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374 放烟花和童话世界般的心境】
作者:轩樟
    韦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点热闹的,娘,你一起去看看吧,肯定比老戏好看就是了。”

    “去吧去吧,婶子。”吴雪霞小嘴叫一个甜。

    “好,去。”黄滢高兴道,暗忖吴家大小姐比赵大小姐还会讨人喜欢,果然是大家千金,不但知书达理,还很会与人打交道,连我这不相熟的人,她都能照顾的很好。

    韦宝将自己娘的反应看在眼里,暗暗的有点担心,不是说好了是让你和我爹做戏,让吴雪霞觉得做韦家的儿媳妇是一件没意思的事情,让她知难而退,主动说出拒绝我的话吗?你把个气氛整的这么好,像是未来公婆见媳妇一般的喜爱,这还有啥作用,有啥效果嘛?

    韦宝担心,吴三辅见这种情况,则大为欢喜,见吴雪霞似乎有点讨好韦母,便安心了。

    知道吴雪霞对韦宝绝对是有点意思的,可没有见自己妹妹对别人这么热情过呢。

    连亲舅母,舅舅祖大寿的夫人来吴府做客,雪霞哪回也没有这么热络过呀。

    一帮人在韦宝的带领下,往韦府大门外宽敞处而去。

    邓大梁和邓二鲜等人来的很快,因为王秋雅是让人飞马去传话的,说的很急,所以邓大梁等人也乘坐军工署专属的马车,带上东西便飞驰而来,邓二鲜这段时间主攻的便是无烟火,都是现成的家伙,所以来的很快。

    一行人上前与韦总裁见礼,不是在内部场合,他们统一称呼韦宝为公子。

    吴雪霞一见韦宝的这些手下,都有明确的制式服装,虽然都是古里古怪的‘骑马装’,但跟军事方面有关的,似乎都以深色为主,不是灰黑色,便是黑色,与管理有关的,大都穿蓝色制服。

    这点引起了吴雪霞的疑心,随着对韦家庄的观察越多,吴雪霞愈发的觉得韦家庄比朝廷更像是朝廷,大大小小的‘衙门’分的很具体,这么多人,却能保持井然有序。

    吴雪霞猜想这一切应该都是韦宝弄出来的,暗忖看不出来,韦宝平日里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思却这么细,弄出这么多门道来,这是要干什么?

    光凭韦家庄这些衙门,这些规矩,吴雪霞便感觉,若是韦宝能在同等条件下与吴家竞争,吴家的生意,不出几天功夫,便全部能被韦宝打垮。

    两回喝韦宝的四特酒,吴雪霞就看出来了,光是酒,韦家庄的四特酒便远在吴府老窖陈酿之上!

    人家这还是新酿的酒呢,喝过口感极佳,还不上头,睡醒之后恢复的也快。

    韦家的菜肴也很好吃呀,吴雪霞的嘴巴是极挑剔的,韦家厨师堪比宫廷御厨,她搞不懂韦宝短短时间内赚到钱的人,上哪儿弄这么多好厨子来?

    反正对韦家庄越了解,韦家庄的每样事务都在震撼吴雪霞,觉得都比外界要强出很多很多。

    “火弄的怎么样了?”韦宝轻声问邓二鲜,这些天他都没有去军工署,所以也不知道邓二鲜现在具体到什么进度了,邓二鲜是具体负责无烟火项目的组长。

    “我不知道算不算弄出来了,现在威力比以前的黑火大50倍!性能稳定,已经做过好几次热试验和碰撞试验,高温,碰撞,现在都不怕。”邓二鲜答道。

    韦宝惊喜万分:“早该告诉我呀,这就算是成了!”赶紧去看火。

    只见邓二鲜带来的一袋子火,呈现明黄色,一颗颗的已经不是粉末,而是像小米的米粒一般的晶体。

    韦宝虽然在后世没有接触过火,但他这段时间对化学的研究算是上了一个层面,知道肯定经过了塑化加工,不由轻声问邓二鲜:“这是怎么办到的?”

    本来按照韦宝搜集的资料和思路,无烟火还处于硝化棉的状态和阶段,没有想到都能结晶了。

    邓二鲜并没有很得意,轻声汇报道:“这些天,我试验了上千种配料,前几天偶然发现加入硝化棉和一种纤维,再混合火之后,自然风干,然后将之粉碎,之后便是这样了,不但效果比之前的反应好,而且更加稳定,现在即便大桶大桶的运输,也不用担心运输途中会爆炸。像是之前的酒瓶炸弹,现在只要不拉开起爆器的保险装置,即便是酒瓶炸弹碰撞破碎,也不会引起爆炸。”

    韦宝听后大喜,知道这就算是彻底成功了:“好啊!你的工作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你的名字将被载入史册!我要重赏你!”

    邓二鲜本来没有想这么多,听韦总裁这么说,红了红脸,因为长期在实验室工作,让她原本偏黑的肤色,已经变成黑里透红,比原先白了少许。

    “都是总裁指画的结果,我只是执行而已,不敢称功劳。”邓二鲜谦虚道。

    “不!这是你的努力加运气造就的!”韦宝高兴的哈哈一笑。

    今天比任何日子都高兴,因为韦宝实在是不敢相信,像邓二鲜这种几乎毫无化学基础的人,文化水平更是连小学毕业都难以算上,居然只用了三四个月,便将无烟火弄出来了?

    韦宝个人觉得,这无烟火的制作水平绝对达到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水平了,要是按照他手里三个‘热衷穿越巨’兄弟从网上摘抄的资料,能弄出18世纪末的无烟火水平都已经是奇迹了。

    现在邓二鲜等于是将火科技提高了整整三个半世纪的水平,1624年到1980年代,可不就是三个半世纪吗?

    可惜钢铁工业没有起步,否则可以开始搞枪支搞大炮了吧?

    钢铁工艺技术跟得上的情况下,各种军武都能搞。

    韦宝充斥在震惊的喜悦中,招来范晓琳。

    “公子。”范晓琳不知道这时候找她干什么,心说自己也不会鼓捣军工署的东西呀。

    “奖励邓二鲜千两黄金,万两白银!明天你代表我,到军舰湾搞个表彰大会!以后但凡在科技上取得突破,不论大小,都有所奖励,并且要给突破的人员申报专利!我的专利属于组织,其他组织内的人的专利也属于组织,但不能忘记个人的贡献。”韦宝激动的吩咐道。

    韦宝是很看重专利保密的,若是不然,带来一堆新奇技术,马上给他人做嫁衣,这种事情,韦宝不会干。

    但韦宝也鼓励民间整体的科技水平提高,允许所有人弄出专利技术,都给予支持!

    这么多?

    邓二鲜和范晓琳都震撼了,这么多金银?

    “总裁,不用这么多,我没有做什么啊。”邓二鲜急忙轻声推辞:“现在韦家庄启动了这么多大工程,很多地方要用银子。”

    韦宝听了邓二鲜的话,心中暖暖的,知道这长得跟个男人一般的妹子是真的将韦家庄,将天地会当成家了,笑道:“再缺银子,该奖励的也应当奖励,这不光是给你个人,也是鼓励后来之人的。”

    范晓琳也道:“是呀,总裁说要给,便不能推辞。”然后又对韦总裁道:“公子,我明天一定照办,晚上给我签个字,否则我提不出金子。”

    韦宝笑着点头,范晓琳只有流动资金,只有白银,大宗的金银都存在军舰湾内修建的库房,有护卫队的专人看管,整整一个连,专门守卫库房的。

    “小宝,在忙啥呢?好了没有?带我们看什么新奇东西呀?”吴三辅过来了。

    韦宝笑道:“马上,马上就好,来人,摆桌子,让大家先坐,该喝茶喝茶,去通知一下附近不上工的人,让大家准备看烟花。”

    韦宝的随扈们急忙答应,分头去准备去了。

    “烟花?烟花是啥玩意?”吴三辅像是个好奇宝宝。

    “马上就知道了。”韦宝微微一笑,然后对邓二鲜说制造的大概方法和效果。

    吴三辅哦了一声,马上像个广播一般去告诉其他人,韦宝马上要放烟花。

    现在这种制造烟花爆竹的事情,对于邓二鲜来说,可以算是小菜一碟了,这才知道今天总裁急招他们来干啥来了,立刻开始动手。

    韦宝也从旁协助。

    礼花弹包含的主要效果颜色有:红,蓝,橙,黄,紫,白,金,银,绿,青。

    要造出礼花弹来不难,韦宝主要强调的是效果,他就爱显摆,凡事追求个花哨,追求个赏心悦目。

    韦宝等人在这边忙乎,吴雪霞忍不住好奇心,也过来看。

    “这就是烟花?”吴雪霞忍不住问韦宝。

    韦宝正和邓二鲜一道拌料,回头看了眼吴雪霞,笑道:“想不想试一试?”

    “我?”吴雪霞粉脸一红,没有想到韦宝会搭理自己,“我可不会这些东西,是跟爆竹一样吗、会爆炸吗、你小心点。”

    “原来你这么关心我?”韦宝嘿嘿一笑,“没事,我们这个很安全,再说只要没有火星,怎么烧起来?”

    吴雪霞嗯了一声,蹲在韦宝身边看,不知道怎么滴,去韦宝父母那边吃了一一顿饭,到现在脸还有点烧烧的烫。

    “很简单的,将这些金属碎片分层次参进去,这种能发红色的光,这种能发黄色的光,这种能发蓝色的光……喏,就这样。”韦宝教导吴雪霞。

    吴雪霞乖巧的哦了一声,饶有兴致的学着韦宝的样子掺入金属屑。

    整个制作过程很快,因为是试验性质,第一支烟花不到10分钟就做出来了。

    韦宝让先放一支试一试效果,等会好看看还怎么改进?

    礼花弹所包含的效果种类有锦菊,锦冠菊,花环,带彗尾效果(球升空时带一条类似彗尾的效果),爆裂椰树,瀑布,锦冠瀑布,金椰树等等。

    韦宝他们这么简单的制作,肯定不会有那么多绚烂的效果。

    邓二鲜让人将铁管绑在几块找过来的大石头上,固定在地上。

    只见点燃引线之后,砰地一声响起,然后一束火光冲天而起。

    那火光直飞向上空二三百米!

    所过之处,一直散落各种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光效。

    在夜幕中,如同喷出火花,一会变一个颜色,就像一棵无限长高的圣诞树。

    那些小的散落光圈,如一个个“降落伞”,又像一个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小雨点,又像“小人国'里出来观光跳伞的。

    围观者上千,还有这个时候正是上班和下班交接的时刻,还没有睡过去的农业劳作者们,听见响声,纷纷从窗户看,跑出屋子看,见到这种奇景,所有人都惊了个呆。

    大家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同时发出巨大的哇、啊之类的惊叹声,一个个眼睛瞪得贼大。

    范晓琳、王秋雅和徐蕊,还有总裁秘书处的一帮女秘书,韦父韦母那边的丫鬟们,女孩子们高兴的直轻轻拍巴掌。

    “好漂亮呀。”吴雪霞目光灼灼的看着天空美丽的烟花:“这就是烟花,果然如其名,烟做的花朵,好美。”

    韦宝微微一笑,忽然想起清魏宪《西湖春晓》诗中一句写烟花的,不由吟哦道:“十里寒塘路,烟花一半醒。”

    吴雪霞娇笑一下,“知道你是秀才,不用吟诗吧?那我也来一句,不过,我可不会作诗,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唐杜甫《清明》秦城楼阁烟花里,汉主山河锦绣中。”韦宝笑道。才发现,自己原来会的东西也不少呀,居然还记得杜甫的诗。

    吴雪霞不甘示弱,晃了晃美眸,却想不起来什么有烟花一词的诗词了,忽然想起前阵子看的汤显祖的牡丹亭,“病躲在烟花,你药怎知?”

    “这是指风月情爱的吧?跟我们这个烟花是一路吗?”韦宝笑道。

    吴雪霞歪着头,看着烟花的影像逐渐消失,不由道:“情爱便好似这烟花呀,再好看,也只是一小会儿便不见了,你看,不是没有了吗?与相思有什么分别?”

    韦宝点头道:“说的不错!”

    “小宝,就没有了啊?再来啊!”吴三辅在不远处叫唤。

    韦宝笑道:“好,稍等啊!”

    “我现在会做了,我也帮忙。”吴雪霞高兴道。

    “行,不过小心别弄到眼睛里,也别多闻,这种药有毒!”韦宝道:“你戴上手套弄吧,弄到皮肤上,对皮肤也有伤害。”

    吴雪霞哦了一声,心想韦宝懂的真多,“你们这种药,是自己做的?这能用来做枪弹的火吧?我们的神机大炮,神武大炮,也能用这种药吧?会不会让我们军队的枪炮威力大涨?”

    韦宝心中一凸,暗忖吴雪霞的心思真是机敏,一下子联想到枪炮去了,便道:“可以是可以,不过制作艰难,不宜量产,只能偶尔放个烟花什么的。”

    韦宝怕暴露自己拥有大量制造火的能力,会生出祸事。

    吴雪霞似乎识破了韦宝的心思,轻轻地哼了一声,“我又不会对别人说,你这么谨慎干啥?”

    韦宝被吴雪霞说中心思,尬笑一下,没说什么。

    不一会儿,军工署的人将余下的火都制成了烟花,一共三十多组。

    接二连三的放起来。

    “砰”的一声,一朵紫色的“花”腾空飞向五光十色的夜空。

    星星点点的火花还残留于空中,似乎还没展现得淋漓尽致。

    它最耀眼的姿态已镌刻于大家心间,挥之不去。

    “该我了,该我了!”吴雪霞兴致勃勃地要亲自点引线。

    一名随扈看向韦总裁。

    韦宝点头道:“让吴大小姐亲自点火吧。”又对吴雪霞道:“点燃赶紧走开,别靠太近。”

    吴雪霞哦一声,又奋又紧张的,从那随扈手中接过香火,凑了两下,才凑上去点燃,引线嗤嗤冒着火花,吴雪霞轻呼着迅速跑开,动作很是麻溜。

    韦宝微微一笑,看着跑到自己身边才停下的吴雪霞,似乎被吴雪霞的情绪感染到了,也有了些青葱少年的感觉。

    十四五岁的年纪多好呀?什么都不用多想,不必理会世俗的烦恼,只需要沉浸在纯净的世界中,仿若童话故事。

    烟花的周围映出灿烂的光,旋转着,成了流动的银河,而它则成了倒转在地面的另一个月亮,有着种说不出的和谐。

    韦宝静静地仰望夜空,看见一个菊花型的烟花绚丽在夜空中绽开。

    烟火射入高空后,先是五彩续纷的光剂燃烧,烟火重叠,夜空锦绣团团,构成各种美丽的图案,让人们希望它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留得更久。

    吴雪霞回头一瞧,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兴奋的色彩,眼眸中透露着快乐的流光。

    火树银花不夜天,那光彩流转的色彩铭刻于人心间,更美的,是那喜庆欢快的气氛。

    “原来你也会笑的。”吴雪霞对韦宝道。

    韦宝笑道:“我经常笑的好不好?说的我想说面瘫一样。”

    “不是,我是说,真笑,你平常笑起来都假的很。”吴雪霞沁了沁粉嫩的鼻子:“而且,总是故意装的像很老成一般。”

    韦宝一汗,自己有这么假吗?我一个年近三十的人的心理,还用装吗?我比你爹吴襄也小不了几岁!

    想到自己跟一个快要能做自己女儿的人站在一起聊天,不知道这算不算谈恋爱。

    韦宝与芳姐儿在一起的时候会有谈恋爱的感觉,与赵金凤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有谈恋爱的感觉,与吴雪霞在一起的时候,这种感觉最为强烈。

    在现代,有些男人年近三十尚未成家,但是在古代,甚至有可能都做爷爷了。

    想到和一个快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女孩谈恋爱,韦宝忽然起反应了,尤其吴雪霞娇美的容颜配上波涛汹涌的身段,挺拔纤细的整体身姿,处处惹得韦宝冒火啊。

    不考虑吴雪霞的家世背景,成长环境,不考虑吴雪霞已经成型的刁蛮个性,吴雪霞的外形完全是韦宝的菜,真是能玩一辈子的类型呀。

    想及此,韦宝吞了口口水。

    吴雪霞被韦宝看的粉脸羞红,美眸得意的转了转:“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我没有故意要装老成,天下纷乱,民不聊生,无数饥民流离失所,青山绿水,处处尸骨,这样的世界,怎么教人不老成?”韦宝淡然道。

    想到明后期出现资本主义萌芽,远比英国资本主义起源早,为什么中国没走向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反而英国走向强大?又想到大明老百姓的苦难日子,韦宝就糟心。

    他知道工业革命是农业时代的明珠,这颗明珠,是亿万生灵鲜血浇筑的。

    工业革命的爆发,依托的是庞大的市场、旺盛的消费需求,以及稀缺的劳工。

    如果没有劳工的稀缺与旺盛需求这一根本性矛盾存在,就无法催生产业革命。

    而以欧洲农业之贫瘠,中世纪贵族尚且衣衫褴褛,何来旺盛的市场需求?

    答案是航海大发现,以及殖民掠夺。

    西班牙的殖民掠夺、种族灭绝,使上层贵族瞬间暴富。

    暴富之后消费需求旺盛,对服装、器物等品味提高,本国人力成本高昂,于是雇佣英国人打工。

    为赚取利润,英国纺织业迅速发展,出于人力匮乏的考虑,对机器生产效率不断改进,逐步探索,终有突破。

    形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技术革新,最终突破了蒸汽机、纺织机的技术瓶颈,实现了机械化大生产。

    吴雪霞奇怪的看着韦宝,自然不知道韦宝心里又在想体制变革,想发展的事情,轻声叹口气:“这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担心就能改变的事儿啊。没有想到你这个人平时看上去挺狠的,居然这么心善,难怪养活这么多人。”

    韦宝脑门掠过三道黑线,我狠?我再狠没有你爹狠,没有你大哥狠,没有吴三桂狠吧?吴三桂小小年纪便看出有杀人不眨眼的潜质了。

    “大明虽然富豪众多,奈何富豪之财乃掠夺自平民,豪门愈富则平民愈穷,最终爆发的将是无可阻挡的反民作乱,老百姓不到活不下去,是不会轻易造反的,这些事情,自然轮不到你这个衣食无忧的千金娇女想。”韦宝道:“不早了,吴大小姐早些回去休息吧?”

    “又开始装老成。”吴雪霞笑道:“像是刚才那样多好?大明的老百姓造反,只是零星的,天灾以至于年景收成不好,这不是很寻常的事儿吗?你该像刚才那样多笑一笑,笑一笑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该像我这样,哈哈哈哈。”

    韦宝看吴雪霞忽然有点没心没肺的模样,看她少女特有的开怀一笑,被逗的跟着笑了笑,若真的能回到14岁的人的心境,若是没有对历史的一点点先知,该多好啊。

    可是,那样的话,他就没有钱了,没有金子没有白银,他一个乡里少年,又凭什么能与吴家大小姐站在这浩繁星空之下聊心事呢?

    不知道为什么,韦宝和赵金凤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容忍赵金凤的纯真,可以理解赵金凤不知道外间的事情。

    但韦宝无法容忍吴雪霞的世界观,因为她是吴襄的女儿,吴襄是辽西的实力派人物,这样人物家的孩子,心中完全没有百姓,没有国家,说明吴襄就缺乏这方面的家教,是不是也可以证明吴襄本身就是一个只有权力利益的人,心里也是没有百姓和国家的。

    还有,和赵金凤在一起,韦宝自然会想到赵克虎,心里不好别扭。

    和吴雪霞在一起,韦宝自然也会想到吴襄,感觉特别的别扭,吴襄虽然总给人温文尔雅,挺有风度的感觉。但韦宝能看清那背后的手段,辣手,冷静,为了利益,招式花样百出。

    烟花放完了,人们纷纷散去,都在谈论刚才的一场灿烂,都在感叹韦家庄的日子好,不但能吃饱饭,还能看到这么绮丽的景观。

    吴三辅让大家不要打扰韦宝和吴雪霞,韦父韦母等人便先回去了。

    范晓琳和徐蕊也回去了,只有王秋雅和总裁侍卫们在远处跟着韦宝和吴雪霞。

    两个人散了一会儿步,韦宝将吴雪霞送回迎宾馆。

    王秋雅服侍韦宝沐浴,更衣,就寝,她没有问韦宝跟吴雪霞的事,韦宝也没有打算说。

    韦宝心里还在想着尽快开拓海外贸易的事。

    作为小国,英国可以通过圈地运动,通过残酷压榨平民崛起。

    活不下去的平民可以到海外充当冒险者,死了一了百了,只要活着,或许还能混个人模狗样。

    放在在明朝疯狂压榨试试,李自成引领的民众,分分钟教大地主阶级做人。

    所以韦宝觉得,说大明的百姓是羔羊,是麋鹿,似乎也不合适,汉人百姓其实也是挺能闹腾的,但多数是耗子窝里斗,对内一个个凶得很,对外就没有几个真英雄了。

    国家太大,人口众多,系统性风险爆发系数很高,况且明代劳力众多,对机器生产的研发动力不足,毕竟研发、使用机器,成本也很高。

    即便是在韦宝所处的后世,国内更愿意使用海外成熟廉价的技术,而非自主研发。

    明朝面积庞大,人口众多。南北方的发展差异极大,社会结构也不稳定。农民们起义常有,西南蛮荒等等。

    韦宝觉得,其中面积因素挺关键的。

    古代落后的通信必然导致强化集权,强化集权下地方自主性很弱,大部分民众仍然被自然经济束缚,可以说没有能力去创新。

    近代西方重大革新,包括古代中国发明基本都来自吃饱喝足的贵族,官僚等阶层。

    然而明朝还是因为地理和人口因素,政局上十分复杂,各派斗完就是内斗,由于文字狱与科举制度的思想**化,高层官员专权现象很严重,好官也不得不被卷入其中。

    像是宋应星这种人很少,他是没有官做,才潜心科学,也只是个半桶水,啥都知道一点,却并不深入,只能算是个统计者,各种学科的编纂搜集者罢了。

    正统的,官方的科学家,徐光启这种的科学家,又没有大明官方提供的合土壤,来进一步提高科技成果。

    而英国等国领土小,人口少,不会有某一阶层实力极其庞大的情况。反而容易造成宽松的社会经济环境。

    古代中国盛世之时,多是对外友好贸易往来,而非英法等国四处殖民积累资本。

    当时国人普遍认为外界是蛮荒之地,而欧洲国家经历黑暗中世纪后奋力向外界探索学习。

    韦宝觉得这也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人自身强大就容易自傲,无解。

    虽然中国不搞掠夺,国家也庞大。

    但是身材壮硕反倒拖累自己。

    明朝实力真可以说世界最强。

    天真的想象,如果稳定发展的话,不被满清耽误几百年,即使停滞发展,明朝的军事真的能碾压几百年后的英法等欧洲国家。不会在近代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

    韦宝可以肯定,工业革命不是点点科技树就能顺理成章实现的,它是要死很多人的。

    大明的国土辽阔,人口众多,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领导工业化,各个势力分分钟就割据内战,南北战争莫不如是。

    义和拳席卷中原时候,拆铁轨,扒电线,紧急毁灭火轮船。

    不是吃了铁秤砣,没有政府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一个在十八世纪末国力还是举世无双的大清帝国有什么动力去学西方那些奇技淫巧?

    那个时候西方的工业品也确实不咋地。

    就像是韦宝现在,有了几样拳头产品,韦宝也认为是很接轨老百姓需求的。

    虽然吴襄和辽西辽东的世家大户们从中作梗,抵制,但说起来,还是这个时代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不易打破,新商品再好,也很难进入人们的生活。

    近代的大清,还真是几十年的功夫被人超过去了,被狠狠扇了几巴掌,到了清末反而能搞点工业,等到黄金十年,话语权被大地主和买办夺走,又没空间发展民族资本了。

    在床上胡思乱想一通,韦宝又想到了吴雪霞身上。

    若自己真的成了吴家的女婿,自己就真的能安心在韦家庄试验新体制,玩出一个小型工业社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