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174 强势归来】
作者:轩樟
    说话的这个人并不是小旗官,只是一个大头兵,小旗官恰好是韦宝认识的一个人金山里甲长赵理全的儿子赵元化。

    赵元化正在远处的凉棚中,和一帮大头兵耍钱,众人玩的不亦乐乎,只留下这个大头兵站关门。

    这家伙是个愣头青,虽然知道锦衣卫厉害,但他觉得他现在单独负责关门进出,很是威风,所以‘公事公办’,要求来往车马一律接受他的检查。

    一名锦衣卫当时就火了!凶道:“你瞎了狗眼?还是吃了熊瞎子胆?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不认识老子这身衣服?没有听说过锦衣卫?吃屎长大的?”

    那大头兵被人这么一凶,有些胆怯,却兀自嘴硬道:“我家小旗大人是这么吩咐的。”

    小旗,还大人?

    其余几名锦衣卫又好气又好笑,也不废话了,上去就是拳打脚踢。

    那大头兵抱着头,瞬间被打到了地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身为卫所的兵丁,又是在关门前,居然有人敢说打自己就打自己?嗷嗷的惨叫,呼唤赵元化等众人。

    这几个跟着韦宝的锦衣卫虽然都没有官身,但好歹是锦衣卫的编制,锦衣卫是什么?

    皇帝的卫队,皇帝的刀,在京师是需要稍微夹着点尾巴,因为京城落一块砖头下来砸死五个人,至少两个人是七品官。

    但是到了地方上就不同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守城门的也敢这么嚣张?

    尤其他们没有官身,自尊心比有官身的锦衣卫只会更强。觉得这傻蛋就是因为见他们没有官身,所以瞧不起他们,更是火大!

    韦宝伸头去看,只见几名锦衣卫将一名卫所士兵按在地上狂揍,正要开口询问。

    赵元化带着二十多个人过来了。

    “干什么?干什么?”卫所兵丁们乱哄哄的嚷道,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人敢在山海关的关门闹事?这里是大明帝国的门户,山海关的驻军也是有些优越感的。

    范晓琳、王秋雅、徐蕊和赵金凤、小翠,也都在看,除了徐蕊不认得赵元化,其他人都是知道这个人的,赵理全在金山里很出名,不光因为是能说会道的甲长,更因为有个在山海关做军官的儿子赵元化,赵元化平时在乡里也瑟的很,想娶赵金凤的心思,更是人人皆知,大小也算是个人物。

    见赵元化的人似乎要和跟随韦宝的人起冲突,都很担心。

    韦宝却气定神闲的忍住了没有露面发声,要先看一看锦衣卫这帮人的气场。

    赵元化认出了几个锦衣卫穿的衣服,急忙制止了手下人叫嚷,问道:“敢问几位是锦衣卫的大人吗?”

    “废话,不见我们穿的是什么?”一名锦衣卫没好气道。

    赵元化脸一红,也觉得自己既然认出了人家的衣服和腰牌还多此一问,是自己找骂,不敢回嘴。

    “你是头?这家伙连我们锦衣卫的扯杖也敢查!?”一名资历深点的锦衣卫道。

    赵元化立时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情了,一个巴掌就甩到了正从地上爬起身的那么兵丁脸上,大骂道:“你瞎眼了?锦衣卫大人的车杖也敢查?”打完便急忙向几名锦衣卫赔笑:“他当差没几天,不懂规矩,几位大人见谅则个,大人不记小人过。”

    挨打的兵丁好不委屈,浑身是伤,又被赵元化打脸,捂着脸庞,哎哟哎哟的,由两名同伴扶到一边去了,哪里还敢再乱说话。

    几名锦衣卫听赵元化这么说,气才顺了点。

    韦宝此时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悠悠然掀开窗帘问道:“何事啊?”

    资历深点的锦衣卫急忙恭敬的将事情向韦宝说了,赵元化见马车上坐的是韦宝,熟人相见,脸色却立刻大变,没有想到韦宝忽然这么牛了?这都有锦衣卫亲自护送了?而且看这几个锦衣卫的态度,似乎韦宝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一般,这番惊吓非同小可,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这年头传递消息的速度奇慢无比,韦宝在京城搭上了高层关系的事情,也就吴家得到了风声,是由派驻在京城的商业管事吴秋发传回来的消息,吴秋发具体还弄不清楚韦宝到底搭上的是不是魏忠贤,但好歹是知道一点,若不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吴襄也不会由着韦宝扳倒老林子震天北山寨的势力了。

    山海关这边的其他人就一点风声没有听闻了。任谁也不会想到,才过得几日功夫,韦宝便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韦宝已经从一个毫无靠山的白身之人发展成能与官府通上话的人物。

    韦宝昨天虽然去和金山里的里正和一帮甲长见过面,但是赵元化的爹赵理全还没有来得及和儿子见面,所以赵元化自然不清楚韦宝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哟,这不是金山里的同乡?”韦宝平静的看着呆若木鸡的赵元化,主动打招呼。

    赵元化回过神来,急忙挤出一丝苦涩干涩无比的笑容,“韦……韦……韦……公子。”

    他脑中转了好几个弯,才想到该如何称呼韦宝,人家现在这幅场面,难道当不得一声公子?

    韦宝微微一笑,只露了这么一面,便已经足够装逼了,并不再说什么,放下了窗帘。

    资深锦衣卫见韦公子没有说什么,知道他不打算追究,瞪了赵元化一眼,“你们这帮乡里土丘八,长点眼办差!哪天被人砍了脑袋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是是,大人恕罪。我们都是乡里人,没有见过啥世面,不要同我们一般见识,回头我好好说他们。”赵元化见对方似乎没有追究的意图,松口气,急忙陪笑示好。

    车队张扬的入城,韦宝想着刚才赵元化的模样,心中爽透了,这一番可真不是他有意想装逼,实在是赵元化自己撞在枪口上来了,想到刚才锦衣卫训斥这帮平日里欺负老百姓的时候,嚣张不可一世的官兵的样子,更是羡慕这股官气,官越大,官气就越足,不怒自威啊。

    他恨不得把金启、吴世恩、陈北河,还有所有认得的山海关官场商界的人,都拉过来看看自己此时的场面才好。

    在京城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同了,但是带了锦衣卫会永平府,这一路上顺风顺水,让他的自信心不断得到提升。

    赵元化和一帮卫所官兵老老实实的垂着头,垂着手,站在道路边上相送。

    赵金凤家的两名车夫是和赵元化相识的,赵元化也瞥见了他们两个,又是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形势不如人,吃点面子亏,这在皮厚心黑的这帮官场老油子那不算什么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赵金凤也在场?

    想到刚才那副孙子模样尽数被心上人看见了,赵元化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知道为什么赵金凤的马车会和韦宝的马车同时入关,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两个人本来就是约好同时来山海关的,如果是约好了的话,他真不敢想象后果,他现在虽然是官,韦宝是民,但已经觉得自己不是矮了韦宝三分,至少五分!都到不了韦宝的肚脐眼,哪里敢跟韦宝争抢女人?

    两个赵金凤家的车夫很不长眼,居然还和赵元化打招呼:“元化,有阵子没在金山里看见你了?”

    赵元化脸红着冷然嗯了一声,“小姐在车上?”

    “在啊,我们送小姐回山海关来。”车夫笑答道。跟着韦宝的车,又有锦衣卫相随,他们似乎也体会到了某种优越感。

    赵元化点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只盼着赵金凤的马车赶紧离开,匆匆瞥了眼赵金凤的马车,又叹口气。

    韦宝坐在马车中暗忖:若是自己有朝一日有了官职,或者是在锦衣卫这么牛叉的部门当差,有点小权力,那还不得横着闯大明?想想那种天下独尊,舍我其谁的气势,没来由的浑身激动的一抖,比做了次爱还舒爽。

    其实韦宝现在已经对于女人的认识和境界,比起在现代的时候,提升了不止一星半点儿了!现代能混个好点的女人做媳妇,太太平平的过一生,都要求神拜佛,谢天谢地的了,哪里像现在在大明?现在只要不是到了赵金凤这种富甲一方的家庭的女孩的级别,整个永平府,甚至整个大明,九成以上的女人可以任由他挑,只要有银子,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

    这反而让韦宝对于女人的态度大变,一点不着急了,不会再像过去那般,见到美女就丝心理作祟,将自己摆在很低的位置,一副卑微心理。现在他不仅和官场商场大佬们能平心静气的相处,跟女人们也一样,这就是气质和风度,只有实力的提升,才能换来气质的提升。

    赵金凤看了眼闪烁着锐利目光的韦宝,韦宝注意到了赵金凤看自己,立时警惕的收拢了得意之情,不想让喜欢的女人小瞧自己,他是底下人出身,自然明白正常人的想法,老百姓是会羡慕有权力的人,但是依靠权力耀武扬威的人,只会被人害怕,绝不会被人尊重,他不想破坏自己的形象。

    “小姐,吃了午饭,我再送你回去吧?”韦宝温柔的问道,眼中满是期许之色:“今天恰好又遇见了,这么多人,多开心啊?仍然去山海楼吃些东西。”

    赵金凤红了粉脸道:“多谢韦公子美意,不了,本来昨天晚上便该回家的,平时我回金山里都是当天去当天回,这趟过了一晚上才回,我娘一定等着急了。”

    韦宝哦了一声,也不方便再劝了,笑道:“爹娘为重,这是应该的孝道,那我现在送小姐回去吧。”

    范晓琳本来也想帮着韦宝劝说赵金凤再一起多玩一会的,见韦宝这么说,便忍住了没有出声。

    “我家就在这旁边,离山海楼没多远,我坐自己的马车吧。”赵金凤道。

    “小姐,以后回金山里,来找我玩啊。”范晓琳笑道。

    赵金凤点头道:“好啊,你到山海关,也到我家去找我玩,我每天闷死了,除了小翠,常常一个月也找不到个可以说话的人,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吧?”

    “知道大概位置。”范晓琳道。

    “嗯,就在山海楼后面那条路,我家宅院没有门匾,一去就能找到。”赵金凤嫣然一笑。

    韦宝心中好奇,这年代的大户人家的宅院都有门匾,张府李府这种,为什么赵金凤家没有门匾?赵克虎在山海关买了大宅子,山海关的宅子,可是值钱的,这是光彩的事情,弄这么神秘做什么?

    果然,范晓琳闻言便问道:“宅院都有门匾吧?为啥就你家没有呢?”

    “我也不知道,问我爹娘,他们都不肯说。”赵金凤说着嘟了嘟嘴,俏丽的脸庞划过一丝怅然。别说是外人,她自己都搞不清楚爹娘是怎么回事。她听爹娘谈及对方的时候,都是很尊重的,并不像是厌恶彼此,但却像是陌路人一般多年不相见。

    “停车。”韦宝在山海楼的门口叫停了马车,因为赵金凤说她家就在山海楼后面,估计赵金凤可能怕有熟人看见。

    赵金凤看了眼韦宝,礼貌的点了个头,然后和小翠下了车,韦宝急忙跟着下车去送。

    孙月芳这段时日见不着韦宝,每天都想好几次,也不知道韦宝的生意做的怎么样了,她是既盼着韦宝能到关内去将货物都脱手,却又知道基本不可能,因为她自忖已经对韦宝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了,知道韦宝不是做亏本生意的个性,如果卖不上本钱,韦宝很有可能会将货物再全部拉回来等机会。

    而且还有吴家的过节,这些都是孙月芳担心的点。

    “芳姐儿,韦公子回来了。”店门口的堂倌朝着柜台这边提醒了一声。韦宝可是山海楼的大主顾,山海楼的伙计没有人不认得韦宝的。

    惹得孙月芳和孙九叔急忙向外张望,只见韦宝在路中间与赵金凤说话。旁边还站着王秋雅、徐蕊、范晓琳和小翠,一个男人跟几个美女站在一起,很是惹眼。

    孙月芳认得赵金凤,上回韦宝拿了书法比赛头名,来吃饭庆祝,其中便有赵金凤,赵金凤是永平府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让人见过一次之后,便有很深的印象。

    “哟,这小子,还真是花,才14岁的年纪,走哪里都跟着一帮女人,呵呵。”孙掌柜笑道:“也不知道他这趟到关内,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货销出去了没有?不过这孩子城府深,好事坏事都不会摆在脸上,看是很难看出来的,等会你问一问他。”

    “我才不问,他与我有啥关系?”芳姐儿幽幽道,韦宝和他的几个丫鬟在一起,她不觉得什么,但一见韦宝和赵金凤在一起说话,心里便酸酸的。

    孙九叔呵呵一笑,知道孙月芳为什么事情不高兴,但他乐于见女儿跟韦宝的关系疏远,孙九叔要找的是举人女婿,他看好韦宝有做生意的天赋,但这也更让孙九叔确定韦宝进学肯定不行,爱做生意的人心都野,哪里能静得下心读书。所以孙九叔从来没有将韦宝当成女婿的人选,连备选都没有当过。

    别了赵金凤,韦宝大踏步向山海楼走来,到了这里,他才发现自己心里很挂念孙月芳,才几天不见,便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激动情绪?

    孙月芳余光瞅见韦宝进了店中,芳心一阵怦怦狂跳,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对一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少年会这般‘惊慌’?镇定了一下情绪,美眸盯着孙九叔面前的算盘,不抬头,尽量让自己平静,丰满的酥胸却急剧的起伏。

    “孙掌柜好!”韦宝笑呵呵的打招呼道:“芳姐儿好。”

    “是韦公子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孙九叔的老脸乐成了一朵花,韦宝不在的时候,他的生意又恢复了冷清局面,灾年吃东西的人太少,连当官的也来的少了,韦宝一回来,他似乎见着银子了。

    孙月芳抬头看了眼韦宝,几天不见,韦宝基本没有变化,孙月芳却觉得韦宝似乎长高了一点,也黑了点儿,更有大人样了。

    “怎么了?情绪不是很好?”韦宝微微一笑,一副春光灿烂的模样。

    “没啥,你的货怎么样了?”孙月芳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出来:“刚才我好像见着上回同你一道来店里吃饭的美貌姑娘了,她怎么走了?”

    孙九叔微微一笑,正等着韦宝的答案,只见堂倌又迎了几名锦衣卫的官爷进来,刚才孙九叔,芳姐儿和堂倌其实已经看见有穿着官服的人了,堂倌和芳姐儿不认得锦衣卫的衣服,孙九叔是认得的,只是没有将几名锦衣卫和韦宝联系到一起去,山海关是重镇,什么人物来都属寻常,偶尔也有锦衣卫会过来办事,只是谁能想到几名锦衣卫和韦宝是一伙的啊?

    一见堂倌将锦衣卫迎入店中,孙九叔连忙出了柜台迎接:“几位锦衣卫的官爷大驾莅临,实乃小店的荣幸,请恕小老儿怠慢了。”

    几个锦衣卫没有搭理孙九叔,而是站在了韦宝的侧手边。

    韦宝对几个人笑道:“中午咱们就在这吃,行不行?”

    “全凭公子吩咐。”几名锦衣卫同时抱拳,神色恭谨。

    这下将孙九叔和芳姐儿彻底弄糊涂了,这?韦宝什么时候跟锦衣卫搭上关系了?芳姐儿虽然不认得锦衣卫的服饰,但是刚才她爹已经说了欢迎锦衣卫的官爷,她便知道了,而且对锦衣卫神通广大,权势无边是素来知晓的。

    怎么锦衣卫的官爷会对韦宝这么恭敬啊?两个人满腹疑窦。

    韦宝对孙九叔微微一笑:“孙掌柜,让人安排雅间吧,中午便在你这里叨扰了。”

    “这是哪里话,韦公子来光顾,请都请不来哩,小二,赶紧,最上等的雅间侍候着。”孙九叔急忙道。

    店小二答应一声,便招呼几名锦衣卫上楼。

    韦宝又对芳姐儿笑着回答刚才的问话:“你说赵小姐啊?她急着回家。我的货都出手了,卖了不少银子,这次算赚了一笔银子。托了芳姐儿的福了,芳姐儿帮我销出这批货,出了大力,我不会忘记的,需当重谢。”

    芳姐儿眼睛一亮,韦宝的货能赔本都会让她意外,听韦宝说赚了一笔银子,就更意外了,孙九叔也同样,惊奇的看着韦宝,两个人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一般,他们作为生意人,都知道跨地区销售的难度,更何况韦宝没有背景,又是头一趟入关做生意,而且贩卖的还是高档皮货,这种商品只针对有权有势有钱的一帮人群,销售难度只会更大,都不知道韦宝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现在见锦衣卫都对韦宝这么恭敬,又不得不信。

    “我才不要你谢,我也没有做什么。”芳姐儿粉脸一红,轻声道。

    孙九叔翘起个大拇指,赞赏道:“韦公子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商人,这么小的年纪,就自己经营了这么大的生意,有本事。”

    韦宝微微一笑:“这不算什么,用不了多久,我便要让我的生意遍布整个永平府,整个北直隶,再往后,还要遍布整个大明!”不知道为什么,当着芳姐儿的面,韦宝很爱说两句豪言壮语,并不担心芳姐儿会认为自己是说大话,反正就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宏图大业。

    孙掌柜和芳姐儿并没有特别的反应,暗忖韦宝做生意的热情这么高,而且摊子要铺的这么大,哪里还有工夫进学?也不知道韦宝到底有没有这么多银子。

    韦宝似乎看出了两个人的心思,笑道:“我没有忘记进学的事情,下个月的府试我一定不会缺席,忙完这几天便要忙进学的事儿了。”

    孙掌柜高兴道:“有志气,只是一心不能二用,韦公子忙得过来吗?”

    “忙不来便硬挤时间吧,不然怎么办?”韦宝笑答。

    芳姐儿闻言,心中暖暖的,以为韦宝是为了自己才进学,轻声道:“身体要紧,健健康康的比啥都重要。”

    韦宝笑着点头:“多谢芳姐儿关心,我会注意的。”

    韦宝在这儿和芳姐儿说话,范晓琳、王秋雅和徐蕊同芳姐儿打了声招呼,便站在一旁等候,韦宝的其余随扈则各做个的事情,该保护韦宝的,散布四周保护,该去联络位于山海关内的,已经买下,并且暗中装修了,只是还没有开张的海商会馆和天地商号分堂的人去了。

    韦宝做事谨慎低调,周密,暗中购买地皮和物业的事情,早已经在暗中进行,京城的天地商号北直隶分堂和海商会馆已经开张迎客了,现在就差山海关的天地商号关外分堂开张,还有海商会馆,这两个建筑物是连在一起的。

    没有韦宝发话,这些暗中购入的物业不会曝光,不会走漏风声,即便走漏了点风声,只要不开张,别人也不会当回事。

    很快,随扈回来汇报,韦宝才知道李成楝、骆养性和一帮永平府的官员们还没有来,估计他们可能晚上才能到,便预备去和几名锦衣卫用膳去了。

    “孙掌柜,那我先过去吃饭,有空再聊。”韦宝笑道:“让人多备酒菜,这几天,我要在你这里大排宴席。”

    孙九叔一听更是乐开了花,“韦公子有什么喜事要在我们这里做吗?成亲了?”

    韦宝微微一笑,对孙九叔笑道:“孙掌柜说哪里去了?我才多大?再说我还没有考中举人哩,哪里有这么快成亲?”

    孙九叔哈哈一笑,捻了捻胡须,“有志气,年轻人有考举人的心思,便是有大志向了。”

    芳姐儿则欢喜的白了韦宝一眼,听他又当着自己的面说考举人,只觉得韦宝只要说到科考方面的话题,都像是在对她表白一般。

    韦宝喜欢和芳姐儿在一起,就像是喜欢范晓琳的性格一样,他并没有带多少杂念,现在一堆公事还处理不过呢。

    吃罢饭,韦宝便带着王秋雅、徐蕊和范晓琳,还有十多名随扈离开,前往他自己那已经暗中装修好,只是还没有开业庆典,还没有对外宣布的天地商号永平府分堂和海商会馆永平府分堂了,两所建筑的牌匾仍然用红布封着,没有揭开。

    到了地方,韦宝见是两栋雄伟的木制楼房建筑,一看便知道原先是五家紧挨着的店铺,根据他的要求,连接在一起,重新组合而成的,夸赞了手下办事的人几句,很是满意。

    海商会馆就像是个综合的酒店,既能吃,也能住宿,以后韦宝在山海关便算是有地方安身了,在自己的地方总会让人觉得舒心一些。

    “公子,帖子昨天就让人发出去了,山海卫这边官商两界都发到了,只是现在还没人明确会来参加咱们的开业庆典。”林文彪低声向韦宝道。

    韦宝皱了皱眉头,在京城的时候,已经遇到过一次类似的问题了,当时是因为他得罪了晋商,又没有靠山,所以商界的人都不来,官场的人也都不理会他。现在情况虽然已经不同,他得到了一点京师势力的支持,只是,总不能让一帮锦衣卫跟着他,挨家挨户的去发帖子吧?或者是拿着王体乾赠送的金面扇去发帖子?

    一方面,韦宝不觉得本地势力会太卖京城官场的账,从刚才入城的时候,没有眼力劲的那个守门兵士身上,和孙九叔芳姐儿见到锦衣卫的人,反应慢半拍,就可以看出来,本地人,认得是卫指挥使司的招牌。或者是由山海关总兵府,或者是辽东巡抚衙门,经略衙门这类本地现管势力的支持,当地的官场和商界才会买账。

    另一方面,韦宝不想太高调,让锦衣卫跟着来撑门面可以,但用外来势力压本地势力,就不可了,他也不想轻易暴露自己和王体乾的关系。

    这就让韦宝犯难了,皱了皱眉头道:“说不得,只能我亲自去找一找杨弘毅杨公子,看看杨家是不是能带头给我这个面子,只要杨指挥使大人肯到场,所有人都会闻风而来的!”

    “有法子就好啊,小宝,你和杨家不是挺熟的么?上回见杨公子跟你很热络哩。”范晓琳见韦宝闷闷不乐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都是表面上的。”韦宝叹口气,解释了一句。

    听韦宝这么说,范晓琳、徐蕊和王秋雅的心都沉了下来,才知道原来韦宝和杨家,只是表面文章?徐蕊到现在也不清楚韦宝是怎么忽然杨弘毅搭上关系的,知道韦宝不说的事情,旁人不许乱问,所以一直没有问过,这些事情都是她和王秋雅、范晓琳的心头疑惑。

    “你们先去玩吧,多买些衣衫,好好打扮,玩的开心些。”韦宝对三女说完,便让林文彪安排。

    林文彪答应了。

    “不要了,我们又不是没有衣服。”范晓琳道:“小宝,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们。”

    “我不爱出门,外面乱糟糟的,再说我衣服也不少,要不然,晓琳姐和秋雅姐去吧。”徐蕊其实是不愿意在山海关再露面的,因为认得她的人不少,多为达官贵人,她自己并不在意别人知道她的过去,只是怕会给公子抹黑,所以就连韦叔韦婶和范晓琳王秋雅,她也没有说过自己曾经在青楼做过头牌姑娘的事儿。

    “我也不出去了,咱们就在这里玩吧,这里弄得挺不错,就在这里等小宝办完事,再一同回金山里去。”王秋雅也道。

    韦宝点头道:“那你们自己安排吧,别单独出门,你们现在都是我的人,我和吴家的事情还没有解开,出门都小心些。”

    三女答应着,都让韦宝自己也小心些,看见韦宝发展的这么快,都不免暗暗为韦宝担心,在山海关这种龙蛇混杂的重镇,又是天下第一关,连接关内外的枢纽,没有大的势力撑腰,真不知道韦宝怎么敢一下子把摊子铺排的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