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正文
【0015 王志辉提亲】
作者:轩樟
    直到半夜,围着韦家茅草棚的乡邻们才全部散光,只剩下相邻韦家最近的王家,范家,和罗三愣子刘春石二人。

    韦达康,罗三愣子,刘春石三人直到此时,已经将事情完全弄明白。

    “小宝,你今天真的在山海卫夺得了书法比赛的头名?还奖了四两纹银?”即便已经清楚前因后果,韦达康仍然恍如梦中。

    “真的。”韦宝笑眯眯道:“你都问几遍了?”

    “是啊,大家都说了的事情,你还老是问什么?”韦母插嘴道:“咱们家韦宝从来不骗人。”

    “韦宝自小就不会骗人。”

    “我早说过以后韦宝会有出息,这孩子品行好。”

    还没有走的范老疙瘩和王志辉也都继续夸赞韦宝。

    “哈哈哈,好,我儿子真给我长脸。”韦父自然是比谁都要高兴的,“老范,老王,你俩也别走了,晚上留在我家吃饭,三愣子,春石,你们也留下来。”

    韦父平时是小气包包的人,今天难得大气一次。

    范老疙瘩和王志辉昨晚上才刚刚蹭过一顿饭呢,都有点不好意思,推说中午韦宝已经请他们去上过酒楼了,而且,家中有东西吃,都说要回去吃晚饭。

    这可又把韦父肉疼了一下,才知道韦宝中午还请人家吃过饭了?还去的是酒楼?

    韦宝笑道:“那就拿过来一道吃吧?三愣子哥,春石哥,你们也留下,我今天带回来了烧鸡,还有好几壶好酒!”

    噗!

    韦父一听有烧鸡,还有几壶好酒,差点没有把肠子悔青,一面腹诽韦宝不知道轻重,得了一点赏钱也不是这个花法,一面也不方便再说不让大家留下来。韦父是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但是韦宝具体拿了哪些东西回来,还有中午在山海关请客的一些细节,他并不清楚。

    众人脑袋上面,此时似乎都出现了烧鸡加美酒的画面,一个个只差没有喷口水出来,馋虫直打架。

    范老疙瘩是好酒的人,其实心里一直惦记想喝韦宝的酒,从中午回来的路上就惦记到现在呢,此时听韦宝这么说了,嚅嗫道:“这……这怎么好意思,你们家韦宝真能干,真懂事,要是我儿子就好了,老王,你看?”

    王志辉自然也想吃炒鸡,喝好酒的,呐呐的摸了摸胡子,却也不好意思就这么又留下吃人家一顿。

    “爹,回去吧?娘准备了晚饭的,中午吃了人家韦宝的东西,晚上不好再留下来了。”王秋雅拉了拉在犹豫当中的王志辉的衣袖,“韦宝赚钱是韦宝自己的本事,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钱。”

    “回去,回去。”王志辉嗯嗯的含糊两下,步子却没有挪开,这大寒天的,有什么东西能抵得上烧鸡和美酒的惑?

    “既然小宝这么说了,爹,咱们留下来吧?”范大脑袋亲热的站在韦宝身边,大咧咧道。

    “对啊,大脑袋哥说的对。没事的,都留下吧。”韦宝笑的一派天真烂漫模样,“大家伙偶尔热闹一下。”

    韦母也在一旁劝大家留下,韦家,王家,范家,三家紧挨着,而且平时关系处的很不错。

    范老疙瘩和王志辉‘终于’决定留下,范晓琳欢天喜地的拉着王秋雅回去拿东西来韦家一道吃。

    其实她们两家也拿不出什么来,都是今天从山海卫带回来的一点很有限的粮食,两家合起来都不足一斤!顶多一家拿一小碗面过来给大家擀面片糊糊吃。

    这年头,不管在大明的哪里,五斤粮食就足够娶一房媳妇,还是标致美貌,没有嫁过人的黄花大闺女!

    “小宝,行啊!有你的,居然闹四两银子回来,你哥这一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银子呢,银子都买东西了?”众人忙着一会吃饭,罗三愣子乐呵呵的揽着韦宝站在一边,不停的揉着韦宝的肩头,看韦宝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搞不清楚是崇拜还是羡慕,还是带点情愫?

    让韦宝怀疑是不是想跟哥搞基呀?哥可没有这口爱好。

    “小宝,我记得你就跟我学过几个字吧?你还偷偷学过书法?你什么时候学会拿毛笔的?”刘春石奇怪的问道,他印象中,韦宝认得的几个字,都是他用树枝在地上教的,而且韦宝家的条件,也不可能给他买笔墨纸砚那些。这一片,除了郑忠飞就是他有学问,而且他还是金山里唯一一个考取了童生的人呢,这一直是支撑刘春石继续努力的动力,韦宝忽然表现了这么一下,着实让刘春石吃惊。

    “额,我就是没事自己趴在地上练一练,今天能够夺得头名,应该是上去写字的人少。”韦宝谦虚道。

    “趴在地上练一练就能夺下书法比赛的头名了?这……”刘春石苦笑一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自认为自己现在还是一个童生,跟他的字有很大关系,要不然早就应该再进一步的。

    这年代,写字可是一项奢侈的行为,不是谁都有钱买笔墨纸砚的。刘春石开蒙,一方面是当初父母省吃俭用供他,一方面是刘春石在山海卫给人家夫子家里做一些杂活。

    刘春石能混到童生,可以算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所以没有上过一天学,便能拿下书法比赛头名的韦宝,对于刘春石的触动是最大的。

    “才不是韦宝说的那样,今儿个上去写字的人有好几十个,你们不知道今天那个场面有多大,把整个山海关都给惊动了。好些读书的相公字都写的很好,连里正家的赵小姐都上去写字了呢,她也夸赞小宝的字写得好。”这时候范晓琳正好进屋,接着刘春石的话道,“赵小姐的字儿,不用我多说吧?你们都应该看过吧?韦宝比她的字都强!能不好吗?不信你们问秋雅。”

    王秋雅点头道:“是,韦宝的字的确写的很漂亮,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的,说明韦宝真的有进学的天赋,韦叔,韦婶,以后要是有条件就让韦宝进学考秀才吧。”

    韦父和韦母闻言苦笑,他家是什么条件,你们邻舍会不知道?能吃饱饭活下去都要感谢菩萨了,哪里有钱供韦宝进学?

    要进学,得五两银子,这是实打实要一次**上去的,穷人家实在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弄个三两银子,再凑点农产品,也能算数,再要是想低于三两银子,就不行了。

    刘春石,范老疙瘩和罗三愣子都看出韦父韦母发窘,急忙打岔了这个话题。

    “也许这就是天赋吧,韦宝的确是进学的好材料。”刘春石在韦宝的肩头拍了拍。

    韦宝笑眯眯的冲刘春石点点头。

    “达康,妹子,不好意思啊。”范老疙瘩的老婆来了,“家里还有点吃的,晓琳这臭丫头非要来你们家吃,老范也是不要脸。大脑袋也不要脸,听见你们家有好吃的就往这儿来。”

    王秋雅的妈很害羞,叫了声达康和妹子,一直在范老疙瘩老婆身后,没有多说什么。

    “没事没事,快进来,外面冷。”韦母热情的招呼范老疙瘩的老婆和王志辉的老婆。

    虽然是临时组的饭局,不过韦宝的一只烧鸡,一份酱骨头,一份花生米,一份炒蚕豆拿出来,这顿的标准可就不低于在山海楼吃的中午那一顿了。

    甚至因为有好酒的关系,价钱其实比中午那顿还高不少!这年头普通老百姓别说是尝一尝美酒,就是想尝一尝粗劣的老白干,也只能在梦中。

    还有一份酱骨头,韦父偷偷藏起来了,五壶酒也只是先拿了一壶酒出来。

    “都别客气,都是好邻居,好兄弟。”韦达康也很热情,“哈哈,这都多少年没有喝酒了,老疙瘩一直说请我喝酒,却没有想到,倒是我先请了你吧?”

    范老疙瘩被韦达康说的老脸一红,幸好只有灶台的微弱火光,照的每个人脸上都是红通通的颜色,倒也看不出来。

    众人又是一阵恭维韦宝,连带着夸赞韦母和韦父会管教孩子。

    现在的韦宝是爱热闹的个性,而且作为一个现代人,又是工作了几年,有一定社会经验的人,深明社交网络的重要性,在韦宝看来,这几个邻居都不错,尤其是范大脑袋,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这些平辈,以后要做什么事情,都少不得帮手,所以,跟大家聊得很开心,全不似以前害羞腼腆的韦宝了。

    韦父和韦母心情大好,话也多了,众人聊得很是热络,一个个都掏心掏肺的模样。

    一壶酒有一斤半的样子,主要是韦达康,范老疙瘩和王志辉三人喝,范大脑袋,罗三愣子和刘春石,也一人弄了一小碗。

    “我也要来一点!”韦宝抗议道。

    “你也要?”韦达康有些舍不得,“你小孩子喝什么酒啊?不会喝,等下糟蹋了。”

    “给小宝倒一些!”韦母不高兴了,“没有小宝,你这辈子有机会喝这好酒吗?这酒香,闻点味道都舒心。”

    韦宝呵呵一笑,韦达康老脸被训斥的通红,不敢顶撞老婆,乖乖的给韦宝倒了一点酒,“小宝,你先尝一尝,要是觉得太辣,别硬喝啊。”

    韦宝笑着点点头,问范晓琳和王秋雅,“你们要不要来点酒?”

    两女粉脸同时一红,显然韦宝的问题有些不合适。

    “瞎说啥呢?”范晓琳小声啐了一口韦宝。

    韦宝没再说什么,忽然意识到了,在古代女子的地位很低,别说是喝酒这么奢侈的事情,就是同桌吃饭,恐怕也只有农村比较随意一点,因为范老疙瘩的老婆和王志辉的老婆,还有自己妈,都是始终站在一边的呢。

    有酒有肉,这对于穷人来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了,众人越喝越是热情高涨,一个个的嗓门也逐渐增大。

    好在是乡下,家家户户离得远,要是放在现代,非有人要报警,告他们家半夜扰民不可。

    本来韦达康想着喝一壶就足够了,在韦宝和罗三愣子范大脑袋的敲边鼓下,一壶喝罢了,韦达康咬了咬牙,又拿出了一壶酒。

    这要不是韦达康自己拿出来,范老疙瘩和王志辉就算是还没有过瘾,也不好意思说还想喝。

    “今天,咱们哥几个,就一醉方休!韦宝,三愣子,春石,大脑袋,你们几个少喝点,润润嗓子就行了。”韦达康半斤酒下肚,也全不似平时说话细声细气的嗓子了。

    韦宝,罗三愣子,范大脑袋和刘春石见韦父脸红脖子粗的模样,都是嘿嘿直笑。

    范晓琳,王秋雅,还有韦母,范母,王母已经吃好了,在一旁看着男人们热闹,女人们在一旁说着小声的私房话。

    “达康,咱哥两是不是好的没话说?”王志辉端起酒碗对韦达康道,“老哥想跟你掏句心窝子!”

    “咱哥两还要说什么?好的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王哥,有话就说。”韦父呵呵一笑。

    “你觉得我们家秋雅和你们家小宝怎么样?”王志辉也喝多了,定了定神,瞪着韦达康,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现场声音忽然都停止了,众人一下子都停止了闲聊状态。

    虽然韦达康和范老疙瘩都有点喝多了,但是都知道这是大事情,韦达康,韦母,韦宝,王秋雅,王母,这几个当事人,更是一下子绷紧了神经。

    发财线

    【感谢:人比黄瓜瘦二两,七月飘雪,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