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作者:从学校路过
强烈推荐:

“你是说让骨笛的声音能够传播的更远,从而驱散基地四年的丧尸。”凌寒凝着眉头,开始思索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这事说放在末世前,根本就不是事。

“能不能把骨笛的声音录下来,就像街头叫卖的喇叭那样,放在修建防御墙的各个地方。”凌寒对骨笛的了解并不深,虽然他能卜算接关于苍清乐的未来,知道骨笛会帮她赢得一个“控音女王”的称号,但是具体操作,他并不清楚。

“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笛声的威慑力会削弱很多,如果来的丧尸等级稍微高一点,那就根本没有丝毫作用了。”苍清乐说道。

和异能者一样,越是高级的丧尸越是可怕,一只三级丧尸绝对比一百只一级丧尸难对付。

低级一点的丧尸,基地里那些经过欧子牧训练出来的防卫队成员,完全可以解决。骨笛的笛声如果不能把剩下的中高级丧尸驱散,录进喇叭里,也相当于没用。

基地的情况,凌寒当然了解,苍清乐这么一说他就很清楚了,“我想想办法吧,也许师傅教我的玄术可以用得上。”

“玄术?”

所谓的玄术,在苍清乐以前的理解里,一直以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认识也招摇撞骗的阶段上。

可是,现在世界都不靠谱了,她还能说什么。

不久前,有人告诉她。她最敬重的爷爷其实是一个玄术大师,从事的就是她认为的骗人的这个行当,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

苍清乐还能说什么呢?这个玄幻的世界,有太多东西是普通人无法接触到的。

而她原来,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

“啊,有了,我记得师傅曾经给小若留了几张扩音符,在这等等,我去去就回来。”凌寒说完,迈着步子急匆匆地走了。对于苍清乐这个基地长。他非常随意,但是这种随意却不会让人觉得不尊重,反而像是相识很久很久的老朋友才有的相处方式。

“扩音符?”苍清乐嘀咕一声,心里琢磨着这个并不熟悉的名词。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有点儿歪了。末世不是应该更想科幻小说吗?怎么冒出了仙侠小说才有的内容?

前世的苍清乐。和所有的女大学生一样。没事的时候就会捧几本言情小说看,各种内容都有涉猎,但接触最多的是各种“霸道总裁爱上”。谁叫这个是主流文类呢,写的人多了,精彩也就多,她能挑选的范围就广了,范围一广,涉猎也就不会少了去。

苍清乐神游间,凌寒拿着一张黄色的小纸片过来了,“来了,骨笛给我。”

苍清乐从空间里拿出骨笛,把骨笛交给凌寒,退了一步,在一旁盯着,看他怎么做。

凌寒接过骨笛,拿着那张在苍清乐眼里是黄色的小纸片的东西,卷绕在冰凉的骨笛上面,左手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嘴里念念有词,待咒语念完,绕在骨笛上的小纸片“哗”散作星星点点的微光,不见了。

苍清乐发现,凌寒在这个时候,整个人仿佛陷入一种十分严肃空冷的环境中,宛如置身另一个世界。

这就是神棍展示专业的时候?完全颠覆了苍清乐对从事这个行业的人的认识。

凌寒一说话,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好了,扩音符的效果只能持续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要做什么就赶快行动起来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必说谢,我也是苍木基地的一员,看着它越安稳,我越安心。”凌寒温和笑道,这里将是他和凌若的家,未来的漫长岁月,这里就是他们的避风港,他当然希望它越来越好。

他们的基地不是末世里面积最大,不是实力最强的,也不是最神秘的,但未来的它绝对是最光明的!安全的!最特殊的!

“扩音符就是你刚刚拿着的黄色小纸片吧?”苍清乐询问,和她在影视作品里看到的符有点儿不一样,所以最开始她没有第一眼就把那黄色的小纸片认作符纸。

凌寒有些尴尬,“嗯,看起来有点奇怪吧,这都是师傅不靠谱的恶作剧,画符都不肯把道具弄好。”

苍清乐:“……”

听起来很任性的样子,但是同样非常厉害,这个师傅到底是何方神圣?

苍清乐有种想要见一见“师傅”的**,但是眼下,她还是先把当前的危机解决了再说。

“我先走了。”

出了学校,苍清乐开了个电动车代步,一路来到小城中心的,目光巡视周围一圈,找到一座十层的高楼。

她打算上到楼顶去,十层的高度在这样一个小城里,足以俯瞰周边的土地了。

高楼原本是有电梯的,可惜如今不能用了,苍清乐只能一层层爬上去。

到达第十层的时候,门被人从外面反锁了,苍清乐摇了摇铁门,纹丝不动,锁住它的铁链有人手腕那么粗,看起来非常的结实,不过不知道用得太久了还是沾上了雨水,上面出现了很多锈斑。

苍清乐抬头观察着铁门上面的天花板,并没有能够渗水的断痕,排除铁链沾水的可能性,上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座高楼算是新建的工程,一座新建的建筑,没理由用旧的铁链来锁门吧。

目光转移到地上,楼道的阶梯上,长了好多青黑色的斑。

这是?

苍清乐蹲下身体,仔细端详那些斑点,像是什么东西低落在地上长出的菌团。

脑袋里什么东西快速闪过,苍清乐微怔,她的反应迟钝了一点,地上的黑斑不出意外是丧尸追赶过来是留下的痕迹,而铁链上的锈迹也许是丧尸的血也许是人类的血,沾上去的结果。

对于锈迹的来源,苍清乐的猜测更倾向于后者,这样看去铁链里外都有锈痕,而铁门上只有她如今看到的这一年有一些不规则的锈痕。她能想到当时的情况,锁门的幸存者多半已经受了伤,匆匆忙忙锁门的时候,血迹不小心留在了铁链上,而追逐而来的丧尸,被锁上的铁门阻挡,在她现在站地一侧,疯狂地敲打铁门。

不知是那个时候的丧尸太弱,还是这个铁门太结实,经过一番摧残后,厚厚的门板愣是没有一丝变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