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464 抚宁城一片石城不老亭蓟辽新商圈】
作者:轩樟
    “小宝啊,你说的这些,你自己去弄吧,我们都是不懂的,银子也都在家里把着,哈哈。”吴三辅听韦宝越说越起劲,急忙给他泼冷水。

    韦宝微微一笑,也无所谓,爱做做,不爱做拉倒,韦宝拉人合作,不爱强求:“你们以后别后悔啊,现在我将辽东的人口都拉走了,各个世家肯定会补充人口进来的,关内外有一阵繁华了。而且一片石地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人都能到达,大有可为,我是一时间忙不过,才把这好事告诉你们。”

    其实一帮公子哥听的也都心动,只是这些人都不是家里主事的人。

    “等我爹晚上来赴宴的时候,我跟他说一说吧?不过我嘴巴不行,最好还是韦公子你亲自说,你那个嘴巴厉害啊。”汪东明笑道。

    汪灿华也道:“有银子赚谁不愿意?而且韦公子从来没有亏过,韦公子,这大概要投入多少银子?”

    “这得看你自己怎么想的,总共的话,我估计也就一百万两左右吧,三四十两银子一栋三层商铺,弄个三四千间,多出来的银子用来合力铺平街道,花不了多少银子。一片石弄起来,能抵得上抚宁卫,山海关,甚至是永平府三座城池合起来,还要大几倍!北方天灾不断,就不适宜大规模的农业发展,应该用商业带动农业!先把人气带旺再说。而且,这对于你们自己是极为有利的!辽西要是出现一座繁华的商城,附近的田地都增值了!等于还没有投资,先赚钱了。”韦宝说的确实是实话,辽西发展的好,虽然与他有一定关系,但是因为韦家庄已经与外界隔开了,所以与韦宝本人的关系又并不是很大。倒是辽西这帮土财主们,自己能大为受益。

    “这跟我韦家庄关系不大,我们都用城墙隔开了,我也没有打算再向外买地,能弄好我那一点一亩三分地,我就很满足了。我是希望大家好。还有,我相信很多大户都能看到这个利益,只是一直没有人挑头做,所以我才说,若是三辅大哥挑头,又有我们这帮同窗好友帮衬,找个一百大户入股,每家平均才出5000到10000两银子便可,两三年就能回本,以后年年有分红,分红不下于三成。这是本小利大,投钱不多,见效很快的好买卖。即便只有少数几家人有特权与关外做生意,光是和北直隶各地商贾,还有南方商贾做买卖,利润也很可观了。”韦宝怂恿道。

    这个一片石城开发起来,其实对于韦家庄也是有好处的,因为与韦家庄近啊,与韦家庄外围,韦宝开发的不老亭货栈挨着,也便于韦家庄与辽西进行商贸活动。

    吴三辅和几个富户公子哥纷纷交头接耳。

    几千两银子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即便家里不热衷,他们自己也能想办法凑齐,关键是听韦宝说的这么热闹,似乎利润很大,而且十拿九稳,谁不动心?

    “吴二公子,你就牵头吧!有你牵头,很多人会入股的。只要大家股份都差不多,不要有特别大的头出来,相信都会来。”汪灿华道。

    汪灿华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虽然祖家和吴家是辽西辽东大户的领头羊,但是其他世家大户其实也只是面和心不和,表面上抱团罢了。实际上在遇到大事的时候,尤其是关乎利益冲突的时候,各家都会打自己的算盘,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齐心,否则也不会被韦宝一次又一次的找到机会,打破他们的平衡了。

    现在听说这事情韦宝自己并不牵头,只要没有特别大的世家,用什么占三分之一以上,或者过半的股份这种庞大的话语控制权来控制一片石城的话,大家是真的都愿意出点银子的。毕竟投资不大。

    “我不行,我没有银子啊,而且我家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啊?我就是闲人一个,我也不爱做生意,不爱操劳那么些事情。”吴三辅笑着摆手,头摇得像是拨浪鼓:“这种事情,还得韦公子牵头。”

    “我牵头,他们还以为我又要搞什么花样呢。”韦宝笑道:“我提出来的法子,能让我入一股自然好。若是大家不想让我入股,我也无所谓。我这都是为了大家好!”

    韦宝这番,的确是真的为了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想让他们能迅速恢复实力。

    这次把人口拔了这么多走,辽西辽东世家大户们的确是伤经断骨了,这对于大明的边关防守绝对是很恶劣的一件事情。

    这帮人是官军,是主力部队啊,没有他们在正面顶着,韦宝也没有办法带领天地会安心发展,慢慢拓展根据地了嘛。

    韦宝连番的怼辽西辽东众世家大户,这些人肯定要跟他死磕到底的。

    他又不愿意挖自己的肉补贴他们,若是那样的话,当初又何必怼他们?

    所以,韦宝唯一的办法,便是再凝合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们,带着大家一起怼周边更广大的地区的富户!

    大明各地不是普遍看不起辽西辽东边地,嫌弃辽西辽东光拿朝廷每年几百万两的补贴,也不见打建奴打出什么名堂,都怨声载道吗?那就怼你们!

    这个是韦宝目前打的如意算盘,这样,也能尽力修复他与辽西辽东众多世家大户之间的关系,转移矛盾焦点。

    否则韦宝担心真的将这些人弄的火气一直积压,等到哪天积压到了一个临界点,实在是憋不住火了的话,搞不好,真的会一起集合兵马硬怼自己,那样的话,自己没有被朝廷弄造反,没有被底下人弄造反,可能先被辽西辽东当地世家将门们给怼的不得不造反了。

    造反一途,终究不是韦总裁的首选道路。

    没有人接韦宝的话,这些富家公子哥,或者说辽西辽东世家大户,现在对韦宝很敌视,真没有谁想跟韦宝搞在一起的。

    大家仍然一起劝说吴三辅。

    “哥,我给你一万两银子,我有。你答应大家吧!”吴雪霞忽然对吴三辅道。

    “这太好了,这不就有银子了吗?”几个公子哥都很高兴。

    吴三辅看着吴雪霞苦笑一下,“妹子,你对我还真好!那要是大哥知道这事,肯定怨我抢了他的风头,你的银子我不要,这事跟大哥说吧?”

    “别,吴二公子,你要是告诉你大哥或者你爹,保证没有你牵头引来的人多!你大哥和你爹要是入股,至少得占三成以上,做最大的股东!”汪东明打断了吴三辅的话。

    “对,汪兄说的对。”方安平道:“我们就每户都出一万两银子,谁也不准多出的,等凑齐了韦宝说的一百万两银子,咱们就停下来,一百万两银子能造多大的商城,就造多大,一两银子也不多要。”

    几个公子哥一致赞成。

    吴三辅苦笑一下:“行,你们要我牵头也行,那我就和韦公子一道牵头,反正各家出的银子都一样,这法子是韦公子想出来的,他不告诉我怎么做的话,咱们弄出来也是个四不像。”

    几个公子哥听吴三辅这么说,都没有意见。

    韦宝笑道:“那这样吧,咱们三十多个同窗,一起牵头便是了,也别哪一个人单独牵头了。公推吴二公子为蓟辽商会会长,我们都是其他人都是理事,再来人,也都是理事。若是大家信得过我,我给吴二公子当个书办。”

    韦宝嘴巴上将自己的位置放的很低,只是吴三辅的书办,跟班式样的人物,但实际上是商会的秘书长,权力和名分并不比会长低多少,而且,有会长顶着,也没有多少压力。韦宝并不图这个虚名。

    众人闻言,都称这个办法是极好的!

    这事便这么愉快的先口头定下来了。

    吴雪霞虽然不清楚韦宝要干什么,但是能感觉到韦宝这一系列的动作绝对不是再侵犯辽西辽东世家大户们的利益了,而是在修补关系,也很高兴。吴雪霞不喜欢韦宝一直跟本地大户们对着干。因为她爹便是带头的呀,跟本地大户对着干,也就是跟吴家对着干嘛。

    众人说说谈谈,越谈越是投契,当有了共同利益的时候,一个团体就会逐渐捏合成型,形成明确的共同目标。

    在韦宝看来,还没有比一起赚钱更吸引人的共同目标了。现在他这个同窗会的富户子弟们,就真的被他捏合在一起了。

    辽西辽东商业上,吴府虽然一直是领头羊,但是并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团体,没有蓟辽商会这种称呼。

    这也让蓟辽一带的商号在组织形式上是分散的,无法与抱团的山西商人,晋商抗衡。

    韦宝正是看准这一点,早就想提出蓟辽商会的概念,只是他的资历和声望不够,提出来也轮不到他沾啥光,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提出来了。

    若是由吴襄祖大寿那一辈人牵头搞,怎么样也轮不到他一脚。

    由吴三辅和几个公子哥牵头搞,那就大为不同了。而且这些公子哥虽然在家里不是掌权的,但是家里也不会不支持,更不会反对儿子们要上进吧?

    尤其这些公子哥,有一个算一个,基本上都是纨绔子弟,家里要是知道儿子们开始上进了,才出一万两银子就能混个商会理事的名号,每家肯定都是支持态度的。

    “公子,小姐,咱们几个粮号的存粮和农副食品都被天地商号的人搬空了,合计26400多两。”这时候,吴家的一名大管事来汇报。

    韦宝笑道:“三辅大哥,你家的实力也还好吧?整个山海关的粮号才两万六千多两银子啊?加上刚才买衣服的银子,合起来也才将将三万两银子而已。”

    吴三辅笑道:“我又不知道我家有多少粮食。小宝啊,你要这么多粮食做什么?”

    “粮食是我需求的大头,越多越好,我从来没有说过不要。”韦宝笑道。

    “我家有啊。”方安平闻言,急忙道:“吴二公子,可以让你们家的伙计上我们几个大的粮号去收粮食,我们都便宜一点卖给你们,你们再卖给天地商号不就行了?”

    上回韦宝将辽西的粮价猛的往下压了一波,并且收购了大批存粮!现在刚过秋收,各地的粮食供应还是比较平稳的,黍米才二两四钱银子一石。

    吴三辅看向吴雪霞:“妹子,你觉得呢?我又不知道家里的生意。你是管账的。这事情要不要问爹?”

    “不用问了,有人买粮食,可劲卖就是了!吴府的府库会留下应急的粮食的,各粮号的粮食不够,可以以低于市价三成的价格向各家收粮食,再卖给韦宝的天地商号,咱们坐地收钱,有什么不好?”

    方安平脸一黑,“三成?压低三成啊?吴大小姐,你这也太黑了吧?我和吴二公子可是兄弟关系呢。”

    吴雪霞笑道:“我们也没有强逼着你们卖,做买卖嘛,愿买愿卖的事儿。现在不缺粮食,永平府那边要是知道山海关这头的粮食卖的好,明天就会有大批粮食过来!我们吴家还有一大堆粮食在那边呢,过来之后,不比向你们收购要便宜吗?”

    方安平无话可说了。

    “韦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啊?是收一阵粮食,还是长期收?你莫不是想一家搞囤积居奇吧?”汪灿华问道。

    “囤积居奇是坑害老百姓,坑害地方,情愿把粮食收上来,放在仓里烂,也要把价钱涨上去,每年饿死那么多人,都是被囤积居奇害的,我能做这种事情吗?”韦宝笑道:“有的人为了赚黑心钱,不顾老百姓死活!而我要的是粮价下跌,平稳,本地老百姓丰衣足食!吴大小姐刚才说的不错,山海关的粮食买空,不日,永平府的粮食就会过来。永平府的粮食买空,不日,北直隶和山东的粮食就会过来!等北直隶和山东的粮食不足了,山西,河南,安徽,南直隶的粮食就会过来。人往高处走,货品也是往高处走的,哪儿价钱好,就自然会去哪一头。我这阵子得了许多人口,要为过冬做准备,我手里现在有三千多万两现银!预计分成两个月,每十日在韦家庄外不老亭收购一次!一共分六期收购完成!一片石城的开发,正好这段时间可以搞起来,我也算是为大家热一热场子了,让大家看看不老亭,看看一片石城,也看看抚宁城。这三个地方呈品字形,紧挨着,未来便可称为蓟辽的新商圈!否则山海关和永平府这两头隔的太远,造成辽西中间大片的荒芜之地,若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商圈牵头,对整个辽西的经济提升是不利的。”

    众人这才若有所悟,一起哦了一声,有点明白了。

    起初以为韦宝只是想弄个商城,看来还远远不止啊,他们觉得自己太小看韦宝的大局观了,这个什么蓟辽新商圈真的弄起来了的话,对于整个辽西,甚至也包括辽东的经济结构,都将是一个大调整!

    “这事情可不小,正好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跟各家掌事的说一说。光是山海关一片,就有近半数的辽西大户。”汪东明道。

    几个公子哥一致点头附和,都认为应该。

    “韦公子,那你购买这么多粮食,你真的有三千万两银子吗?你真的都要自己收购吗?”方安平到底是粮号掌柜家的少爷,还是懂一点门道的,问的问题很是核心。

    韦宝微微一笑:“当然,不是,那样的话,辽西的富户们不是一点油水也捞不到了?以前我做的事情,虽然都是出于公心!但可观上是有一点损害了各家富户的利益的,所以,我想给大家补一点回来。我不会向外面的人买粮。我主要向吴家买,吴家不够的情况下,他们必然会向你们各家买。这样,大家是不是就都有银子赚了?”

    韦宝的线路很简单,他自己是总商,吴家是总代,各家辽西辽东富户自然就成了各个批发商了。还真的是大家都有一些好处。

    韦宝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不让各家都沾到好处的话,他这个计划根本不可能施行,可以说,辽西辽东的富户再抱团跟他作对,关口把的严严实实,别说山西河南、安徽南直隶这些远的地方的粮食,便是北直隶和山东的粮食,也一粒米都别想进入辽西!

    要真的一次性投入三千万两纹银买粮食,那辽西辽东的粮食更不犯愁了,更何况这段时间辽西辽东的人口锐减,各家手里都没有什么佃农了,毫无粮食压力。

    这就纯粹成了倒卖粮食,左手进粮食,右手换钱的买卖,谁不乐意?

    坐地收钱的好事,谁不想要?众人欢喜的都说是好事,遂与韦公子勾肩搭背起来。

    一个个称兄道弟的,比赛诉说同窗之谊,似乎之前毫无不快。

    韦宝微微一笑,见没有人追问他是否真的有三千万两纹银,而安心不少!

    韦宝哪儿来的三千万两纹银哟?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