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482 震撼洋人传教士的军用望远镜】
作者:轩樟
    “怎么了?说中了你的心思,不高兴了吗?本来就是啊,我又没乱讲。你要不是把精力都花在这些杂学上的话,否则以你的聪明,科考有什么难的?”吴雪霞笑眯眯的瞟着韦宝,一副很懂韦宝的模样。

    韦宝淡然一笑,暗忖你懂个毛!我来大明之后,既没有把大量心思花在科举上,也没有花多少心思在杂学上。

    时间都用去干什么了,自己都说不太清楚,反正稀里糊涂的,一天就过去了。

    自己这些科学知识,那都是,是个现代普通男人,受过基本的现代教育的人都知道的理化知识好不好?

    而且,对于吴雪霞这么高看自己,韦宝也鸭梨山大,自己就是从现在开始,将全部精力都放在那些劳什子科举书籍上,没有个五年以上的苦功,也不具备来乡试这种战场与这些正牌秀才比拼的实力!这是韦宝个人的认知,通过这次科试,韦宝一点不敢小瞧科举了。

    真正的秀才,哪个没有两把刷子?就连那些纨绔公子哥,每个肚里都是有好些墨水的。哪个也不比他差。

    汤若望很快就请来了他的老师金尼阁和几位好朋友传教士,一群洋人与韦宝互相认识之后,都暗暗称奇。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试过这么认同一个东方人,这个东方少年似乎很神奇,因为他与他们的谈话方式,和对科学的认识,都很像是一个欧洲人,还是这个时代欧洲最发达地区的有学问的人,而一点不像一个东方少年。

    汤若望随身带着一本他翻译的《远镜说》,拿给韦宝看。这本书在这个时代,成为传播光学和望远镜制造技术的奠基性著作,对后世有重要影响。

    这书是汤若望和几个洋人传教士,还有大明的官员共同翻译著述的,不光是翻译,还延伸了很多知识,已经能代表这个时代对光学应用的最高水平了!

    韦宝读高中的时候,就光学学的比较好,也曾经动手做过简单的望远镜和对折望远镜。

    对折望远镜本来是想用来偷看女人洗澡的笑。

    用弯曲折光的原理,分成三段,不必冒头,便可以观察墙外的视野。

    好在韦宝胆子小,做成功之后,也没有敢试用。

    有个同学用了,然后就被抓派出所去了,回家被吊打一顿,学校还通报批评,让其他同学笑话了很久。

    韦宝翻了翻,对汤若望笑道:“你们的望远镜很不错,不过,我想请你们看看我这个望远镜。”

    韦宝说着,让林文彪拿出他的望远镜。

    韦宝会带一支望远镜在身边,一般由林文彪为他装着。

    除了一把左轮手枪,和银票,韦宝身上几乎不放什么东西。

    其实连银票都不必放,不过韦宝习惯了身上带钱,不带钱的话,感觉没有安全感,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而且韦宝挺喜欢自己直接花钱的感觉,特别带劲。很享受那种一掷千金的感觉。

    林文彪从怀里将望远镜拿出来,立时引得一帮洋老外一阵惊呼。

    韦宝一汗,是不是不该把这么高端的东西拿出来?吓着他们了?

    望远镜不属于武器,再如何先进,也不违反大明啥律令,所以韦宝敢展示这种类型的高科技。

    韦宝拿出来的是一款军用望远镜,光是奢华的外观都已经将这帮洋人传教士们镇住了!

    这款海军用的军用望远镜在夜间使用的其分划板,还带灯光照明。

    不过韦宝并没有开灯,要是开灯,那就不光这几个传教士吓呆了,恐怕这里在场看月亮的上千号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吓疯过去吧?

    军用望远镜的出瞳距离比较大,以便观测者佩带防毒面具。为防止射击时撞击头部,有的瞄准镜出瞳距离大到七八十毫米,还要备有软硬适度的眼罩和护额。

    从光学性能和结构性能上来说,军用望远镜比较优良,可靠性较高,因为它的设计更加审慎,用材质优、工艺考究,例如像质好、杂散光少,放大倍率与入瞳大小匹配以达到最佳分辨率。

    由于质量要求高,军用望远镜在出厂前都要经过环境试验,一般包括振动试验、高温(十55c)试验、低温(一45c)试验、淋雨或浸水试验、气密试验。经过这些试验,产品性能仍能保证在规定范围内的才能出厂。

    有的产品镜体内还自带干燥器,出厂前抽出空气再灌入干燥空气或氮气,有效地防止日后内部镜片长霉生雾。

    普通民用望远镜一般不做环境试验,或仅做部分试验。这一点是人们从市场上难以了解到的,仅从产品外貌上也看不出来。

    韦宝这部望远镜要是放到市场上,军品店偷偷卖的话,得上万人民币!

    “韦宝先生,我能看一看吗?”金尼阁很谨慎的问道。因为看出来这位东方少年的望远镜似乎很昂贵,很先进,怕人家不肯。

    韦宝微微一笑:“当然可以,金尼阁先生,这没有问题,不过,我先调一下焦距。稍等。”

    “好,好,不着急。”金尼阁急忙道。

    其他的洋人传教士也眼巴巴的看着韦宝,都想试一试这么漂亮的望远镜,而且是双筒的,跟他们的单筒望远镜有什么不同?

    不单单是他们,吴雪霞也很着急,“韦宝,你这是什么东西啊、你怎么从来没有拿出来过?能用这个看天狗吃月亮吗?快给我看看吧。”

    “呵呵,别着急的,等会。”韦宝笑道。

    韦宝会摆弄望远镜,首先装定视度。手持望远镜向月亮观察。

    分别对左、右眼进行装定,转动目镜视度转螺直至清晰为止,记住视度的分划数。继而装定目距。

    双眼通过望远镜进行观察,并扳动望远镜筒,使两个视场汇合成圆形,这时目距的分划数就是观察者的目距。

    使用望远镜观察时应双手持握,两肘夹紧紧靠胸前,这种姿势比较稳固,如果有工事或其他依托物,肘部应尽量支撑,特别是使用大倍率望远镜。在雪雾天气或强烈日光下使用望远镜,可戴上滤光镜,使观察较为清晰。

    军用望远镜中的密位分划可利用“上间隔,下1000,密位、距离摆两边,要想求得那个数,对角相乘除邻边”的公式,即可测方向角、高低夹角和目标距离。这在“军事地形学”中有专门讲述,是每个军官或侦察兵的必修课程。

    韦宝虽然在现代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教育,只在初中和高中,大学开学阶段受过简单的军训。也基本是走走步操,站队啥的,没啥用处。

    不过在重生穿越之后,韦宝在镇远舰上不但获得了军用望远镜,还有很多没有拆封的望远镜的盒子里面,还有详细的使用说明书,韦宝都仔细的研读过。

    韦宝有个优点,爱好了解东西的大致构造和使用说明,比如他在现代换过两次车,两部车的使用说明书他都仔细看过,对于自己的车子,每一个部件都很了解。

    虽然这种了解对于制作没有什么多大帮助,但是对于使用还是很有好处的。

    在现代,好些人开车开了很多年,车上的许多装置是干什么用的都不知道呢。

    韦宝将望远镜左右目镜的正负屈光度刻度调整至0刻度。双手分别握持望远镜的左、右镜身,搜寻远处目标同时拉展或按压左、右镜身,使望远镜的目距与人眼的瞳距相同时,人眼看到的全视场为圆形,方才停止调整。

    搜索目标,锁定目标后,转动左目镜视度手轮,使望远镜左支系统目标像和分划图象完全清晰后,再转动右目镜视度手轮,使右支系统目标像完全清晰,便完成对所观察目标的调整。

    因为望远镜光路设计具有动态自动聚焦功能,因此当望远镜清晰度调整好之后,再次观察距离不同的目标时不需重新调焦。

    流入我国的第一具望远镜就是刚才韦宝见识过的,由德国传教士汤若望携带入京的。

    汤若望和李祖白两人不但共同翻译了《远镜说》一书,把西方望远镜的制作方法介绍到中国,汤若望还带了欧洲这个时候最先进的望远镜。

    今天观测月食,李祖白也在场。

    不过,韦宝在看过他们的望远镜之后,便不由生出一些轻视之感,实在与自己在现代的学生时代做的物理小手工作业的水平差不多,甚至因为反射镜的质量关系,水平还不如现代的小手工作业。

    不但洋人有了望远镜,其实大明这个时期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望远镜。

    中国民间较早独立制造望远镜,见诸记载的是明末苏州人孙云球。

    据《吴县志》载,登上虎丘用孙云球自制的“千里镜”试看,“远见城中楼台、塔院、若接几席,天平、灵岩、穹窿诸峰,峻赠苍翠万,象毕见。”

    中国最早将望远镜用于军事的则是明末苏州人薄珏,“崇祯中,流寇犯安庆,巡抚张国维令珏造铜炮,设千里镜视敌远近,所当者辄糜烂。”薄珏创造性地把望远镜放置在自制的火炮上提高了射击精度。

    战争的确是最能提升科技的!有绝对的催化作用!

    人类历史上每一次大的战争,都是科技的一次超级大飞跃!

    韦宝在现代看了很多网络小说,都是主角到古代或者近代,就开始造枪造炮,然后大发神威。

    好像造枪造炮很容易一样。

    先不说造枪造炮得有合格的钢铁工业,就说不管枪炮本身的质量,绝大部分小说也会忽略望远镜的作用!

    步枪还说的过去,有个物理瞄准,然后各个战士都是鹰眼,天赋极高,打的准也说的过去。

    炮兵就绝对无法靠目测瞄准了,至少是一公里以上的距离,用眼睛怎么瞄准?必须准确的用望远镜测量出距离和角度,要做到误差不超过一米才行!

    测量的距离误差不超过一米,等到实际打出来的误差,能保持在五米范围之内,那都已经是神射手了!

    国产抗日神剧,动辄一枪800米爆头,手榴弹打飞机,手榴弹炸坦克,手撕鬼子,裤裆藏雷,那都是来搞笑的。

    古代和近代,望远镜演变了上百次的发展过程就不说了,光是新中国建立初期,人民解放军装备的望远镜,还多是引进苏联、捷克和民主德国的。

    60年代初,我国的望远镜也同其他武器装备一样,走自行设计生产的道路,我国自行生产了62式15x50望远镜。这3种国产军用望远镜与众不同的是棱室前护盖上装有固定的干燥器,特别是62式8倍观察望远镜的左物镜后焦面装有一个感光屏,通过目镜可以看到红外光源的影像即可观察到敌方使用红外夜视器材的情况。

    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国采用先进技术,又为部队设计生产了gg88-212型12倍及y/gg95-7型7倍望远镜。

    这两种望远镜除密封性能好、光力强之外,还在测量分划中增加了视距曲线,可迅速读出目标的概略距离。

    韦宝现在拿的这款是95式望远镜,并不是最先进的,否则也不会被镇远舰这种舰艇上的指挥员使用。

    但对于这个年代的人来说,这已经类似于天外来的东西!

    95式望远镜最大改进还是采用了高密封技术,具有良好的防尘防水性能,其配有一只非常漂亮的牛皮背包。

    95式望远镜在测距方式上首次采用了新的测距曲线,可以直接读出距离。各方面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95式望远镜有7x40常规型、7x40测距型、7x40迷彩型,以及为某国研制的7x50常规型、7x50测距型等几种规格。

    韦宝的望远镜便是95式7x40常规型望远镜,华国的军队,和与军队有关的单位,最为普及的一款常规望远镜,他一共有四十多支。

    目前为止,韦宝只给了几个最高级的指挥员使用。天地会海卫队的几支舰队的指挥员也有使用,一共发出去不到十支,非常珍贵。

    天地会科学院自己也在掌握了玻璃制造技术之后,有在研发望远镜,水平与汤若望他们做出来的这种差不太多,天地会方面的望远镜稍微高一些,因为自己掌握玻璃制造技术,可以一次成型,而不像汤若望他们不容易弄到玻璃,弄到了之后还得精心打磨。

    每一种工业科技都是产业链形式存在的,不可能是单一的科学技术形式。

    韦宝甚至认为,他就算再怎么发展科学,也许他在大明的这一生都无法装配出现在手中的同等质量的望远镜了。

    韦宝将望远镜调试好之后,递给了金尼阁。

    金尼阁郑重的接过来,似乎手都有点发颤,生怕抓不稳一般,抓的紧紧的。

    双手触及望远镜身部的塑料材质,金尼阁也分不清这是什么材质,只觉得非金非木,好高级啊。所以,又不敢抓的太紧。

    抓的不紧,怕掉落,抓的紧了,怕抓坏,很是有些纠结。

    韦宝笑道:“金尼阁先生,你不必这么紧张,我这个望远镜是防尘,防摔,防水的,你大可以放轻松一些。”

    众洋人传教士和李祖白等人闻言,这么厉害,这个少年的望远镜能防这么多东西啊?

    能防尘,还能防摔,防水?怎么防水?放到水里面,你还能能不让水渗透到望远镜里面去啊?吹牛的吧?

    金尼阁点了点头,定了定心神,将眼睛凑到望远镜的观察面去看,惊呼道:“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好清楚!我的老天!我的天啊!”

    韦宝一汗,你还能不能有别的台词了啊?有这么夸张吗?老外就是爱瞎咋呼。

    金尼阁居然哭了起来:“我看见了,我什么都看见了!是月亮!是月亮!那是月亮!”

    “你看见了什么了?老师?”汤若望紧张的问道。

    其他几名洋人传教士也纷纷询问。这个时代的传教士,几乎都是全能选手,各个学科都懂得一点点,有的人会专注于某一学科,但是不一而足,天文学一定是他们都懂得的,也是最先涉猎,最先学习的最基础学科。

    大家听金尼阁喊的跟女人拍巴掌那么激动,哪个不心急?都暗忖你一个劲叫唤,我们又没有看见,你这不是瞎吊人胃口吗?

    “我看见月亮了。”金尼阁一副陶醉的表情,似乎看到了不穿衣服的超级美女一般,眼珠子都要拔不出来了,“凹凹凸凸,似乎有山有水,太美丽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月亮是这样的,似乎真的如同中国的传说故事。里面有宫阙,里面住着人!”

    一伙传教士,包括钦天监的李祖白,听闻金尼阁这么说,都心痒难搔,都急于想看一看才好。可金尼阁似乎完全没有放手的打算,简直如饮美酒销百忧,越看越有滋味,大自然的魅力,科学的魅力,一下子让年过半百的老头忘乎所以,沉醉其中了。

    韦宝微微一笑,自忖自己到底不适合做个科学家,至少,自己被再稀奇的科学奇怪所震慑的时候,也顶多惊奇几秒钟,便是看火箭升空这么震撼的场面,自己也很平静的,好吗?哪里会像他们一样,用望远镜看个月亮,都弄的像是给美女打针,像是和美女啪啪啪一样舒畅。

    “洋人老爷爷,你给我看一下啊?”吴雪霞更是急的不行,连声催促。其实金尼阁比吴襄也就大个十来岁,说老爷爷有点过了。不过,洋人都显老。

    韦宝笑道:“你回去可以慢慢看,让他们多看看吧,他们机会少。”

    吴雪霞还算是知情识趣,懂事的嗯了一声,也没有和金尼阁抢望远镜。

    “那你会送一支望远镜给我吗?你不是说过要送我一个礼物的?我想要这个。”吴雪霞轻声对韦宝道。

    韦宝瀑布汗,暗忖你这胃口真够大的啊!爷这个是军事用具!能随便给你们吗?要是你爹发现我有这种宝贝,继而你舅父也发现了的话,都来问我索要,简直减除我宝军一大杀器了嘛。

    吴雪霞见韦宝不说话,开始犹豫,不高兴的堵嘴道:“不给算了,早看出来你抠门的很,只在不要紧的事情上装大方。”

    韦宝又忍不住狂汗,看向吴雪霞,我只在不要紧的地方装大方?呃,好像还真是。

    “不是不舍得给你!这东西关系重大!今天我本来不该拿出来的!”韦宝轻声道:“你要了也没有多大用处,要想看,随时可以在我身边观看。回头我送一支比这个稍微差一些的,但是比洋人用的望远镜厉害很多的望远镜给你,也是我们韦家庄制造的,可以吗?”

    “我不要了。”吴雪霞嘟了嘟小嘴:“以为当我不知道吗?你就是防着我爹,防着我舅父他们。”

    韦宝一汗,你知道还说出来干啥?

    不过吴雪霞又笑着道,“你不防着我就行,我要来也没有什么用处,跟你开玩笑的。”

    韦宝听吴雪霞这么说,才稍微轻松了一些,对她微微一笑:“回头我想个适合你的好东西,送给你。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拥有的,怎么样?”

    “要说话算话才好。”吴雪霞期待的看着韦宝。

    “一定!”韦宝呵呵一笑。

    “汤若望先生,你们当中有熟悉冶金和开采技术的人吗?”韦宝忽然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遂问道。

    因为就算是有现代地图,整个地球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矿藏的位置,他都清清楚楚,但是知道在哪儿,跟挖出来,是两码事。挖出来和利用起来,又是两码事了。

    不懂冶金技术,可能纯度九成的金矿到了自己手里,也提炼不出高纯度的黄金,铜铁,都是这样。

    韦宝可一点不懂冶金的,现在挖掘的一点点铁矿和铜矿,还都是靠那些土铁匠自己锻造。

    “有,我们都知道一些冶金知识,罗雅谷先生还曾经师从于德国矿冶学家阿格里科拉先生呢!”汤若望当即答道:“我还同李祖白大人合作翻译了德国矿冶学家阿格里科拉(geius agricola)撰写的论述欧洲目前最新的开采、冶金技术的巨著“矿冶全书”,中译本定名为坤舆格致。可惜朝廷似乎不是很感兴趣,没有给我们出资刊印。”

    “就叫矿冶全书更好,我觉得那样的话,会更加通俗易懂!”韦宝大为高兴,有这方面的人才便可以!“你们要是愿意,我可以出资为你们刊印!”

    韦宝知道朝廷为什么对于这方面不太感兴趣,因为大明对于冶金的需求并不大!都是朝廷垄断的,你们要是有个啥关于农业,提高亩产的论述,大明朝廷肯定重视!

    韦宝手里虽然也有点一点点关于冶金采矿方面的资料,但那都是三个热衷重生穿越巨兄弟在网上摘抄的,没有多大用,顶多是科普点大概的东西,有个大概的框架而已。人家这都已经出书了,一定有很多细节的东西,而且有实践经验了!

    对于工业生产来说,没有什么比实践经验更加宝贵的东西了!

    想到这些,韦宝就很高兴,只要将辽南拿稳,就可以大肆开采矿产了,关外可是大宝藏,到处都是矿场,尤其本溪一带,更是华国钢铁工业的摇篮。韦宝现在差的就是这方面的开拓人才,排头兵了。

    汤若望和李祖白对望了一眼,也都很高兴,翻译一本书自然没有写一本书那么累,但也至少要耗费半年一年的时间啊,尤其是这类科学工具书,更是耗费时间很精力,因为很多专用名词要解释清楚,还得配图,还得翻查很多资料,比翻译小说要耗费功夫的多!花了这么大的心血,自然希望自己的劳动成果能够变成文字,变成现实,流传后世。

    “愿意,我们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将原稿给韦公子。不要钱都没事,只要能让这些书被大明有兴趣的人看见便可。”李祖白道。

    韦宝微微一笑:“好,等会就拿来给我吧,我先出资刊印一百本!给你们10两纹银的翻译费,怎么样?”

    李祖白和汤若望闻言,又忍不住对望了一眼,没有想到还有钱得?他们这时候做这些事情,纯属是兴趣爱好,义务劳动,从来没有想过有钱得的。

    一帮传教士想将欧洲的科学技术散播到大明来,也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表明他们的科学知识不比大明差!想要获得一种认可罢了。

    这个时代的大明与世界整体科技比较,仍然是大明占优,只是欧洲人在系统化,在理论基础方面,走前了一点点!

    而大明的炼丹技术发达,以及像是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介绍的各行各业的技术发达,实际仍然在欧洲人之上!

    就好像日本,一直到后世的明治维新之前,一直到十九世纪中期被西方人的坚船利炮轰开大门之前,都还在捡大明朝时期的华夏技术而已。

    其实在历史上,除了欧美经过几次工业革命不断飞速提升科技之外,世界上的其他地区的科技水平,一直至少落后华夏好几百年!

    若不是跑出来一个满清,让华夏的历史拐了一个超级大弯!甚至后退了很多。

    大明朝要是一直延续,纵然体制仍然是封建社会,到了近代,科技方面也绝不会比世界落后多少,因为底子太扎实。

    华夏只有一小搓搓精英分子,只是出于兴趣爱好,发展出来的科技水平,就可以与欧洲国家的资本主义制度萌芽,整体性工业而发展出的科技水平相互角逐了。

    汉人的聪明程度的确是世界公认的,可能我们就是运动方面稍微差一点,体质原因。

    “10两纹银实在是太多了,韦公子,真的不需要,你能帮我们出资刊印,我们已经十分感激了,请在书上将我们十多个参与了翻译和编著的人的名字写上便可以。”李祖白激动的满口答应道:“我马上让人去取来给你!”

    韦宝微微一笑,“不必着急,我这两天都在,又不是马上就走。你们辛苦了这么久,10两纹银算什么?一定要给的!”p>  李祖白和汤若望听韦宝坚持,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不再推辞,满口子道谢不止。

    其他的洋人传教士也各有著述和翻译,见李祖白和汤若望的书找到人出资刊印了,都很激动,也纷纷向韦宝介绍他们的翻译书籍和著作,并介绍他们掌握的领域的世界科学水平,并提出与大明的对照。

    他们所居住的南堂大教堂当中,有上万本从欧洲弄来的各项学科的巨著,除了一部分宗教方面的,韦宝不需要,其他都有用!

    韦宝笑道:“大家不用着急!都给你们印了!有多少印多少!只要是对开拓眼界有好处的事情,都该支持!不就是几万两银子吗?”

    霍嚓!

    一帮洋人传教士一个个激动的跟木鸡一般,终于找到大佬了,一开口就是几万两银子?好大的气魄啊!

    韦宝呵呵一笑,几万两银子在韦宝现在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一次生意稍微精打细算一点,稍微多赚一点就出来了。

    搞学问的人,真是可怜呀,什么年代都一样,想想吴三辅他们一帮公子哥去逛青楼,一晚上随便花花就是几百两,甚至几千两纹银出去!

    而这帮满肚子满脑子都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科技知识的科学从业者们,听到几万两银子,一个个都好似要高兴的晕过去一般。

    不过想想也是,后世的明星,对国家有什么贡献?不说收入多少,每年偷税漏税都几个亿,十几个亿,几十个亿!

    华国科学院的国家级专家学者们,一年才多少工资?二百万封顶了!连三流小明星啪啪啪开房间的钱都赶不上。

    大家谈的兴高采烈,金尼阁终于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让大家分别看一看。

    一帮洋人传教士看了韦宝的望远镜之后,一个个对此物惊为神物!大家一个劲的议论,人人好似打了鸡血一般,舌头都似乎打结了。

    这些人来自各个不同的国家,他们交流的更多的居然是汉语。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