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489 统计署做劫晋商票号的前期准备】
作者:轩樟
    林文彪会意,答道:“有十来人就够了,多了没用。”

    似乎随着总裁对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的询问,总裁不但没有退缩放弃的意思,反而好似更加坚定了决心一般。

    外院守卫,内院守卫,内院机关,还要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弄走大量黄金而不被发现!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嘛。

    “那好,负责行动偷盗黄金的二百人,和负责纵火的十来人,你来安排!其余人马在京郊指定地点准备租用四倍的马车,以提高逃离京畿范围的速度,安排好在河间府接应逃往韦家庄的船只!”韦宝对林文彪道:“如果一定要有个晋商内应,具体是要负责晋商票号总号的大管事,还是要负责宣武门里街的这一片晋商票号的守卫管事,你们自己定!一天之内做好准备工作!拿出一个行动方案来。”

    整个过程要租近千部马车,这里就要上万两纹银,不过,上万两纹银已经不被韦宝看在眼里了,若是能拿到380万两的黄金,一万两,就算两万两白银又算的了什么?

    众人闻言大惊,这好多环节都没有把握呢,没有想到总裁这么快就做决定了?说拿出一个行动方案来就能马上拿出一个行动方案来吗?哪里有这么容易啊?

    林文彪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对总裁无条件服从的意识让他现在头脑一片混乱,明知道毫无机会,可总裁却已经下了死命令,只能茫然的看向那名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

    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也很茫然,反正刚才自己已经向总裁表达过这事的所有难点,他反正是认为绝无成功的可能性的!但是总裁这么决定了,他也不会再说什么。

    “都去准备吧!”韦宝咬牙道。他自己也知道这个决定可能显得很鲁莽!

    但是并没有正式发动!他自己在这个时候不能露出丝毫试试看的态度来。

    如果韦宝自己也是试试看的态度,底下人将更加怠慢!

    其实,虽然表面上说的很坚定,韦宝在这个时候,还是握有随时叫停计划的主动权的。

    开完会,还只是凌晨四点多,所有的管事们在林文彪的召集下接着议事,韦宝就不参与了。

    韦宝通常只做出战略决策工作,也就是做或者不做,向哪个方向做,就如此而已,具体的事情,韦宝很少参与,都交给手下们去做。

    王秋雅陪韦宝回寝室用的院子,韦宝头昏昏的,还要去睡回笼觉。

    “公子,你是不是刚才都没有听明白大家说的?是不是还处于酒醉头晕的状态里面呀?”王秋雅轻声道:“这计划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外院,内院,还有机关,还要不被守卫发现,还要从严密的守卫当中将几百万两黄金运走,这都不可能啊。会送掉几百人的性命的。而且,事情一旦暴露,天地会别说在京城待不下去,就是在韦家庄之外的地方,都会待不下去,朝廷一定会发兵攻打韦家庄的!咱们地处辽西腹地,四面八方都是卫所兵马,朝廷要是再增派大军,很有可能会让孙督师大人亲自挂帅,将十多万关外兵马调回来先夷平韦家庄。这些,公子都想过吗?”

    “想过了,我没有不清醒!虽然头还有点痛,但我很清醒!我知道失败的后果!”韦宝淡然道:“十几万,二十几万,甚至三十万,四十万大军又怎么样?我现在有了辽南,大不了抵抗一阵,能撤多少人就撤多少人到辽南去发展!若是真的将我逼的急了,我就投建奴去!”

    韦宝说的很冷静,虽然投靠建奴绝不是他的本意,但是可以作为候选项目之一,韦宝并没有不可通融的想法。

    韦宝不是特别憎恨满人,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受到满人的迫害!来自后世的民族观念,也只是让韦宝想要打败满清,将满清扼杀掉,融入汉人大家庭,就这样而已。

    王秋雅听韦宝这么,眼睛却瞪的大大的,简直不敢相信公子会有投靠满人的想法:“公子啊,满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尤其那些建奴兵勇,各个杀人不眨眼,关外每年要被掳掠和杀害多少汉人啊?你怎么可以相信他们?而且,这个计划一点点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

    “别说了,这将是我的最后一次冒险!就这一次,以后我一定更加稳扎稳打!”韦宝道。

    “最后一次?公子啊,最后一次听起来多可怕啊?直接放弃吧,我知道这么说,公子一定不高兴,但我还是要说。”王秋雅眼圈红红的。

    “最后一次的意思便是,经过这次之后,我们就有了足够的储备金银!天地会下辖的所有地区都将坚如磐石!”韦宝道。

    王秋雅哭着摇头,韦宝一把将王秋雅按在了身下,粗暴的扯开了王秋雅的衣襟,开始疯狂做工。

    疯狂做工可以减少一个人的胆怯,包括他的,也包括王秋雅的。

    与此同时,林文彪对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道:“总裁既然已经下令!现在首先要做的是逮住一个内线!你觉得管理晋商票号总号的大管事好,还是抓负责晋商票号总号防卫的管事好?”

    “抓负责晋商票号总号防卫的管事更好!”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道:“因为这个人肯定知道机关的详细情况!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可以提前找出破解机关的方法,免得到时候临时破解,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

    林文彪点头道:“抓这个人,你能提出什么方案吗?”

    “抓他不难!但不能在他家抓,不能惊动任何人!这个人很谨慎,很少喝酒,更不会去青楼,生活很有规律!只能在他上工的时候动手。因为上工的时候,他通常自己一个人,而下工的时候,会有一批人跟他一起走。”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这个事情我不能亲自出面,你们只能自己去做。”

    林文彪点头:“好,你现在就制定一个计划,这是第一步!没有这一步达成,其他都白说。你们其他人假设我们已经有了这个内应,可以轻易打开内院的机关,拿到黄金!仔细研究如何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将几百万两黄金运出来。”

    众人点头,一名原先柳子帮,现在是在统计署做事的管事道:“可以用毒烟先将几个墙角的守卫都熏倒,换上咱们的人!内院的守卫是可以动的,关键不要惊动外院的守卫就成!否则会引来大批晋商票号的护卫,这些护卫不是问题,但要是惊动了顺天府的差役和五城兵马司的人,甚至锦衣卫的人,再出动大批御林军,几路围剿过来,别说一二百人,就是一两万人也很难成事。”

    “这不难,只要能控制住内院,他们运金子进去的时候,肯定有很多马车进去,出去的时候,咱们仍然用这些马车,让那个被咱们控制的晋商管事假借要将晋商票号总号的杂物清理掉,以防大火烧过来,用杂物掩盖黄金带出来!”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出谋划策道。

    “那样的话,太危险了,几百万两黄金,用杂物掩盖?他们有近二百车的杂物吗?而且没有箱子装的话,运出来的时候,只要有一根金条落地,惊动外面的守卫,守卫们立时会察觉出了问题!而且,让这么多人进去搬运黄金,全部都用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对于晋商票号的人来说,可全部都是生人啊!他们不会起疑心吗?不会跟着去看看吗?”

    “不会,这就是我提出要抓负责守卫的管事的原因,负责晋商票号守卫的管事虽然没有负责晋商总号票号的大管事权力大,但是在偷运金子方面,他更加适合。什么人在什么地方,都是他可以做主决定的,运送的过程中别处纰漏就可以!”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道。

    其他的管事听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这么说,都点了点头,明白了。

    “好,既然都说清楚了,除了几个负责抓晋商票号总号负责守卫事务的管事的人留下,其他人去准备偷运出内城,再偷运出京城外城的事情吧。外围的护卫队管事们做好带800马车接应的准备,并联系海卫队,将十艘货船准备在河间府隐蔽位置!河间府的统计署会弄到这些船的,会雇佣江南商帮的水手们,到了韦家庄,全部扣押,不让他们走,就没有人清楚这么大的一笔黄金到底去了哪个方向,水路无迹可寻。”

    众人现在完全听明白了整个方案,遂分头去做准备。

    “咱们也快点开始,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现在就要派人去抓那个负责晋商票号总号防卫工作的管事!”林文彪道。

    “对,不但马上要去抓,还得立时控制他,让他能听咱们的话!从今天,到明天,他都不能脱离掌控!而且不能让他家人起疑心!”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道。

    林文彪点头,众人商议了一炷香功夫,一个计划便出来了。

    对于这些高级特工来说,抓一个人,实在是很简单的任务。可惜,这个任务在整个计划当中,只占有一小部分的额度,即便能顺利弄到这个晋商票号总号负责守卫工作的管事为内线,在具体行动过程中躲避晋商票号总号和宣武门里街所有晋商票号的护卫的视野,并且运走所有黄金,才是最麻烦的!

    清晨,韦总裁在王秋雅身上狠狠发泄了两回之后,正搂着王秋雅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林文彪让统计署京城站站长亲自带着人去行动了。

    因为那名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工作的管事的住处到晋商票号总号之间,均为正街,都是有人的开阔地。

    所以,要选择没人的地方下手根本就不可能!只能在那个晋商管事快到总号的时候,在人多的地方下手!

    得当着很多人的面,还不能被发现。

    十多名统计署的高级特工四面散开。

    “人到了吗?”统计署京城站站长问道。

    “还没有,应该快了。”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道:“那个管事你应该认得吧?”

    “好像见过,不过怕弄错,你指给我看之后,你就先走吧。”统计署京城站站长道。

    “嗯。”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将帽檐拉低,缩在一处大树旁边。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一名京城闲汉,毫不起眼。

    “来了!不好,他是两个人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也是一名负责守卫的小管事,这两个人只怕不会分开了!”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轻声道。

    统计署京城站站长皱了皱眉头,快速的思索了一下之后道:“你先走吧!只能两个人一起抓了!”

    打入晋商票号总号的高级特勤答应一声,四周一看,确定没有问题,才隐蔽的离开那颗大树的隐蔽。

    统计署京城站站长对一名负责行动的高级特工比了一个手势!

    那名特工会意,知道要把两个人一起控制住。

    在接到了明确指示之后,这名特工朝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和这名管事的一名随从小管事二人,靠了上去。

    “大哥,终于碰到你了,我前几日上你那里找活儿干,你答应让我进晋商票号当一个护卫的,你还记得吗?”负责行动的特工忽然拦住了步行的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和这名管事的一名随从小管事二人的去路。

    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和这名管事的一名随从小管事,两个人诧异的互相看了一眼。

    小管事以为是管事认识的人,管事以为这是小管事认识的人,都等着对方开口呢。

    “我有买卖要跟你们做!这四面都是我们的人,敢声张,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会死!”这时候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轻声道。同时,两把短刃已经分别控制了这两个人的命门。

    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和这名管事的随从小管事二人闻言大惊,好在他们都算是武人,有一定的胆量,并没有立时吓得尖叫,或者做些别的挣扎行为,因为从对方的出手速度和所指向的命门,他们就可以确定这个人是练家子,而且是一个好手,无谓的挣扎,肯定当场要毙命!万万没有想到,在皇城的内城当中,居然有土匪敢做事?这是哪里来的土匪?京城的治安一向很好,即便偶尔有飞天大盗啥的会打大户人家的主意,甚至打王府,或者皇亲国戚家,达官贵人家的主意,却也从来没有人打过晋商票号的主意啊!

    “兄弟,你别胡来,有话好好说!”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还算有胆识,有担当,震惊了一下之后,口齿还算清楚的回应。

    “我不会胡来,不过,也需要你们好好配合,否则,我的兄弟们会不会胡来,就不好说了!反正我们若能顺利把货弄到手,你们,和你们的家人,一定没事,我发毒誓担保!但是你们若敢耍花样,一个也别想活!”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说着,不但收了短刃,还从背上拿下一只小包袱,包袱不大,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银票!“肯配合的话,你们的命,你们家人的命,都绝不会有问题!因为我们是求财,不是杀人!杀人会让我们无法全身而退!而且,事成之后,这些都是你们的!我们会造个你们毫不知情的假象,你们绝不会在事后受到晋商上面一帮大管事们和东家的怀疑。”

    这笔银票是林文彪临时拨发的,足足50000两纹银,别说林文彪,就连统计署京城站站长这样的职务的人都有很大的权限,可以调动上万两纹银。

    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和他的随从小管事二人不由对望了一眼。

    “兄弟,你们是哪路人,我就不问了,我知道规矩。不过我要说一句,就算你们抓了我也没用!晋商票号总号有很多暗桩和明哨护卫!”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皱眉道,“银子谁都喜欢!我劝你们别搭上性命!”

    “放心,搭上性命是我们的事情,我们做事很有规矩,只要你们乖乖配合,我们绝不牵累你们!”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冷然道:“我们都是烂瓦片,不会故意碰你们这些好瓷器!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便可以。”

    “你们这群疯子!我们凭什么听你们的?”小管事是性情冲动的人,一言不合便想反抗。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小管事的大部分家人并不在京师,只有老婆跟过来了,孩子和家里的老人都在山西老家。所以这个小管事的顾虑并不大。

    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反应很快,一下子一只短刃继续控制住了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另一只手徒手便握住了那名要动手的小管事的手腕上的脉门。

    “兄弟,别这么火大!我要杀你们两个人轻而易举!而且,你们最好为全家人想一想!”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冷静的瞪着那名小管事:“你的家人不在这里,但你若要这么不配合的话,你的家人在山西也会一个个被杀光,我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道上的规矩,你不懂么?”

    “别动手!”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皱眉急着对手下小管事道。

    “大哥!就这么由着他?”小管事手被控制住了,语气低沉了下来。

    “不然怎么样?好汉不吃眼前亏!”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有气无力道。

    “对,还是这个大哥是聪明人。”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见事态没有恶化,微笑从容的轻声道:“从现在开始,咱们三人会一直在一起!对我们来说,拿到全部黄金才难,杀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是小菜一碟!别弄得大家不好看!只要肯配合,我已经发过毒誓!再找你们和你们家人的麻烦,管教我永世不得超生!我既然敢来,就没有想着活着走!”

    这年代对誓言看的极重,而且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刚才展示了过硬的功夫,这种有本事的高手的誓言,就更加重!

    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被对方的气势慑住了,思忖了几息功夫,叹口气道:“好吧!我跟你们合作!但是我绝不会带你们进内院!我只当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

    “当然!绝不会暴露你们两个人!”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淡然一笑,像是早就料到能谈拢,放开了那名小管事,并且将那个装满了银票的小包袱揣入了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的怀中!“现在不是很好?皆大欢喜!只要你们老实配合,我死了也不绝不会拉着你们垫背!这是道上的人该有的义气,否则我永世不得超生,世世代代在地府被油锅折磨!”

    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现在松开了手,那名小管事也没有再有什么过激行为了,因为刚才只一招,他便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管事似乎已经答应了对方!

    答应了就是口头承诺。

    这个时代的人的口头承诺可不像现代那么随意,口头承诺,便是双方认可了的,骗天骗地,骗不了自己!

    “走吧!该当值当值,只是今天夜里,你们要找个由头,不能回家去了,要一直跟我在一起。”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笑道。

    “你们简直是疯子,我再说一次,这不是我配合不配合的事儿!就算是我肯全力帮你们,你们也绝没有成事的可能!”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生气道:“内院还有严密的防守,而且,进入内院,还有重重机关!机关都是大管事和我各自掌握的,你们没有办法不让机关发动!而且,京城的守卫这么严密,两三万兵马,你们怎么可能偷运出京师?运不出京师的话,我敢担保,不出一个时辰,京城就会被翻个底朝天,将金子找出来!就算你们打通了通天的关系,同样会被找出来!除非你们将金子运到皇宫中去!”

    “这些你就不必操心了,你只要将内院的机关原原本本告诉我就可以!”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微微一笑道:“有图吗?”

    “图?没有,不过我可以画出来给你!”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道:“我不能画在纸上,我只画在地上!你们看过就行!”

    “没问题!”负责行动的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点头,他们有安排高级工匠,看一遍就能复原,不用图也没事。

    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遂带着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和小管事三人进入晋商票号总号。

    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每天需要将这条街上的所有晋商票号都巡视一圈,半上午的时候才找个机会,到路边一处空地上画图。

    统计署京城站的这名高级特工示意统计署京城站站长让工匠过来。

    两名工匠一起过来,完整的看过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画图和讲解,之后,弄明白了九成!

    两名工匠都对晋商设计的机关很是佩服,这绝对是这个年代最好的机关,没有之一,设计的很精巧,的确像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所说,知道整个机关,也很难破解,因为需要好几个人一起将机关关闭才行。

    打开和关闭的时候,还会发出巨大的声响,除非明目张胆,若是想偷偷摸摸,不惊动外面,还得将声响控制到最低,更会增加难度。

    晋商在当初设计机关的时候,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进去了,晋商票号总号又全部安置在皇城内城,治安这么好的地方,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否则也不敢存几百万两黄金了!

    把地上的图擦掉之后,其中一名工匠画复原图,并且边画边询问那名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各种关于储存黄金的内院的机关的各种细节,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第二次说,仍然与第一次说的丝毫不差,他们才确认这名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没有耍什么花样,随即离开。

    “你们的工匠很厉害!”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对统计署京城站负责行动的高级特工道:“不过,你能肯定他们能破解机关,而且不发出大的动静吗?机关一旦卡住,会牵动里面的铜鼓敲击!聋子都能听见动静!”

    “放心,我们的人都很专业!”统计署京城站负责行动的高级特工微笑道:“这些不用你操心,还是那句话,即便失败,我也绝不会牵累你们两个人!”说着掀开衣领:“看见这枚药丸了吗?剧毒,舌头沾上就死!我死了,再没人指认你们两个人!因为我今天一直和你们在一起。我跑了的话,你们即便会被怀疑,但是查不到证据,我想你们不必担心送命!有50000两白银,不管是接着在晋商做事,还是回家去,都足够一辈子花销了吧?”

    “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们肯定没法留在京城,没法再留在晋商了!”晋商票号总号负责防卫的管事叹口气。

    在工匠们会同了统计署京城站站长,开始研究如何破解机关的时候,韦总裁已经醒过来了。

    韦总裁坐起身,他身边光着身子的王秋雅也立即醒了,坐起来道:“我为公子更衣。”

    “现在还很担心?”韦宝微微一笑:“这时候应该放榜了吧?如果放榜,我通过了这次的科试,我可能会叫停计划!如果不通过,我一定会继续!我们下午便离开京城,先一步到河间府去,我的安全没事,你还担心什么?”

    王秋雅轻轻地嗯了一声:“公子的安全没事,的确不是那么担心,可事关好几百人的生死,事关天地会还能不能在韦家庄外面的地方发展啊,这么大的事情,公子不担心?”

    “人一辈子总归要赌一次,要拼搏一次吧?现在输了的话,最差的局面也比当初被郑忠飞父子赶出金山里,到外面逃荒的局面要好的多吧?”韦宝笑道。

    王秋雅听韦宝提起郑忠飞,粉脸一红,“公子还在嫉恨郑忠飞父子吗?”

    “还好吧。”韦宝微微一笑:“不过,若是我不收你的话,我觉得你九成要给郑忠飞做小妾的!每次睡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是跑到郑忠飞家睡他的老婆,就很刺激!”

    噗!

    王秋雅万万没有想到韦宝居然会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来,羞愤欲死,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眼圈也一下子红了,同时芳心怦怦狂跳,一种乱七八糟的刺激感也同样刺激着她。

    因为韦宝推断的十分合理,以郑家在她和韦宝家的那个甲是甲长的地位,粮荒随时要饿死人,郑忠飞若真的要娶她,估计也不会让她当正妻,多半是小妾。

    “公子你欺负人!你这样说,我只能以死明志。”王秋雅抹着眼泪。

    韦宝却一下子将光着身子的王秋雅又扑倒在了床上,“哭啥啊?这是我们床上的悄悄话,又没有人听见,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啊?不过,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郑忠飞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你还在想着郑忠飞吗?”

    “我哪里还会想他!?”王秋雅急忙辩解道。

    韦宝压在王秋雅身上,呵呵一笑:“我知道你不可能完全放下他的,至少你绝对不会恨他,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儿。不过想也没用了,呵呵。”

    “没有,我没有。”王秋雅被韦宝压着,粉拳轻轻地在韦宝的肩头敲打。

    “想想也没事,你也可以把我当成郑忠飞啊?”韦宝变态的笑道,说罢,还在王秋雅雪白挺翘的粉臀上大力拍了一记!

    发出一声啪的声响,特别的响亮!

    两人身下的床立时又发出嘎吱嘎吱的熟悉声响。

    只是这次摇动的特别猛烈,特别快,王秋雅也叫的特别投入,呻吟好似唱歌,比往日急促高亢的多。

    “想郑忠飞了吗?”

    “没有,没有,公子再这么说,我只好去死。”

    “死啥啊,又没有人知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到底有没有?我不生气。”韦宝皮厚的循循善诱。

    “公子,你把我看成什么人啊?”

    “没劲了不是?”

    “我没劲?”王秋雅又羞又气,这样的时候,真搞不明白韦宝为什么还要一直说羞辱自己的话。

    “你要说你正在想郑忠飞,把我当成郑忠飞,我才更来劲啊!这是其他女人没有的优势!晓琳就没有这个优势!是不是?因为我知道晓琳心里只有我。”

    “我心里不是只有公子吗?公子你欺负人,污我清白。”

    此时已经是快中午了,吴雪霞并不知道韦宝背后变态放荡的一面,她已经带着香儿来找过韦宝两次,韦宝的美女秘书们都礼貌的告知说公子还在休息,还没有起身。

    吴雪霞不见韦宝和王秋雅,立时往歪的地方想,粉脸气的红扑扑的,很生气,想到韦宝有可能在做啥无法描述的事情,又很吃醋,同时芳心跳的厉害,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不会跟韦宝一起睡到快中午也不起床呢?

    “小姐,咱们去吃午饭吧?别生气了,韦公子肯定过一阵就会起来的,我见韦公子每次起的再晚,也会来赶中午饭的。”香儿轻声劝道。

    吴雪霞哼了一声,点头,跟着香儿去了。

    吃中饭的时候,吴雪霞已经快要吃完了,韦宝果然丰神俊朗的带着楚楚动人,被连番滋润的如同出水芙蓉般的王秋雅出来了,变态的刺激,刺激的王秋雅和韦宝都有些变态了来着,却让床上的运动效果格外好。

    变出来了一番新滋味。

    吴雪霞一见两个人这幅模样,不由更气,放下碗筷便要走人。

    韦宝急忙当着吴雪霞的去路,笑道:“吃完了再走啊?我一来你就走,躲着我么?”

    “你是谁啊?我躲着你干什么?”吴雪霞气呼呼的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吴雪霞这幅生气的俏模样,在韦宝看来,却是巨美丽的。

    韦宝笑道:“没躲着我,就吃完了再走啊?听话。”

    吴雪霞也没有真心要走,气呼呼的又坐了回去,愤愤然斜了王秋雅一眼,暗骂王秋雅是小妖精!

    王秋雅却只当作视而不见。

    “你的下人真是不懂事,不知道今天放榜吗?也不早点叫你起来!?”吴雪霞挑拨道。

    韦宝呵呵一笑:“我知道上午放榜啊,想来这时候,我去看榜的人,应该回来报信了吧!?你该不会觉得,我还会傻不愣登的亲自去看榜吧?万一没有中榜,得多丢人?”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