韦宝一下,虽然没啥效果,但是该做的样子已经做出来了,这也就差不多了。

    其他还有心想在祖上面前表现的忠君爱国的大臣,几乎也都是这种心思,觉得金已经这么说过了,再说也是同样的话,还是等祖上自己决断吧。

    李停了一分来钟,场面很冷。

    韦宝都是等李或者朝鲜的大臣先说话,他们不说话,他绝对不说话。

    “好吧,我可以让人在行宫划一片地方给使臣大人暂住!”李终于下定决心道:“我是怕这样做,不但朝鲜的老百姓会说我玷污了朝鲜的颜面,只怕这事情传出去,也会非议使臣大人!说大明的人不懂礼仪吧。”

    虽然李同意了,但是话中满腹怨气。

    韦宝想笑,强行忍住了,依然是面无表情,语气平淡:“任何事都难免有人非议。凡事都有两面性,反面思考是这样,正面思考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为什么不可以用舆论引导为你和大明的关系好?朝鲜对大明忠心耿耿?亲密无间?”

    李和众臣闻言,均是一汗,暗忖还是别再说了,这个使臣大人看着年轻,嘴巴是真能说,似乎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反正怎么说都是他有道理。

    “那就请使臣大人进城吧。”李仍然端坐在四个人抬着的坐轿上,虽然处处被韦宝压制,表情依然平稳,语调也很平稳,颇有些大将风度。

    韦宝事先要不是经过金内官的提点,肯定会认为朝鲜人都很有城府,不过现在不会了,韦宝知道,朝鲜的贵族就是这样的。

    而在韦宝听说当中,大明的朝堂的大员们,似乎一个个都不是这种冷静派,而好像大多数人都很激动,激动起来,随时随地会用脑袋撞台阶,当场升天。

    李说罢,遂吩咐随行的内官,速速派人去将行宫的南苑收拾整理一下,然后腾出来让大明使臣和他手下人住!

    韦宝这趟才带了三百多总裁卫队的人,和一百多总裁秘书处与统计署总署的人,共计四百多人,随便都能住下。

    关键住进朝鲜王的行宫,一来会让朝鲜王室丢脸,二来,会给他们的护卫工作增加很大的困难!

    本来只要守好行宫外围便可,现在还得另外分出兵将盯着南苑了。

    李的坐轿从人堆中退出,往前走,然后是朝鲜的两班大臣和王室的近卫亲军护卫。

    再然后,韦总裁的队伍跟随其后。

    “朝鲜人很好说话啊,居然同意让咱们住进他们只有王室才能住的行宫,这等于在大明住进紫禁城了吧?”王秋雅在重新上了马车之后,奋的轻声在韦宝耳边道。

    韦宝淡然一笑:“差不多吧!主要因为他不敢得罪我!从他亲自追赶我们的车队,我就断定这家伙会被我拿捏的死死的!”

    “那咱们这趟要从朝鲜弄到粮食的事情就好办了吧!?”王秋雅高兴道。

    “哪里有这么简单?现在只是试探了一下李的态度而已。这个人表面恭顺,但是心里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啊?还有,就算他很好摆布,他只是一个刚刚登上王位的人,朝鲜势力错综复杂!那些大臣也不见得完全听他的。而且,就算李肯配合弄粮食,金内官不是说了吗?王室手里并没有掌握多少粮食,现在又被叛军占领了汉城,被我们占领了江华岛,李手里能否掌握朝鲜朝廷粮食的半数都成问题。还有,打仗最消耗军粮了!朝鲜王室手里现在有多少粮食,恐怕李自己都不知道!”

    “还是这么麻烦啊?我还以为事情很简单了呢。”王秋雅恍然大悟一般叹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