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42 这才是人生】
作者:轩樟
    郑忠飞郑金发父子没有见识过什么大场面,被吓得六神无主了,这个时候,就要坚定的死磕,才是最好的选择,讨价还价便一下子全暴露了。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要保持冷静,了解局势的最核心部件,现在的最核心部件就是比谁后台硬,露怯就完蛋。

    但是在金启和陈北河这样的‘凶人’面前,又事情变化突然的当口下,一对乡下小土豪哪里有余力思考。

    金启这次没有看韦宝,他已经听出话音了,这对父子就是欺软怕硬的主,既然二百两都愿意出了,一千两也问题不大,金启是没有将这对父子放在眼里的,上去就一脚踩在郑忠飞一只膝盖上。

    “啊啊啊!”郑忠飞疼的惨叫,满头大汗的瞪着双眼,样子吓人:“爹!爹!”

    “一千两!一千两!”郑金发一只枯燥的老爪子按在了金启的皂靴上,老泪纵横,“求官爷手下留情,我出一千两!”

    “早这样不就完事了吗?我这人吧,到了喝酒的时辰不能喝酒,就浑身不得劲。”金启闻言,顿时又露出了笑容,“老陈,这套路子你熟悉,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就定了?

    韦宝刚才说一千两,也就是商人的职业本能,他只不过是大约估摸着郑忠飞家能拿出来的钱的数量和能接受的价钱,随口说的一个价格罢了。真正的要是再商量,郑忠飞的二百两纹银的还价余地,其实韦宝也能接受了,却没有想到这帮当官的都是这么快的效率啊?

    这两三下就定了?

    一千两纹银要是换算成韦宝心中的现代货币概念,50万上下啊!辣块妈妈的,50万放在现代,分分钟步入温饱生活了。

    金启和陈北河在这个时代,还仅仅只是小吏,而郑忠飞家这种地方小土豪,分分钟就都跪下了?!

    还是现代思维逻辑的韦宝脑中,土豪并不比当官的弱,毕竟现代社会是法治社会,很多时候,土豪都有钱能使鬼推磨,能随时随地的装逼,反倒是官员,即便有俩钱也得藏着掖着。

    这种赤果果的权力展示,让韦宝对‘势力’,‘官场’,‘男人’,‘这才是人生’,这些词汇又有了一个崭新的概念,尼玛,好霸气,好流弊,劳资在现代日子,跟狗有啥分别?

    韦宝的世界观,分分钟就被刷新了一波。

    韦宝在这一刻,彻底明确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劳资也得当官,得获取权力,也得享受那种哈口气便能拯救世界的感觉,钱再多也赶不上这种感觉。雅蠛蝶!搜意思乃!kimoji!

    “得嘞!弄个字据,就这么定了,让老小子和他儿子签字画押,省的等下又反悔。”陈北河见事情定了,也很高兴,哈哈一笑,拍了拍一脸晦气的赵元化,“你惹出来的事情,你自己善后吧?”

    “大哥放心。”赵元化强挤了一点笑容出来,急忙去向附近商家借来笔墨纸砚。

    赵元化当场写出一份字据,大概内容就是郑金发郑忠飞父子设计谋害韦宝,污蔑韦宝,被韦宝识破,为了弥补韦宝的损失,特此赔偿纹银一千两,限期当日付清。

    赵元化将字据交给金启,金启看了看,交给陈北河,“我可没做过这样的事儿,还是你来看吧?”

    陈北河被金启说的脸一红,心说你也没有少做好吗,拿过来看了看,点头道:“都说好了,这事这么着就翻篇了,银钱付清之后,双方谁也不许找后账!否则……”

    赵元化急忙道:“知道,知道。大哥,我还能不知道吗?回头我开导开导这爷俩,没啥事。”

    陈北河将字据交给了赵元化,赵元化他们这种人随身就带着印泥,让韦宝,郑金发郑忠飞父子都按了指印,然后将字据交与韦宝,便大功告成了。

    “好了好了,都散了!都散了!看什么?滚!滚!”赵元化有气没处发,对周围围观的老百姓一阵凶。

    老百姓纷纷散去,就像是看了一场猴戏,这让韦宝心生感慨,这年代的人,似乎对什么都这么冷漠?好像他们就只有对食物特别上心,一个个听说能钓鱼那神情,俩眼都冒光。

    韦宝在人群外面忽然看见了孙月芳,她正转身离去,芳姐儿离去的背影挺美感的,韦宝刚才没有注意到她来了,暗忖刚才的一切都被芳姐儿看见了?唉,好破坏我形象吧?

    “老赵,你带几个人去收账吧?我带弟兄们喝酒去了,晚上你回来,咱们再喝一顿。”陈北河拍了拍赵元化的肩膀,又对韦宝道:“小兄弟,我让人帮你收账,你放心吧?”

    “放心!放心!”韦宝赶忙又将字据拿出来交给陈北河。没有人家,哪里来的这个‘帐’?白捡的东西,有啥不放心?事情过后,韦宝仍然恍如梦中一般,这也太快了,劳资带着现代大笔物资发展,也没有你们这个弄钱速度快呀?我为了几两银子吃尽了冷风,你们分分钟就是上千两银子入账?

    这一刻,韦宝便已经将自己和自己的大批物资,摆到了很低的位置,这是什么年代?封建时代,没有开化的时代,没有开化的社会,蛮横着呢,光有俩钱有什么用?

    事情还真没有韦宝想的这么单纯,这些地头蛇,对于地面上数得着的富户,那都是心中有底的,像是郑忠飞这种家庭,轻易不敢到山海关来搞事情,因为没有那种实力!搞韦宝之前,自然不会料到韦宝突然有这么强大的靠山!才有了这种巧合性的事件发生。

    山海卫,甲长这一等级的家庭,至少上百户,他们不算什么。

    但是到了里正等级,不过十来户,那就大不一样了。

    如果今天这事换成个里正,金启和陈北河绝不会处置的如此干脆。,因为到了里正级别,都是直通卫所指挥使司的人物了。

    要不然郑忠飞郑金发老老实实在乡下当小土豪,像是陈北河金启这样的人,也不可能随便带着人跑到乡里去敲竹杠,这里存在一个主客场和偶然性的问题。

    韦宝此时还处于懵里懵懂的蒙圈情绪当中,这些道理不复杂,不过他也要过后才能想明白。

    陈北河笑着接过字据,又递给了赵元化,“办的漂亮些,别让我在金大哥面前失了面子!”

    “我办事什么时候让大哥操过心?”赵元化干笑着,重新接回这份字据,心中苦恼,这叫什么事情?这是最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弄不好,郑家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出于亲戚关系,自己还得贴点儿。而且以后少不得为了这事被人嘲笑。

    “小宝别看了,走。”金启见事情圆满了,笑呵呵的拉着韦宝的手。

    韦宝本来还想去查看一下郑忠飞和郑金发父子,想想还是算了,笑道:“好。”

    吴世恩笑着跟上,吴世恩的俩伙计和金启的两个随扈也跟上。

    陈北河收了队,叫上带来的二十多个兵士,众人兴高采烈的往山海楼走去。

    赵元化带着两兵士,已经搀着郑忠飞郑金发父子离开现场。

    罗三愣子、刘春石、范晓琳,范大脑袋和王秋雅仍然木立在原地。

    “我不是做梦吧?郑金发要赔偿小宝一千两纹银?”范大脑袋咽了口口水道。

    “是,我没有听错吧?郑金发会赔给小宝一千两纹银吗?”范晓琳也跟着道。

    “他敢不赔?等会被当兵的打死。”罗三愣子呵呵笑道。

    “真没有想到,小宝现在这么牛!”刘春石一副恍如隔世的感觉:“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啊。”

    噗!

    范大脑袋、范晓琳和罗三愣子一起看向刘春石,连仍然在默默含泪的王秋雅都差点被刘春石给逗乐了。

    发财线

    【又喝酒去了,洗个冷水澡码字。深夜四连发,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