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22 决定几个人一生命运的夜晚】
作者:轩樟
    到了天黑,范老疙瘩待着范晓琳和范大脑袋去了韦家,此时围住韦家咒骂的人已经散光了。

    这帮被郑金发喊来骂人的郑姓和赵姓的金山里本地乡民,其实也就是趋炎附势做做样子,韦家跟他们并没有什么仇恨。

    只是郑金发发了话,一堆人都怕如果不过来的话,有人会向郑金发告发,郑金发的气量狭窄,这点大家都清楚,如果没有来韦家骂人,郑金发肯定要报复的,而且以后有需要族内人帮忙的时候,别人也有可能会不来。为这么点事情受到排挤就不好了。

    这就是一种最简单最基本的无脑抱团而已。

    在这个没有具体的国家意识和民族意识的时代里,不管是官场还是民间,无脑抱团的现象无处不在。

    这个年代的人,心里认同的是家族体系,什么国家王法,离正常人普通人都太远,基本没有这个概念。

    这里也体现出了儒学的重要作用,不是有儒学的存在,只怕这天下很容易恢复成战国时代风貌,因为无脑抱团再往上发展,就是遍地军阀了。

    历史上,直到清王朝倒闭,老百姓才逐渐有了国家和民族的概念!

    “兄弟,别难受,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等过两天,去向郑金发陪个不是,多……多拿点礼啥的去,兴许就没事了。”范老疙瘩在韦达康的肩膀上拍了几下,对韦达康出主意。

    范老疙瘩没有说完的话是让韦家将韦宝买来的粮食,多拿些过去,谁都能听懂。

    韦达康点头赞同,韦母虽然舍不得,但是也赞同范老疙瘩的建议。

    “这绝对不行,我说过十日之前能还上那27两银子就肯定能还上来!好了,天已经黑了,范伯,你们回去休息吧。”韦宝并不反感在关键时刻范老疙瘩一家没有站出来挺韦家,危险的时候先自保,这是人之常情,但是韦宝对于范老疙瘩出的这个主意,挺反感。

    韦宝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韦达康和黄滢真的会拿家里的粮食去送给郑金发,那真的成了肉包子打狗。

    韦宝可以宽容有不同意见的人,也可以宽容接纳内心觉得讨厌的人,但是韦宝无法忍受向敌人低头,如果低头是为了将来更有力的报复,这种出发点可以接受,但是韦家如果就这样送粮食过去,绝不是为了报复,只是狗被主人踢了一脚之后的摇尾巴行为而已,这是韦宝无论如何不会接受的。

    一个人活着,连心气都没了,活着能有什么盼头?

    范老疙瘩见韦宝直接顶撞自己,很是不高兴,哼了一声,暗骂韦宝是不开眼的小屁孩,板着脸,生气了。

    “韦宝说的对,决不能送礼给郑家,没有他们这么欺负人的,喊这么多人过来骂,不就是眼红韦宝赚钱了嘛。”范晓琳同意韦宝的态度。

    范老疙瘩气的瞪了女儿一眼,“关你什么事?你住口。”

    “晓琳你懂什么?我觉得爹说的没错,韦宝,胳膊拧不过大腿,明白吗?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范大脑袋也附和范老疙瘩的话。

    范晓琳气的跺了跺脚,气愤的揉了揉自己的衣衫下摆。

    “我觉得韦宝和晓琳说的有理。低什么头?他郑金发不就是一个小甲长吗?况且又不是大家推举他当的,是他自己给自己封的官,什么玩意?我们就不认他这个甲长,他家势力大,我们大不了就不在金山里待了!绝不低头!”罗三愣子赞成韦宝。

    “不在金山里待着,又能去哪儿?跟辽东过来的流民一样?找大户人家去做长工,去做家奴?还是上山当盗匪?还是自己阉割了,去京城看看能不能当太监?”范大脑袋对罗三愣子大声道,“你自己是个三愣子,别带坏韦宝。”

    “当盗匪也好过受这种窝囊气,小宝做错啥了?韦家做错啥了?他郑金发凭什么赶尽杀绝?惹得我起火了,离开金山里之前,先做了他老畜生!”罗三愣子瞪着眼道。

    韦宝点点头,就冲罗三愣子这句话,这一辈子,在韦宝这儿,范大脑袋都不可能超越罗三愣子的地位!

    无形当中,这个寒冬的夜里,就决定了罗三愣子和范大脑袋两个人一生的命运高下,别说比不过罗三愣子,甚至连刘春石和范晓琳,范大脑袋也不可能超越了。

    不能说范大脑袋和范老疙瘩的人品不行,只能说范大脑袋的性格和韦宝相去甚远,不是很得韦宝赏识。韦宝觉得范大脑袋和范老疙瘩这类人骨子里的奴性太重。

    韦宝自己都不太了解他自己的个性,他其实是刚中带柔,但是偏强硬的个性,即便有时候会服软,却也是为了更有力的报复对手。

    罗三愣子和范大脑袋两个人越吵越大声,韦达康和黄滢赶忙相劝。

    “别再说了,韦宝有本事,你们就都听韦宝说的办吧,大脑袋,咱们回去!”范老疙瘩站起身来,在范大脑袋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范大脑袋似乎还没有说够,对着罗三愣子,嘴里一个劲的嘟哝。

    “大脑袋哥,你是好意,我都懂,你先跟你爹回去,我知道该怎么做!”韦宝见范老疙瘩这么武断,也是暗暗生气了,但语气依然平和。

    “哥,别说了,回去吧。韦宝,韦叔,韦婶,没啥过不去的事儿,如果金山里真的容不下你们,我也跟你们一道去做流民!”范晓琳推了一下范大脑袋,然后回头对韦家三人道。

    韦达康和黄滢看着范晓琳天真烂漫的模样,同时叹口气,若不是心理压力太大,能苦笑出来,但是此时似乎连苦笑的心情都没有了。

    韦宝却被范晓琳感动到了,这年头,十六七岁的大姑娘,已经很成熟了,能说出这番话来,足见友情赤诚,“晓琳姐,你这句话,让人听着暖心,放心,绝不会走到那一步!这金山里不是郑金发的,他想让我们走,我们也绝不走!该滚蛋的是他。”

    “说的好,凭啥受郑金发的欺负?”范晓琳嫣然一笑,冲韦宝嗯了一声。

    韦宝的话刚说完,范老疙瘩和范大脑袋似乎是听不下去了,感觉韦宝这牛吹的太大,两个人已经出了门。

    范晓琳还想再待一会,却被范老疙瘩回过身来,拉着走了。

    “你拉我干什么?”

    范晓琳的声音远远还能听见。

    刘春石和罗三愣子两个人说了几句明天一早和韦达康一起去打猎的事儿,见韦家三人都平静了下来,便也回去了。

    屋内只剩下韦家三口,气氛很冷。

    韦宝知道这个时候劝说也没有用,默默地弄了点热水,自己洗了脚,上床睡觉。

    韦父和韦母小声的商量对策,韦宝无声的叹口气,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要用自己拿回家的粮食去向郑金发赔礼,他也阻拦不了,通过这件事情,韦宝暗暗决定,今后再也不会将大宗的财富交给他们两个人管,家中留着够每月花销的钱就行。

    韦宝感觉韦达康和黄滢这两个人都不是掌握财富的适合人选,至少暂时看来是不行了,农村夫妻的见识,不是说提高就一下子能提高的,管钱的人,必须有胆量,有大局观,处变不惊,这才多大点事?

    韦达康和黄滢给人的感觉像是天已经塌下来了一般。

    若不是担心自己现在忽然跑出去,韦达康和黄滢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韦宝现在就想连夜离家,到军舰去拿物品,好赶着明天到山海卫去卖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罗三愣子和刘春石就过来了,两个人每人背着一弯长弓。

    这年头的农户,那个顶个都是全能农户,上山打猎,下水打鱼,下地种田,必须样样精通,否则根本没办法生活。

    朱八八当初为了社会稳定,想当然的编订了完整的户籍制度,其实每个人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农户和匠户,军户,在辽西这一片,根本分不清楚。

    所以朱八八的户籍制度除了绑死劳动人民的自由度,限制商业发展,其他什么进步意义都没有,是最荒唐的体制,明朝肯定比宋朝的经济发达,但是明朝的政治,文化,体制各方面,其实都要落后于宋代,没文化的农民出身皇帝,首先着眼于的是怎么让自己的江山流传千代万代,而忽略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韦叔,好了吗?”罗三愣子在门口问道。

    韦达康已经穿戴整齐,应了一声,“好了,来了。”又回头对已经起床了的韦宝道:“你今天哪儿也不准去,你就老实的待在家中,听见了吗?”又对黄滢道:“不准放韦宝出门,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黄滢答应道。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出门,我得去捕鱼去!”韦宝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抗议,是因为他知道黄滢答应了韦达康的话,即便是在韦达康走后,黄滢也不会放行的,当然,自己也可以强行出门,但那样的话,有违孝道,虽然才穿越重生第三天,韦宝的很多想法,至少在敬老尊贤这一块,已经跟这个年代的人一样了。

    “不准出去,你出去又惹祸!”韦达康对韦宝怒道。

    韦宝也生气了,我惹祸?我做了什么事情了?你在家里火气可不小呢,对外人的时候,不见你这么有种?“我惹什么祸事了?”

    “你还好意思说,昨日不是你得罪甲长,我们家会遭这么大的难?”韦达康气的瞪着眼睛,踢了韦宝一脚。

    门外的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见里面打起来了,连忙推门进来。

    “韦叔,要不然让韦宝跟咱们去吧?带韦宝在身边,省的你看不见,更不放心。”罗三愣子劝说道。

    “是啊,韦叔,别生这么大气,昨天的事情,也不能全怪韦宝,是郑金发妒忌韦宝在山海关拿了书法比赛的头名,昨天你就是送一袋面粉过去,人家仍然会挑你们的礼数不周!况且,昨天韦宝根本没有说过什么啊,那个郑金发上来就打韦宝。”刘春石也跟着劝说。

    “你大清早的拿儿子撒什么气?”韦母被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说的动了心,也开始护着韦宝了,本来和韦达康一样,黄滢在内心中也有点埋怨韦宝不该顶撞郑金发的。

    “我拿他撒气了?我说错了什么了?他这性子,就这么惯着?以后还会吃更大的亏!”韦达康气愤的高声道。

    众人觉得韦达康说的也有点道理,顾忌韦达康一家之主的威严,都不知该该说什么好了。

    “非也非也。韦达康,你说错了。”此时门外传来几声竹篙点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