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无敌蛇皇 > 正文
第727章 做我涂小安的女人
作者:半世清白
    就在这时,古色古香的房间上方空间出现了波动涟漪,一道人影诡异的显化,朝着落子烟就砸了下来。

    “小安?”

    落子烟一眼看清,顿时惊呼,身形一动,稳稳的将掉落的人影接住了。

    接在了自己的怀中。

    他满身是伤,口吐鲜血,清秀的脸庞带着极度的苍白,好像一口气要上不来就死了。

    “小安,你没死”落子烟接住了他,哪怕在自己的怀中,她都有点不敢置信。

    那个虚洞如此可怕,他既然从中逃离了出来,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可旋即,怀中的涂小安周身闪烁起来,最后在她的怀中就地缩小。

    然后变成了一条精致的小蛇。

    小蛇的蛇躯处处伤痕,不在璀璨跟夺目。

    落子烟心都碎了,他是何等的强大,若不是受了致命的伤,怎么会显出原形。

    “子烟,还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涂小安化为蛇形,虚弱的躺在了这个软玉满怀的温柔乡中。

    落子烟怔怔的看着怀中的小蛇,忽然想到了曾经在护城桥上,她就用鱼钩那么一钓,将这条皮皮蛇从深水底下给钓了上来。

    他们一人一蛇的缘分,从哪彻底展开。

    “你怎么那么傻,你这条蛇能走到这一步容易吗,为什么要为了我而死,值得吗”落子烟看着奄奄一息的小蛇,眼泪忍不住的滑落。

    战争遗迹的那个妖异男子有多强大,自然不用多说。

    他想谁死,谁就要死。

    哪怕是连她这个古代活到现代的修仙者,也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这条蛇跳下了对方设下来的虚洞中,可想经历何等的折磨跟苦难。

    印象中的蛇,他灿灿生辉,蛇皮无比的圣洁跟璀璨,那里是这个血淋淋的样子。

    “子烟,你走吧,他答应我,会放你走的”精致小蛇口吐人言,跟一个随时要咽气的垂危老人。

    落子烟一听这话,立刻摇了摇螓首:“不,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你不生我的气了吗,是我不小心杀了你的义父”

    落子烟若在正常情况下,一定会反驳涂小安这句话,你是不小心吗,你分明是故意的。

    但眼前,她泪眼婆娑,眼中闪着无限的温柔:“我早就不生你的气了,是我义父先夺舍你,你也是正常防御,不怪你”

    千万不要在女人生气的时候,跟她讲道理。

    万血池中,涂小安解释过这点,可落子烟根本听不进去。

    可现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要在女人感动的情况下讲道理,别说道理了,哪怕是歪理,她也听。

    “你真的不生气了,真的原谅我了?”血淋淋的小蛇重复一句,随时要咽气。

    “嗯,嗯,我不生气”落子烟眼泪模糊了眼眸:“你不该那么傻的,你好好修炼你这条蛇有希望羽化四阶的,可你现在却...”

    “我不后悔,我成为蛇王的时候,是你陪着我,可当我成为妖灵山脉一代蛇皇你却不在,我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

    血淋淋的小蛇说出这句话,一口鲜血猛然的喷出,如“血花”般绽放在空中,整个蛇躯变的暗淡无光。

    落子烟见他伤成这样,凄美一笑,撕心裂肺的宣扬着一种剜心的痛:“我陪,我陪,就算你现在去阴曹地府,我都陪着你”

    “真的吗”

    又一口鲜血猛然的喷出。

    “嗯,嗯,我落子烟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也好,我们就可以不受任何约束的在一起了”

    说完,落子烟的娇躯突然爆发出一股无比骇人的能量,然后她信誓旦旦的说:“小安,就让我们一起走吧,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的”

    “......”

    “你等等,你要干嘛”

    她怀中血淋淋的小蛇一下子挣扎起来,然后直接飞了出去,就地显化,成了清秀男子。

    涂小安一脸懵逼,装不下去了,也不能在装了,这女人居然要自爆。

    她疯了吧。

    情话说的好好的,搞什么自爆啊。

    真煞风景。

    呃...!

    落子烟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宛如石化。

    什么情况啊。

    良久良久,落子烟回神了,好像忽然懂了什么,整个人无风自动,爆发出高音贝的尖叫声:“涂小安,你这条该死的蛇,你居然敢骗老娘,你不是快要死了吗”

    本要咽气,本暗淡无光的小蛇,瞬间就化为人形,这那里是要死,简直就是生龙活虎。

    落子烟就算在蠢,也明白了。

    涂小安捂了捂耳朵,无辜的说:“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要死了,我没说过啊”

    “那你说一句话,喷一口血是什么意思”落子烟气的娇躯颤抖,她可是真情流露啊。

    敢情这条蛇在跟自己演戏,逗自己玩。

    “子烟,你别生气,我可不想你去阴曹地府陪着我,我要你在这个人世间陪着我”

    涂小安嘻嘻一笑,向前踏出一步,身形飘逸恍若幻影,扣住她的皓腕,轻轻一扯,紧紧地拥进怀中,深邃的眼眸里闪着丝丝光亮,慢慢地凑到她耳边说:“你刚才的话,我都记住了,以后你就是我涂小安这条蛇的女人了”

    “滚,老娘什么都没说”落子烟顿时挣扎起来,这条蛇是越来越坏了。

    敢拿这种事情跟她开玩笑。

    落子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然,下一秒,落子烟呆住了,自己的唇被另一张唇给印了上去。

    该死的蛇,骗她还强吻她?

    落子烟暴怒,可耳畔便却响起他柔声的话:“子烟,这样的结果不好吗,难道你真的想我死?”

    此话一出,落子烟的身体一下子变软了,任由来自他的侵犯。

    一番激烈的亲吻下,涂小安周身丝丝缭绕的黑雾笼罩了出来,将这件房间彻彻底底的覆盖住,密不透风。

    “你想干嘛,给老娘适可而止”在涂小安的热吻下,落子烟渐渐柳眉舒展,神迷心醉了起来,可旋即她发现他在解自己的衣服。

    涂小安嘴角微勾,将落子烟整个抱了起来,朝着房间内的大床走去,霸气而睥睨的说:“干嘛?,我要你彻彻底底的当我涂小安的女人”

    她一愣,然后绝美的脸含妖含俏,一下子风情万种,美的不可方物:“好啊”