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211 韦宝的大道】
作者:轩樟
    韦宝道:“先讲具体施工标准,再评议工程款。然后竞标。”

    罗三愣子对于韦宝这一套已经熟悉了,范晓琳和徐蕊、王秋雅也已经驾轻就熟,一起答应。几个人准备公章的准备公章,准备文件的准备文件。

    虽然‘包工头’们都不识字,但程序还是很正规的,一点乱来不得。

    大家都很好奇,韦宝的施工标准是啥样的?

    他们都以为修路就是将地压的夯实些,好走些便是了。

    毕竟现在刚刚过正月,天气依然很寒冷,土质很硬,把路面打的夯实一些,再把石块处理干净,弄出路面的形状处理,只要不下雨就行。

    在一大堆火把的照明下,韦宝直接领着众人到路段上介绍如何修他要的路。

    修路主要分两个大面,下面的一般叫路基,持力层,多是灰土换填,如果地下有水要将降水排干净,不能有明水,太湿了需要砂卵石换填。都需要压实。

    韦宝一边说,一边让人在现场开始动工,先把路基挖出来。

    让罗三愣子弄两个正直的石匠做监理,让各个施工方,有什么问题便及时的报监理。

    韦宝向两名监理具体形容了对路基和路面的要求:“你们一定要做到廉政无私,一心为公。**的下场是万劫不复。”

    韦宝很痛恨**,所以在制度创立初期便安排了林文彪暗中设立反腐机制,现在因为人手紧张,这个机制只是由统计署的那些准特工们代为监督,还没有正式分离出去。

    两名被授予了监督职权的石匠听公子说的严峻,急忙弯腰拱手:“公子放心,我们绝不敢徇私,不敢贪钱。”

    韦宝点了点头,又对身边的一帮‘包工头’和工匠们道:“若是你们在施工过程中,妄图偷工减料蒙混过关,贿赂监工,你们的罪责将比受贿者重一倍!”

    在韦宝的律法中,索贿和行贿,比受贿的罪责要重一倍,因为他觉得这两种人更加可恨。很多被拉下马的人,抵不住种种惑虽然也不足姑息,但韦宝觉得比索贿和行贿的人稍微好点,毕竟处于被动位置。

    众人急忙表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一个个正直无比的模样。罗三愣子虽然没有大声表白,心里却尤为警惕,因为自从当上了大管事之后,所有人都对他奉承,拐着弯的讨好他,但他不敢忘记自己的权力是公子给的,尤其公子刚才这么一说,更加让他明确了警惕的念头。

    韦宝接着讲具体施工,他没有接触过修路,是从三个‘穿越巨热衷’兄弟的资料上找到的,现在有了水泥,有了石油,虽然石油炼化对于他来说还是难关,但是石油转沥青完全无压力。

    沥青是由不同分子量的碳氢化合物及其非金属衍生物组成的黑褐色复杂混合物,是高黏度有机液体的一种,呈液态,表面呈黑色,可溶于二硫化碳。

    是一种防水防潮和防腐的有机胶凝材料,主要可以分为煤焦沥青、石油沥青和天然沥青三种。

    其中,煤焦沥青是炼焦的副产品。石油沥青是原油蒸馏后的残渣。天然沥青则是储藏在地下,有的形成矿层或在地壳表面堆积。

    沥青主要用于涂料、塑料、橡胶等工业以及铺筑路面等。

    韦宝得到的沥青,使用的是最简单的蒸馏法,将原油经常压蒸馏分出汽油、煤油、柴油等轻质馏分,再经减压蒸馏分出减压馏分油。

    虽然他试了一次,弄出来的汽油、煤油和柴油,渣滓很多。

    汽油、煤油和柴油这些油品的质量还不能过关,但是沥青的要求低,而且榨汁多,对于沥青来说更加扎实,完全没有影响。

    这些原油蒸馏之后余下的残渣可以直接生产出沥青产品,所得沥青也称直馏沥青,是生产道路沥青的主要方法。

    韦宝让周石匠看过图纸,虽然周石匠不识字,但是一看图便明白要怎么做,指挥人挖路基,一步步的做的很规范。

    路基挖平,上了材料之后,是沥青摊铺,从沥青搅拌站拉出沥青,然后铺到作业面,直接在路基上摊铺。

    石灰粉煤灰稳定土基层施工要求当铺筑层不只一层时,先铺筑的一层,将表面轻轻地耙松,并在铺筑下一层之前洒水湿润使后铺的一层相互结合良好。

    拌和时应做到土块粉碎;配料要准确;含水量要略大于最佳含水量;拌和要均匀。当天摊铺、整型、碾压。

    如发现有粗细颗粒离析现象,应补充拌匀。

    直线段,由两侧路肩向路中心碾压;平曲线段,由内侧路肩向外侧路肩进行碾压。

    在路面的两侧,应多压两遍。将表面轻轻耙松,并洒水湿润后施工水泥碎石层水泥粉煤灰稳定碎石层施工。

    水泥与集料应准确过秤,按质量比例掺配,并以质量比加水。拌和时加水时间及加水量要有记录,还要提交监理检验。

    混合料在运输中,加覆盖以防水分蒸发,并保证装载高度均匀以防离析。应控制好卸料速度、数量与摊铺厚度及宽度。拌和好的混合料要尽快摊铺。

    摊铺必须使混合料按要求的松铺厚度,均匀地摊铺在要求的宽度上。

    韦宝习惯了现代开车的规矩,一条行车道的宽度是3.75米,他弄的双向8车道的标准,宽度是30米的大国道标准!

    韦宝做事还是有点好大喜功,也是将这条道预备作为示范路来用的。

    不但宽度惊人,一路上还要求配置排水渠,井口,井盖,防止下雨天,道路积水,都考虑进去了。

    混合料经摊铺和整型后,便立即在全宽范围内进行碾压。

    直线段,由两侧向中心碾压;超高段,上内侧向外侧碾压。每道碾压应与上道碾压相重叠,使每层整个厚度和宽度完全均匀地压实到密实为止。

    压实后表面应平整无隆起,且断面正确,路拱符合要求。

    韦宝要求填土采用同类土填筑,并宜控制土的含水率在最优含水量范围内。当采用不同的土填筑时,应按土类有规则地分层铺填,将透水性大的土层置于透水性较小的土层之下,不得混杂使用。

    边坡不得用透水性较小的土封闭,以利水分排除和基土稳定,并避免在填方内形成水囊和产生滑动现象。

    填土应从最低处开始,由下向上整个宽度分层铺填碾压或夯实。

    人力打夯前应将填土初步整平,打夯要按一定方向进行,一夯压半夯,夯夯相接,行行相连,两遍纵横交叉,分层夯打。夯实基槽及地坪时,行夯路线应由四边开始,然后再夯向中间。

    “整个过程都要由监理监督,从投放物料,到拌料,到层层铺设,所以,监理的任务相当重,你们两个人忙不过来,也可以找几个助手,未来成立质监局,你们就是骨干。”韦宝对两名被充当监理的石匠道。

    两名石匠连忙答应,欣喜不已,暗忖成立了公子所说的质监局,那他俩很有可能一个是正管事,一个是副管事了吧?

    不过一帮兴致高涨,准备承包路段铺设,赚一点钱,也弄出自己的商号的‘包工头’们就没有这两个石匠这么高兴了,一个个板着脸孔,暗处这么复杂?本来他们还以为铺路要比修筑城墙轻松很多,简单很多呢。

    要是按照公子这种标准,修成这条路,得多少年?至少两年往上吧?

    韦宝看出了众人的心思,笑道:“用多少物料,用多少人工,都会评估核算,要是我的话,就喜欢做复杂的工程,越复杂,越是有难度,越有难度,以后门槛就越高,未来行业稳定了,想再开商号,进行招标,那就要看商号的资质了,不是想开商号就能开商号的。”

    众人听公子这么说,均转忧为喜,暗忖有理,这开商号就跟人一样,有本事的人,当然能做更复杂的事情,也能得到更多的报酬,很容易理解。

    之后的招标很顺利,从四十多个有心承包的包工群体中选出五个来,再让他们注册小商号的公章,名称,注册这些,然后招人。

    这些事情,徐蕊和王秋雅,还有韦宝下面的人都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了,所以这次不用韦宝再详细讲解,不到一个时辰之后,五路人马便开始施工,将刚才生产的第一批水泥,全部领走。

    周石匠对韦宝道:“公子,修路要水泥,修筑城墙也要水泥,我还要用水泥制造水泥砖,还有研磨石英石、石灰石,这里才1000来人,根本不够。”

    “不够就想办法提高效率。”韦宝道:“等大家技术熟练了,工艺纯属了,再配上蒸汽机的机械帮助,效率还会提高的,还有,你要在各个工序的配合上下功夫,把工艺流程具体细化。”

    “我是大老粗,哪里懂那么多?”周石匠苦着脸。

    韦宝微微一笑,招手喊来被安排在工业局的书办张斌:“到你派用场的时候了,你和周石匠一起研究,尽快将水泥制造的每项工艺细化,标准化作业,流程要不断完善,提高效率。”

    张斌点头。

    韦宝又对周石匠道:“具体的升温,冷却,化学过程,你想法子保密,核心过程都安排正式编制的人去做。”

    “是,公子,我想到了。”周石匠答应道。

    韦宝说完,又对罗三愣子吩咐道:“从伐木的人手里面再分出50人去做石油原油蒸馏,化工厂就安排在矿场旁边,用石料搭建大型厂房,今晚就开工。具体怎么做,张斌,你和几个师傅商量着研发。”韦宝说着将资料交给了张斌。

    安排技术研发,安排人手,韦宝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自上马,“过程中要格外注意安全,这些物质散发的气体是有毒的,罗大管事,再去我娘那边,让后勤处多制备口罩和手套,按工人的人数,每个月两套这样发放,多多准备。还有,这些工矿企业都要准备实验室,实验室要离生产区远一点!跟一个正规车间要一般大小。”

    罗三愣子答应道:“是,公子。”并将公子的要求一一记录下来,现在罗三愣子也养成了记笔记的习惯,要不然每天公子吩咐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他的头都有点大了。

    “公子,要是按照这个标准修排水井,光是井盖要用多少铁啊?咱们现在的铁料很紧张,就是黑市买,也没有办法买太多。”罗三愣子提醒道。

    林文彪也附和的轻声道:“罗大管事说的是个事,再要大量买铁料的话,会引起官府注意。”

    “这是麻烦,必须找地方弄铁料才行,不过,标准不能改,先不用井盖,把位置留出来!咱们将来一定会有自己的钢铁厂。”韦宝目光坚定的闪烁一下。

    罗三愣子赶忙答应,公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韦宝也没有说的太细致,反正这里不愁土地,想造多少房子都可以,知道罗三愣子造房子的时候都是按大的来。再说企业也不可能一步到位的成型,在企业成长的过程中,要走的弯路,要浪费的,韦宝也也不是很在乎,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靠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一下子弄出一个很完善的企业,甚至是社会出来。不行再改嘛。

    “三愣子哥,你可以弄两个随扈书办啊。”韦宝道:“都大管事了,一个人忙不来的。”

    “我的书办得识字啊,现在教书先生们都被公子派下去了,没有人了。我已经跟林管事说过了,他说过一阵帮我想法子,再弄几个识字先生过来。”罗三愣子答道。

    韦宝微微一笑,知道罗三愣子会的字,比范大脑袋还少,看了眼罗三愣子歪歪扭扭记录的小本子上的字,还有很多用画图代替,感觉好笑。

    “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韦宝自信道:“到了两个月后,第一批扫盲班结束,有的是识字的人!”

    林文彪也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要不是罗大管事急着找书办,我不想从外面再找识字先生来了,咱们自己培养的人,对公子将更为效忠!”

    韦宝深深看了林文彪一眼,知道林文彪已经看出来了自己的野心,暗暗欣喜,林文彪有勇有谋,还有股狠劲,还能体察自己的心意,对自己忠心,算是找对人了。

    韦宝将林文彪和罗三愣子喊到一边:“我收到了风声,过几天,那些里正和甲长们会从辽东经略府找人来找事,你们要提前有个准备。”

    这话,韦宝主要是对林文彪说的,想了想,还是让罗三愣子也知道为好。

    罗三愣子气道:“公子,他们再敢找事,咱们就跟他们干!咱们现在多少人了?三千多人,比整个金山里的人合起来还多,而且大部分是壮劳动力!”

    “不能蛮干。”韦宝皱了皱眉头,明白罗三愣子的意思,罗三愣子其实已经有点想要造反的苗头了。

    林文彪道:“公子,咱们在自己的地盘做点什么,不关他们的事情,别说辽东经略府,就是京城朝廷,也得讲道理!若是硬要找麻烦,说不得,咱们也得硬气一些。”

    韦宝点了点头,“我也有这个打算,人手先准备好,具体怎么个硬,到时候再说,走一步看一步。”

    “公子放心吧,我看了一下,公子原先甲中的人,再加上从老林子和关外来的人,至少有上千人是死心塌地跟着公子的!咱们有这么多人,又会造这种结实的水泥砖,上哪儿都不怕!”林文彪看着韦宝道:“护卫队的100人,各个忠心耿耿,都能为公子出生入死。”

    韦宝心中一动,也立时明白了林文彪的意思,林文彪的潜台词和罗三愣子一样,意思是造反也不怕。

    这让韦宝很是欣慰,感觉比起上次一帮里正和甲长们找人来闹事的时候,好多了,现在真的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了,想到当初郑忠飞家还在本甲的时候,一帮人围着他家的茅草屋大骂,没有一个人来帮忙,那情形,现在还能让韦宝感觉到头皮发麻。

    “你和罗大管事,你们两个暗中观察所有人,我的计划是,一年之内,人数到达5000人,正式编制500人,编外人员2000人。这些是跟天地商号直接挂钩的,其他人,则只是在咱们辖地做事的人。你们在考虑什么人进入正式编制,什么人进入编外人员,什么人该刷下去的时候。首先看的是忠心!忠诚!看的是人品。其次看的是能力。如果人品和能力都不行,只能刷下去,或者礼送出境。即便是原先本甲的人,也不是一定要划入正式编制的。”韦宝道。

    “公子,原先本甲的人,毕竟乡里乡亲的,又是同一个甲,离得这么近,都是认识几十年的人了,即便不进入正式编制,也得闹个编外人员,否则一定会缠着韦叔韦婶的。”罗三愣子道。

    “嗯,也不在乎几个吃闲饭的,不行的,就放在编外人员吧。”韦宝赞同道。

    “是,公子。”罗三愣子和林文彪一起行了个军礼答应。

    虽然对于自己的赚钱能力完全不担心,但是韦宝并不打算放开来招人,现在一个甲有三千多人,已经很夸张了!招人很简单,关键还得教育,教育成忠心于他,忠心于这个‘社会’,这个小‘国家’的人才行。

    这跟传销差不多,头一批人如果不是铁血骨干,再盲目扩大整个群体,葡萄串一下子拉的太大,品流复杂,很容易跟外界的社会同样去了,那样就没有意义了。

    只有捏合的很紧实,完全忠心于自己的群体,才是韦宝要的群体,要不然,盲目的扩大规模,人再多,也只能是乌合之众,更何况,人多,出不了这么多人的效益,光养闲人,也不是韦宝要的,不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韦宝并不愿意造反。

    韦宝要的是得到四个里的范围,并且连在一起,并且对这个范围内的人,有绝对的控制权!既要绝对的控制这片土地,也要绝对的控制这片土地上的人!

    所以没有必要再大规模从外面弄人进来了,今年能把四个里连成一片,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再如果能把四个里的人心都攥在手里,那就更是超额完成任务。

    跟罗三愣子和林文彪谈了一会,韦宝又在旁边看人做事,虽然大冷天的夜里,寒风呼啦啦的,但韦宝却似乎并不觉得有多冷。

    修路的几百壮汉在他眼前光着膀子卖力干活,挖土的挖土,挑土的挑土,运材料的运材料,不用人监督,一个个自觉自发。

    韦宝知道,这是钱的力量,是资本的力量,人毕竟是自私的,只有为自己做事,为自己的生活做事,才最有动力。

    当然,矿场的、水泥厂的、化工厂的人,这些天地商号直属团队的员工们,做事也很卖力,因为他们进的虽然是‘国’有企业,但是是第一代人,有满满的荣誉感,上进心,同样也是在为了前途做事,只会比私营企业的人做事更加有劲。

    韦宝的‘国’有企业,目前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人员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还在调试阶段,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想求表现。

    韦宝也不担心未来‘国’有企业稳定了,人员会怠惰。只要稳定下来之后,严格监督产量和质量这两关,再配合上创新,一样能‘常保青春’!

    不行就换人,把管事的换掉,换掉一个,等于换掉一片!没有搞不好企业的道理。

    质量上不去,换人!

    产量上不去,换人!

    质量和产量能长期保持,但成本不断提高,换人!

    质量和产量能保持,成本也能抑制住不乱涨幅,但是长期没有技术更新,同样换人!

    大企业的管事,他不信这些‘好’位置会缺人。

    企业单位是这样,事业单位也能同理。达不到要求就换班子。

    只是韦宝明白一点,社会是人情社会,真的什么都稳定了,一代一代的,一环扣一环的,不好换了。

    这对于最上层要求很高,要最上层的人一直保持拼劲。既要有大的目标,又要有一个具体的近期目标,从上到下落实好拼搏精神。

    大道理谁都知道,做起来,往往……

    比如他现在身边的这些人,将来都很有可能走上更高的位置,获得更大的权力,要是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兄弟,成了自己的联亲,还能想换就换吗?同理,联亲的联亲呢?联亲的同事感情,兄弟感情,哥们义气呢?

    一层一层的递增下去,哪个也不好换。

    不管什么类型的体制,廉政,高效,都体系难题。倒是朱元璋,老朱同志在这点上做的最好,四处派人暗查,抓住一个贪官就剥皮萱草,大明官场整整干净了半个世纪。为后来的一帮草包继任者们打下了坚实的败家基础,败了二百多年才动摇统治根本。

    韦宝暂时不想多想未来的事情,眼下这关他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直到王秋雅小声的提醒他要不要回去睡觉,韦宝才回过神,点头道:“走。”

    在几名贴身随扈的扈从下,韦宝带着徐蕊和王秋雅、范晓琳回去。范晓琳现在也是管事了,领取物料,有底下人做,她实际上是总会计师。

    “小宝,我现在的账越来越多了。”范晓琳道:“明天还得让人带话给芳姐儿,得让她找时间再到金山里来教我做账,我现在头都有点大了。”

    韦宝抬头看了眼满天星光的夜空,觉得很美,笑道:“芳姐儿也没有做过这么多账。你先自己摸索着来吧,过一阵,我也和你一块研究做账的事儿。”他记得好像看资料的时候,看见有女游客的手机中存着会计师的资料,估计是要参加会计师考试的女孩子,预备哪天用打印机打出来,让范晓琳自己研究。

    范晓琳惊喜的嗯了一声。

    “看见这么多人没日没夜的干活,觉得心里好踏实,我也说不上来什么感受。”难得说话的徐蕊忽然道。

    韦宝微微一笑,边走边道:“那是热血澎湃的感受,是一种正在建立新世界的自豪的,满腔热诚和希望的感受!”

    在自己的女人们面前,韦宝没有必要说话太含蓄。

    范晓琳、王秋雅和徐蕊闻言,心中一突,她们朦朦胧胧的有韦宝说的这些感受,只是韦宝不说出来的话,她们无法具体的分清楚这层感受最终的归属。还以为是因为喜欢韦宝,看见韦宝这么挣钱,为韦宝高兴的感受呢。

    听韦宝这么一说,立时觉得韦宝说的是对的,在这个寂寞寒冷,到处是灾荒,到处是冻死的,饿死的枯骨的世界里,这一片小小的天地,充满了热诚和拼搏向上的劲头,给人以无限希望的土地,才是她们总是会觉得心头火热的最大源泉。

    这是很多人集结起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